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艺术西湖:中国数字艺术让水墨“灰飞烟灭”

原标题:艺术西湖:中国数字艺术让水墨“灰飞烟灭”

中国数字艺术的漫威之路

中国数字艺术让水墨“灰飞烟灭”

水墨重生:数字艺术的平行宇宙

水墨重生:数字艺术的东方美学

数字艺术让水墨重生

水墨重生:数字艺术里的漫威宇宙

“平行”水墨宇宙里的8位数字艺术家

中国数字艺术让水墨“灰飞烟灭”

首次集中展出水墨“平行宇宙”中的

8位数字艺术家

奇幻瑰丽的山海经生态圈;在泡沫中灰飞烟灭的一个个冷峻面孔;头戴高顶黑礼帽身着燕尾服的魔术师……城市,怪兽,人,磁场,岩岫巉绝、云烟变幻山水景色……这一幕幕轮替出现,再造了一个屏幕上的虚拟水墨世界。集合了8位著名艺术家作品的《水墨重生 INK RESTART》数字艺术展,是5月24日开幕的“艺术西湖·第二届国际水墨博览会”上,最惊艳、最引人入胜的展览,没有之一。

一个没有展位的展览

2018年第一届国际水墨博览会的大获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抬高了第二届博览会的身价——无论是参展艺术家的水准,还是行业影响力;无论是展场硬件设施,还是软件服务,明显比第一届高出一个档次。虽然主办方没有明确提及,但显而易见是想把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打造成全球最顶级的水墨博览会——尽管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距离。

为了体现古老水墨艺术的当代衍化、保持国际水墨博览会的学术维度、探察新时达水墨艺术的发展境况,本届博览会组委会特邀首届博览会的总策展人王泊乔担纲,策划了《水墨重生 INK RESTART》数字艺术展。

《水墨重生 INK RESTART》是本届博览会中,唯一没有展位的展览项目,所有作品在展场中央的八米巨型屏幕上播放。展览由缪晓春、邱黯雄、孙逊、洪强、刘旭光、林俊廷、李胜玲、刘陶八位艺术家创作的、以水墨为核心文化基因的数字艺术作品组成。

缪晓春《灰飞烟灭》讲述了一个意念出窍,穿越边界,巡游在历史与现实、精神与物质之间的故事;邱黯雄《新山海经 3》是一部水墨电影,用光怪陆离的场景,探讨互联网时代虚拟和现实世界的关系;林俊廷《花灵—华颜》透过数字化的视觉表现与观画经验,赋予中国传统花卉绘画中的牡丹以全新的意境;香港著名艺术家洪强《道生一》让您感受到每个中文笔划都是一个宇宙和生命体,人和字的接触和互动创造了无穷无尽的思想、空间和世界。李胜玲《自然而然》是运用中国长卷式绘画的方式制作二维动画,体现了对自然环境的担忧和对环保意识的呼唤。还有著名艺术家刘旭光《衍场一磁场》;探讨了跨学科的“场”的概念;新锐艺术家刘陶《水墨重生》则让人对数字时代的“笔”和“墨”有了颠覆性的认知和理解。

李胜玲/自然而然-3

虽然没有固定展位,但这并未阻碍它成为第二届杭州国际水墨博览会上最受欢迎的展览之一。仅仅一块屏幕,就让一批又一批的观众长久驻足,流连忘返。无论是圈内的收藏家、艺术从业者,还是爱好者,都被这种较为少见的主题表达方式所吸引。这个展览上,看不到纸,没有画,也没有习惯性思维里很容易联想到的墨、毛笔,以及文房四宝的任何气息。有的只是这一块大屏幕,矗立在展场中央——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水墨展,但是,又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

水墨之问

“水墨是什么?”最近很多艺术学者开始探讨这个问题?水墨是绘画还是一种概念和意识?对于这种已经绵延发展几千年的传统艺术来说,在“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下,水墨如何紧跟时代前进步伐,被很多有使命感的艺术界人士当做一个重要而紧迫的课题来探索。《水墨重生 INK RESTART》所呈现的,就是对“水墨之问”的一种回答。

“其实,这几位艺术家,与中国历朝历代乃至当代那些醉心水墨的艺术家们,没什么大的区别——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追求,那就是攀上艺术的巅峰,他们也都同样勤奋和努力,花费大量时间打磨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只不过,缪晓春和邱黯雄他们,把古人创作工具由毛笔、砚台,换成了键盘、鼠标;把媒材由宣纸换成了屏幕。”王泊乔这样说道。

在王泊乔心目中,屏幕中播放的视频,依然是“水墨”,只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创作手段完全不同,这些视频与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本质上没有区别,它们的基因图谱,依然是“水墨”。

真的是这样吗?这些视频,真的是水墨吗?“是的,它们是水墨,没问题。”缪晓春这样回答。

缪晓春,不但是《水墨重生 INK RESTART》的参展艺术家之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一位真正的学者,平日承担许多研究和教学任务。

缪晓春

缪晓春是江苏无锡人,他身上带着一种生于俱来的江南文人气质,说话声音很轻柔,容易令人觉得他是一个中正温和的学者。但是,他在艺术探索道路上的一往无前、披荆斩棘的绝大毅力,以及在面临困境时的艺术勇气,又会令人发现他性格中追求冒险的另一面。

缪晓春1999年从德卡塞尔美术学院毕业后回国指教中央美术学院摄影工作室,如同中国最早一批当代艺术家中的每一个一样,他的艺术之路是从绘画开始的,后来,他在艺术探索的过程中,对绘画艺术和自己的创作愈发疑惑——因为找不到突破前人的路径。于是,缪晓春开始逐渐尝试将电脑软件作为艺术的创作媒介,后来,这种不断在软件技术与传统艺术之间的转换,构成了后来缪晓春创作的主体,形成了如本次参展的《灰飞烟灭》,以及《坐天观井》《从头再来》等一系列作品。

人脑与电脑共同思考

数字艺术的本质,是用电脑数码技术为代表的新创作手段,探寻新的艺术表达,尝试人脑与电脑共同思考,人手与鼠标协同合作。缪晓春的《灰飞烟灭》,便是体现人脑与电脑共同思考的典型艺术作品。

《灰飞烟灭》是缪晓春继《坐天观井》《从头再来》《无始无终》之后的又一件力作。这部动画自始至终都有由肥皂泡组成的形象出现,如肥皂泡一样的人物稍纵即逝、一触即溃,有如生命的短暂与脆弱。但即便是如此短暂而脆弱的生命,依旧在制造着或惊天动地或毁天毁地的事业,在地球上以至在宇宙中,也许还没有另一种生命形态值得如此被崇敬、如此被怜悯或如此被憎恶的。

缪晓春 / 灰飞烟灭-截屏3

伴随着巴赫的《马赛受难曲》,那些典型的缪晓春式的人物形象,虽然面无表情,但明显带有无限大的悲情,能够轻易地把观众带入到一种对虚拟与想象、对时代与历史、对自我与社会的深度反思之中。接触过缪晓春的人,觉得这些人物形象中的主角是他本人在作品中的化身;也有人认为,这些形象仅仅是一种符号,不能代表什么。

缪晓春 / 灰飞烟灭-截屏5

缪晓春为我们呈现的是一个虚拟的、完全由人脑与电脑共同生成的世界。观看他的作品,就如同进入到一个饱含谜题、奇迹和秘密的世界中。这个世界如此完美顺畅,而缪晓春对色彩的处理又是如此细致入微,这都让他的作品拥有了与经典巨制相比也毫不逊色的令人信服的力量。实际上,缪晓春的摄影作品和三维动画作品的魅力恰在于它们所表现出的那种看似浑然天成的气质,而这首先要归功于缪晓春对新旧文化的兼容并蓄。过去——现在——未来,缪晓春用镜头为它们构筑了一种共时性,从而为观者理解历史和未来提供了新的机会,并使其同时沉浸在历史和未来之中。

邱黯雄 / 新山海经3-动物园大门

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交融

在对以文房四宝为代表的传统水墨创作工具进行了革新之后,数字水墨艺术获得了更广阔的表达空间和更多元化的表达手段,这些变化极大地丰富了水墨艺术的形态。

计算机硬件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软件具有无限变幻的可能性,算法不仅仅只是生成一串数据,也是生成的图像作品,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融。从邱黯雄的作品《新山海经 3》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交融为古老的水墨艺术的当代衍化,带来的积极意义。

《新山海经 3》是一部时长30分钟的水墨动画电影。从前期的剧本写作,分镜头创作,到三维技术搭建,原创音乐的制作等,前后耗时三年的时间。这三十分钟的影像描绘的是在后信息时代,一种末世般的未来:环境的急剧恶化,人类投身虚拟现实;男男女女各自陌然地打游戏,着装一如游戏中的角色。动物们各自被再利用为机械工具:鹿变成摩托车,墨鱼转为面罩抵制空气污染,龙跑步机,龙虾虚拟影像眼镜,乌龟键盘……《新山海经 3》质问社会与科技高速发展的同时,环境、传统价值及整个人类文明为此付出的代价。

邱黯雄 / 新山海经3-寺庙护法

虽然《新山海经》系列作品以动画的形式呈现,但邱黯雄在创作的时候,内心却充满了水墨情怀。“水墨是我个人的兴趣和爱好。我希望可以去梳理传统文化,并在它原来的思想上去发展出适合今天我们这个时代的新内容,发现一些新的价值。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判断,也不是简单的挪用,而是要将它变成一种创作的土壤,然后自己长处新的东西。因为只有有生命的东西在今天才是有意义的。”邱黯雄曾经这样对记者说道。

《新山海经》共有三部,第一部创作于2006年,《新山海经 3》于2018年完成,邱黯雄用超过10年时间,述说了中国社会乃至整个世界所经历的巨大信息革命,对石油危机、太空、生物、虚拟网络和真实身份等不同层面展开思考,表达了对现代文明的质疑和批判。

邱黯雄 / 新山海经3-街道

孙逊 / 主义之外01

之所以需要用花费这么久的时间来进行创作,是因为邱黯雄把水墨艺术与动画技术、三维技术、影像艺术等融为一体,在《新山海经》动画制作的过程中,创作了大量油画、水墨画以及手稿。这种多维立体化的创作形式,形成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山海经生态圈,丰富而繁琐。邱黯雄戏称,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但是在他说这句话时,你明显能感觉到乐在其中的意味——这就是艺术家的追求和热爱。

邱黯雄 / 新山海经3-健身房

罗曼罗兰曾经说:“你们的理想与热情,是你航行的灵魂的舵和帆。”邱黯雄们,为何能在艺术的海洋中不迷失,能坚定地朝着彼岸航行并最终到达彼岸?从《新山海经》复杂而漫长的创作历程中,我们不难找到答案。

平行“水墨宇宙”

《水墨重生 INK RESTART》展中,用海量创作搭建自己艺术体系的艺术家,不止邱黯雄一位,缪晓春、孙逊、洪强、刘旭光、刘陶、李胜玲等人,都是如此。

孙逊《主义之外》讲述了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的仙药的传说,作品虽然是以动画形式呈现,但在创作的时候,视频中的每一帧,都是一幅完整的水墨画——所以,在这部8分钟的短片背后,积累了浩瀚的素材和手稿。

孙逊 / 主义之外03

《主义之外》用动画的形式,展示了新水墨艺术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是一部带有疑惑的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动画短片,与孙逊近些年的其它动画作品一样,《主义之外》中也穿插有一位头戴高顶黑礼帽、身着燕尾服的魔术师。

魔术师是一个合法的谎言家,杜撰了很多美丽的假象,但这些假象最终都将破灭。但是,我们生活中的种种假象,最终也会破灭吗?还是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能够一直持续下去,那它们还是假象吗?孙逊的作品,总是很轻易地令观众进入到一种深度反思的状态中。

孙逊 / 主义之外04

《灰飞烟灭》《新山海经 3》《主义之外》这类作品中体现出的繁茂广袤的艺术生态,很容易令人联想到近年来大火的漫威宇宙。所以,这些同样用数字技术构建起来的水墨艺术生态圈,也可以被称作是“水墨宇宙”。

如同漫威宇宙中的英雄,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生活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平时相互往来、相互穿插,邱黯雄、缪晓春、孙逊、洪强、刘旭光、刘陶、李胜玲等人各自用数字艺术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水墨宇宙”,本次《水墨重生 INK RESTART》展览,就是这些平行宇宙的一次交集,如同漫威英雄们在《复仇者联盟4》聚会一样。

漫威公司从1939年开始,如蚂蚁筑巢般构建自己漫画里的架空世界。这一年,西方主要国家还没有走出1927年开始的资本主义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萧条,纽约和伦敦街头,到处是找不到工作的人群。这一年,德国突然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自此之后,世界大变,逐渐形成了今天的模样。

孙逊 / 主义之外06

在1939年至今的80年时间里,无论世界怎样变化,漫威公司都雷打不动地继续建设自己的漫威宇宙。这才有了2018年超50美元票房,以及近期《复仇者联盟4》打破一系列影史票房纪录的表现。

漫威80年的历史上,也历过不少艰难岁月,曾多次经营不善,甚至委身迪士尼,但漫威宇宙的构建,却从未因困难而停下。同样是创作动画视频,漫威早年的经历,很容易被人拿来与《水墨重生 INK RESTART》展览上,缪晓春、邱黯雄、林俊廷等人的艺术历程做比较。中国当代的数字艺术,未来是否也会如当今的漫威般辉煌?

数字艺术前景可期

“你不能说漫威的作品不是艺术,但毕竟他们离商业很近;但是我们这些数字艺术家的作品,更加纯粹,更贴近艺术本身。我们现阶段的理想,不是希望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能有漫威那样多的粉丝,而是先具备像传统艺术那样的收藏体系。”策展人王泊乔这样说。

策展人王泊乔

尽管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但数字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在十余年来间历尽坎坷,这一点,《水墨重生 INKRESTART》的策展人王泊乔深有感触。

2005年,王泊乔成立了“数字艺术中国”一个以推广数字艺术为己任的组织。十余年来,“数字艺术中国”举办的系列展览远达欧陆和大洋洲,在国内,每到一地,往往能爆出现象级的热点,就如同在本次国际水墨博览会上这样。但是,这些展览往往是在经费不足的境况下筹备形成的,这体现出中国数字艺术推广历程的举步维艰。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商业化的体系支撑。

洪强 / 道生一

当今的艺术,早已不是象牙塔中的阳春白雪,而是与市场紧密相连,一般情况下,优秀艺术家的优秀作品,总会受到收藏家和各类艺术品商的追逐,根本不愁,优秀的艺术活动,也从来不会缺乏赞助商。但是,在数字艺术领域,却不是这样。

虽然很多发达国家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早在本世纪初就开始系统性地收藏数字艺术作品,但在中国,这方面还有所缺失。活跃在传统艺术市场中藏家们,罕有收藏数字艺术者。很多人会去买一幅水墨画,缺未必会去买一部水墨动画作品。

刘陶 / 水墨重生

藏家们的困惑是:你说数字艺术好,我看完也觉得确实好,但是,这些作品的价格是怎么确定的?你如何能证明,这些作品值这个价格?如果购藏一幅黄宾虹的水墨画作,可以找到很多专家,来认定它艺术性的高低、在收藏史上的地位,以及在画家作品谱系中的位置,以及艺术家过往作品交易价格参照,等等。但是,如果收藏一件数字艺术,上述很多信息就较难确认,因为擅长数字艺术研究的学者和批评家本身就很稀缺。

对于这一问题,王泊乔表示,数字艺术兴起不过十余年,是新生事物,所以在收藏体系的构建上,很不成熟,这是正常现象。随着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数字艺术的繁荣将是历史的必然。键盘和鼠标,未来极有可能会替代文房四宝,成为艺术创作的主流工具。

王泊乔说:“虽然目前数字艺术收藏还是冷门,但令人欣喜的是,一些先知先觉的机构和志存高远的藏家,已经在默默开展行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收藏一部数字水墨作品,与收藏一幅水墨画作的体验差异,不会像今天这般巨大,也许就像人们在就餐时选择素菜还是荤菜一样平常。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曾经说过,‘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中国数字艺术未来的发展历程,虽然前路漫漫,但前景可期。”

李胜玲 / 自然而然-1

(请横屏观看)

李胜玲 / 自然而然-2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西湖· 新时达 王泊乔 缪晓春 邱黯雄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