>生活>>正文

任正非谈到的这些教育问题,也是要正视的基础痛点

原标题:任正非谈到的这些教育问题,也是要正视的基础痛点

任正非:希望青少年不要只讲数理化

文丨西坡

这两天,“任正非答记者问”在网上热度很高。这位一贯低调甚至有些神秘的企业家,突然贡献出一份两万多字的“采访实录”,激起千层浪在意料之中。何况当下正是华为和任正非的非常之时。

任正非谈企业、谈5G、谈科技创新、谈家庭,围观者各取所需。而比较吸引我的,是任正非谈教育的那些话。虽然任正非自称“我从来没有研究过我们国家的具体社会问题”“我对社会无法评价”,但他谈论教育话题时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对社会的评价。当然,这无可厚非,企业家谈论社会问题有什么错呢?相反,企业家还会以其独特的视角为公共讨论带来有益的启发。

任正非对教育的重视令人印象深刻,有些观点他不是第一次表达了,但还是值得复述一下,比如:“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国家发展要靠文化、哲学、教育,这是发展国家的基础”“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

近年来,因为经济转型升级中遇到了障碍,许多企业家都意识到了教育的重要性。教育不再被视为锦上添花,也不再是属于将来的难题,而成了眼前迫切要突破的瓶颈。人才队伍跟不上,一切愿景、规划、“小目标”都是空谈。

其实,华为以及国内那些互联网巨头、独角兽们,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耀眼的成绩,本身就是中国教育红利释放的结果。如果没有每年数百万的理工科大学毕业生供这些企业择选,不论是华为的技术攻坚还是互联网企业的模式创新抑或近年来火热的共享经济,都不可能落地生根。

(图为任正非五月中国媒体圆桌采访现场 工作人员正在准备)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分析当下教育的困境,首先要客观认识过去的成就与局限,否则有可能扬短避长、自毁长城。过去这些年,中国的理工科教育总体来讲应该说是成功的,“工程师红利”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项优势应该尽力保持,比如当我们谈论素质教育的时候,切不可误入歧途,以为体育、艺术特长是素质,数理化同样也是素质,对社会来讲可能是更基础、更核心的素质。

我们教育过去的问题是“偏科”太严重,一味强调“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抑制了孩子们在其他维度的生长潜力。另一方面,实用性思维过于严重,有工程师红利,但缺少科学家红利。而基础研究的突破需要大量人才基于兴趣投身科学,真正能够享受探索未知的过程,而不是急于找到一份高薪、稳定的工作。

正如任正非所说,修桥、修路、修房子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可是这些科学家不是想“砸”的时候就会自动冒出来,而必须有长达几十年的培养和储备。这就需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更需要尊重教育的基本规律。

创新在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也是不可规划的,历史上许多重大的创新都是无心插柳的产物。但是教育投入必须是真金白银,教育改革必须是真刀真枪。教育就是为未来社会埋下创新的种子,你并不知道哪些种子会发芽,更不知道它们会长成什么样的植物,而只能数十年如一日的灌溉,并为他们留足生长空间。

只要选择对了方向,未来便是值得期待的。然而现实中我们面临的有些痛点则初级得可笑,比如任正非提到,很多海外的华人科学家在考虑回国发展时会问“怎么进来?孩子上学难……”,科学家的子女还要面临上学难,实在不是尊重人才的景象。退一步说,科学家的子女不该有上学难,普通人的子女就该有上学难吗?只要想一想科学家的父母不一定都是科学家,就会知道为所有孩子提供优质教育是性价比多么高的一笔投资了。

教育问题之所以屡屡引发社会焦虑,总体投入不足是重要原因之一,导致人们为少数优质教育资源打破头。希望当下这个特殊时刻能够促使人们站在更高的地方思考教育的重要性,那些人为制造的障碍是时候烟消云散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任正 任正非 长城 华人 华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