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垃圾海啸”,只因中国洋垃圾禁令?这个亏中国已经吃够了!

原标题:多国“垃圾海啸”,只因中国洋垃圾禁令?这个亏中国已经吃够了!

也许世界各国都没有想到,2017年底中国发布的"洋垃圾"禁令,竟会给自己的国家带来如此可怕的"垃圾海啸"。

日本环境省3月份的调查,日本超三成自治体垃圾量超国家标准,相比去年7月的调查翻了3倍。此前日本废塑料的出口量在150万-160万吨之间。中国禁令后,无法出口的50万吨废塑料滞留在国内,成为垃圾排放企业的成本负担。

澳大利亚,全国垃圾开始堆积,回收系统已然崩溃。抗议者纷纷走上街头,在政府门前堆满瓶瓶罐罐,抗议政府这一年多的决策失误。

而世界上最大的塑料生产国之一的韩国,因为焚烧受限、回收成本高,选择了消极的堆积方式。而随着巨型垃圾山的分解,气体在地下积聚,于2018年12月起火燃烧了起来,一烧就是三个多月,对当地人的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对于英美等国而言,垃圾出口不仅涉及环境问题,还牵连到数十万个就业岗位。中国禁令一下,那些一边赚取国内处理费、一边赚取出口销售利润的垃圾处理公司,瞬间陷入了窘境。

除了不再接受4大类共24种"洋垃圾",中国还提高了固体废物的进口门槛,将不可回收物在可回收物中的占比降低至0.5%,这对于回收公司来说,是即便升级设备、雇佣更多工人"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垃圾回收市场供过于求,私营企业利润降低甚至亏本,势必导致员工福利紧缩甚至裁员。而那些受污染的垃圾,因为无法回收,只得进行焚烧,反而让污染更加严重。

面对这一世界级的乱象,令人无法不心疼曾经饱受垃圾之苦的同胞。为了经济的发展,我们曾付出了多少惨痛的代价?今天,路上读书就给大家带来2014年的普利策获奖作品《汤姆斯河》,聊聊垃圾污染带来的"癌症村"的故事。

1.因工业污染而产生的"癌症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发展,健康意识的增强,很多病都绝迹了,然而癌症,非但没有消失,患病人群的比例还在不断上升,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究其原因,近现代工业的发展带来的污染是引发癌症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研究癌症的过程中,人们发现癌症的患者往往具有集群性的特点。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绝大多数患者都集中在几个范围相当小的地区内,这些地区被叫做癌症村。

2017年,据权威机构报道,中国共有247个癌症村,分布在27个省市。这些癌症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坐落在某个污染源的旁边。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癌症村是由于化工厂、印染厂、造纸厂等企业,以及垃圾填埋场等污染环境而产生的。

由于污染源无限度地排放废水、废气,让水和空气都被污染了。所以这些癌症村里的人生病的概率相当高。甚至在某些村子,患癌症的概率已经达到了8%以上!

有人可能会说,不会吧?你这是危言耸听!各位,别急,中国的癌症村只是冰山一角,在世界各地,空气污染、土地污染、河流污染事件比比皆是。

1948年,美国多诺拉镇烟尘污染,6日内6000人患病,其中20人死亡;1952年,在英国伦敦,5天内因吸入雾霾而死亡4000多人;1953年,日本水俣湾,1万多人汞中毒,患上水俣病,死亡1000多人;1977年美国拉夫运河附近河流土地污染,数万人畸形、癫痫,甚至患上了癌症……

有些人说,这么可怕,那我就逃到其他地方去吧。问题是,你逃到哪里,都逃不出这个地球,只要是在地球上,就有污染。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控制污染,改善自然环境,这样既是自救也是救人。正好,在20多年前,美国一个小镇的极端例子,给了我们一个启示。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一个名叫汤姆斯河镇曾经为了发展地区经济,将污染极大的印染厂建在了城镇的上游。十几年中,工厂的废物污染了水源、污染了土地,甚至污染了天空。因为这个原因呢,镇里的患病人群不断增多,还有一些孩子,因为父母饮用的水源有问题,一出生就患上了癌症。

2.污染让村民心存侥幸,癌症击碎所有人的幻想

1953年,工厂刚在这个纯净的小镇开业的时候,汽巴公司曾向公众承诺:"排入汤姆斯河的都是经过净化的污水,清澈、中性,对鱼类无害。"当地人毫不怀疑地相信了,而且是深信不疑。

20世纪80年代,已经与另一个化工业巨头嘉基合并的汽巴,即汽巴-嘉基公司声称自己排放的废水中99%是水,另外还有1%是盐。但这个盐,到底是什么盐呢?没说,他们也不肯说。如果说这盐就是氯化钠,那就是我们平常所吃的盐,没事。但一般大众哪里知道,要从化学上来说,无机化合物里除了酸、碱以外,包括硫酸钙、氯化铜、亚硝酸钠等等都是盐,而这些,大都是有毒的。

很快,这些有毒的盐,就造成了一次事故。

1984年4月的一天,汤姆斯河镇的镇中心,一条要道的路面鼓了起来。抢修的人一挖开路面,一阵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差点没给他熏晕过去。翻开路面一看,下面的土全部都是深黑色的,还泛着一阵阵强烈的化学物质气味。人们探查了一番,这才发现,二三十年前在镇子下面铺设的排污管道漏了一个网球大小的孔。这孔怎么来的?原来是长期以来工厂排出的废水腐蚀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地下管道早就被腐蚀了,不知道多少有毒的工业废水,从这些小孔,渗入汤姆斯河镇的地下了!

到这时候,终于有人意识到:地下水都被污染了,那镇子里的饮用水会不会也有问题呢?

水还真有过问题,只不过已经解决了。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早在1965年的某一天,工厂检测出镇子里的三口水井已经被污染了,而那三口水井是要给7000户家庭供水用的。随着夏天的到来,臭味开始慢慢泛出来了。

发生这么大事情,汤姆斯河镇工厂当然要办法瞒住这桩丑闻咯,他们赶紧联系了当地的水务公司,要求他们拼命往水里加氯,以稀释味道,顺带让水的颜色清亮些。

就这样,一边是掩盖丑闻,一边是修理排污管道,大家还记得我前面说的吧?从1964年开始,工厂就在修一条直通大西洋的排污管道,直到1967年,管道才修建竣工。而在这三年期间,汤姆斯河镇工厂与水务公司,就用上面那种弄虚作假的方式,把镇子里饮用水被污染的真相整整遮掩了3年。3年之中,工厂里的废弃物明明已经污染了汤姆斯河镇的水源,但是,没有人知道镇上居然发生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等到后来事情再次浮出水面,对很多人来说,那也只是一段已经过去了的历史,又有谁会认真追究呢。

3. 所有人都是造成汤姆斯河镇污染的帮凶

同样是在1984年,第三桩污染事件也浮出水面。

事情的源头要从1971-1972年说起。有个收破烂的人,租用了一个养鸡场,以每月40美元的价格,承包了处理汤姆斯河镇工厂废水的活儿。可是,这个人根本就没对废水进行任何处理!

每个月,他从汤姆斯河镇工厂运出数千个能盛55加仑废水的大桶,然后将它们露天放置在养鸡场和垃圾坑里,然后就撒手不管了。但仅仅过去了半年的时间,这些废水就发酵、甚至爆炸了。有一天,养鸡场主去巡查,才发现他的养鸡场里正在发生的可怕事情。

养鸡场主火速去报了警,经过几个月的检测,人们发现桶里的大量剧毒物质已经开始渗漏。几个月后,所有桶都被转移销毁了。但养鸡场却荒废了下来,因为没有人愿意拿生命开玩笑买下有毒的养鸡场。

三件恶性污染事情,接连发酵,消息传开,汤姆斯河镇居民愤怒了。1984年10月,八百多个汤姆斯河镇的人和汽巴-嘉基公司打起了官司。

但是,受害的汤姆斯河镇的居民,并没有站在统一战线上。一部分反对汽巴-嘉基公司的汤姆斯河镇工厂继续开下去,另一部分人,也就是和汤姆斯河镇工厂有关系的工人和家庭,还是希望工厂继续开下去。很快,利益出发点不同,一场互相揭短的大战就开始了。最开始还是围绕环境问题,最后索性家长里短的骂起来,官司俨然变成一场闹剧。

就在事情变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个叫琳达·吉利克的姑娘甩出了一组数据,将所有人都震住了。

原来,据琳达所说,在汤姆斯河镇工厂和汤姆斯河镇,都有大量的癌症患者,他们的数量和比例都是正常情况下的数倍。而且,还有更多的汤姆斯河镇孩子会因为父母饮用过污染的水,一出生就会得癌症。1983年开始到1988年,汤姆斯河镇出现了41名儿童癌症患者,其中10人确诊不到5年就去世了。

后来,1988年10月欧申县政府投票决定,汤姆斯河镇工厂必须强制停业。汽巴-嘉基公司的工厂撤离了汤姆斯河镇,但并没有倒闭,那他们搬去了哪里呢?

说出来吓您一跳:1998年,由汽巴-嘉基和另一家化学公司山德士合并成为诺华制药,同年在北京建立分公司。2010年,汽巴化工公司在中国香港成立。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感到毛骨悚然呢?

也就是说,汤姆斯河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一个癌症村的故事被揭露了出来,还有千千万万个村子正在变成"癌症村"!他们的利益,又有谁会关注呢?

面对污染,我们的国家迈出了艰难又关键的一步。作为个人,也希望大家可以少用塑料制品,尽量减少浪费,为我们居住的环境尽一点绵薄之力。

编辑:Gillian

排版:Gillian

路上读书,全球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