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多地撤店、集团董事长“失信”……浩沙健身怎么了?

原标题:多地撤店、集团董事长“失信”……浩沙健身怎么了?

南京浩沙健身四家店突然停业

作为中国知名的室内健身品牌、创立30余年的浩沙健身,正在全国多地莫名撤店。

↑浩沙健身北京优士阁店撤店

继去年媒体曝出“南京4家浩沙健身同时关门”后,成都、天津、北京的浩沙健身都出现了陆续撤店的情况。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些撤店方式如出一辙:先是拖欠员工薪水,之后毫无征兆闭店,且员工均难以联系相关负责人讨要说法,让消费者无处维权。而浩沙集团董事长施洪流当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浩沙集团的总部浩沙实业(福建)有限公司,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世界品牌实验室曾评测中国500家最具价值品牌榜,浩沙连续多年榜上有名。但如今网络上搜索浩沙健身,却多跟“关店”“跑路”“维权”等字眼相关。

记者探访

多店关停或拱手让人 员工遭拖欠工资

与关店跑路的情况相比,浩沙健身北京劲松店的会员们还算幸运:在店面命悬一线之际找到了接盘方。

小羊(化名)就是该店会员,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年3月自己刚交了2700元办了一张3年健身卡,但还用了不到第三个月,健身房就陆续出现了机器损坏无人维修、操课停止。在与店家沟通过程中,她得知这个店很多员工已离职,店面可能也面临关店结局。

5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探访过程中,发现该店尽管“正常”营业,但店内可见员工只有前台。原本7台跑步机只剩2个可用,其余都被贴上“暂停使用”字样。而原本会员进店需要出示会员卡并刷脸比对,但桌上却摆有“不用刷卡直接进场”的牌子。

该店前台表示,“任意出入”的原因是公司会员系统已经无法登录。至于其他员工“不见”、操课停课的情况,她表示店内很多人都已经离职,“从2月起我们就没开过工资,当时只说延期,到现在平均每人至少欠一万多。”该前台说,有的操课老师还出现半年没有领到工资的情况,操课也早就停了。

对于突然关停,该前台表示员工毫不知情,直到5月初才知晓。“我还没离职纯粹是为了等钱,我怕走了更要不到钱了。”对于上门申请退卡退费的会员,该前台的建议是让大家再等等,劲松店有可能会被“接手”。“都没钱给我们发工资,怎么会给你们退款?如果有别的品牌接手,会员卡还可以继续用。”

“这是我辗转的第三家店了。离我家7公里。”在劲松店,还有不少焦急等待结果的会员,张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6月办卡后,他接连经历了家附近的浩沙多店关闭,由于自己办理的是通卡,所以北京30余家浩沙店都可以使用,但如果这家再度关门,他只能寻找10公里以外的浩沙店。

双井优士阁店就是其中关闭的一家。此外据多家媒体报道,北京的中关村、西单、方庄、木樨园等分店已经相继关闭。

↑浩沙集团官网异常

除了闭店外,另一种处理方式则是将经营权转手。5月19日,浩沙健身劲松店发布通告表示,即日起原浩沙健身劲松店变更为北京华夏致远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吉格健身”。其经营权转移给后者继续经营,原浩沙劲松店会员权益及遗留员工团队也交由后者承接。

但对于转手原因,该通告并没提及。不过在已经关店的优士阁店门前,仍留有今年3月时贴的公告,里面提到“2018年健身行业寒冬期、多元化模式与产品颠覆传统健身行业,2019年由于浩沙健身优化架构、门店重新调整,故开始进行优士阁店撤店的相关工作。”

目前“浩沙集团”官网也无法打开,域名被屏蔽访问。

浩沙集团董事长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规模撤店背后,浩沙的资金问题引人生疑。

南京4店同时关闭后,“江苏新闻”在报道中提及“就在闭馆前一两天,浩沙健身南京区负责人曾组织员工开会,透露出福建浩沙健身总部出现资金问题,无法再给南京各门店发放工资了。”

而对于该说法,红星新闻记者在探访劲松店时,有销售和运营经理透露出相似意思。小羊曾与其销售顾问沟通退卡情况,对方直接回复“浩沙老板没有钱了”。

红星新闻记者以会员身份联系该店运营经理,他坦承相劝“浩沙一分钱都没有了,没法完成退费,如果您一定要退,建议您打12315或者通过法院、工商等渠道。自己找的话几乎不可能退。”该门店运营经理还透露,以浩沙目前的情况,如果不被收购,根本没法解决这些问题。“现在公司人事和财务都属于罢工状态,还在浩沙工作的都是些基层员工,没准过两天我也就不在职了。”

吊诡的是,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多位员工,想了解北京浩沙总部在哪里、负责人是哪位,均无人知情。他们表示,浩沙内部层级太多,自己只能联系到上一级领导,每个店最大的领导便是店长。再往上他们也不知道还能找到谁。

另据北京晚报的报道,有工作人员称浩沙健身总部位于朝阳区高碑店的东亿国际传媒产业园内。但这里早已是人去楼空,换成了另外一家公司。

同样境况在其他地区的浩沙店也出现过。据“江苏新闻”报道,浩沙健身南京区运营负责人也表示过联系不上总部的相关人员。

不光是员工找不到总部,讨债方同样也联系未果。在关闭的优士阁店门口,贴有优士阁物业的“解约函”,上面提到,该店拖欠物业近15万元,发布催告函后仍没有反馈。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了该物业公司,对方表示一直没能联系上浩沙总部,欠款也未收回来。

在小羊的办卡协议上,盖有“北京浩沙健力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的公章。红星新闻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该公司在今年4月30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公司注册地无法联系上。并且留有的联系方式也无法打通。

企查查显示,该公司的唯一股东为“浩沙艾雅(北京)健身服务有限公司”,但其在今年也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在浩沙艾雅的投资版图中,除了浩沙健力,还有5个以“北京浩沙”为抬头的公司,总共有4家都显示“经营异常”。

而在这些北京浩沙公司中,其执行董事施洪流当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施洪流的另一个身份则是浩沙集团董事长。

浩沙集团的总部则为浩沙实业(福建)有限公司,当前该企业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曾为500强价值品牌公司

香港上市后却从去年9月起停牌至今

浩沙曾是风靡全国的运动品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浩沙靠一条健美裤打开市场。据公开资料显示,从1996年到2000年,浩沙又陆续领先推出了瑜伽健身品牌服饰和运动内衣产品,1998年,为推广瑜伽健身服饰,浩沙又将大型健身俱乐部模式引入中国,也是中国最早开设大型健身俱乐部的企业之一。2011年,浩沙国际作为首家室内运动服饰企业在港成功上市。

在浩沙健身此前的官方描述中,显示其在全国近20个城市运营着3个品牌、160多家连锁健身俱乐部。2018年由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发布的“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上,浩沙位列其中。

但浩沙国际早在去年就开始就出现异常,被指伪造收入、虚增业绩。

↑浩沙国际仍处于停牌中

2018年6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浩沙国际股价发生闪崩式下跌。其中提到,做空机构GMT在本月13日发布了一份报告称,“自2005年以来上市的16家中国运动服装公司中,有9家都是骗子,所有这些公司都来自福建。他们的财务状况有许多特征,而这些特征很少被其他上市公司所展示。最明显的是,这些公司过去的欺诈行为比耐克等行业全球领军企业更有利可图。”

另据今年5月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浩沙国际股价大跌之后,做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提出了质疑。该做空机构指出,他们相信浩沙国际已经构思了一个骗局以诈骗债权人及中小股东的投资,且该公司利用未披露的关联方经销商和供应商制造收入和盈利,浩沙国际在2016年及2017年分别夸大了217%的收入。而该机构从浩沙国际的盘中交易数据认为,该公司此前的股价受到了操纵。

而红星新闻记者查据浩沙国际2019年3月发布的一则公告中显示,该公司股份自2018年9月3日起暂停买卖,目前状态仍未复牌。同时该公告还显示,浩沙国际将延迟刊发2018年业绩,至2019年9月30日。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北京报道

编辑 陈艳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浩沙集团 施洪流 失信被 北京劲松店 关店结局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