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纳兰容若最深情的一首词,最后两句话更是出神入化,堪称千古佳作

原标题:纳兰容若最深情的一首词,最后两句话更是出神入化,堪称千古佳作

纳兰容若。一个只是听到名字,便引人无限遐想的词人。

大抵是孩提时期,纳兰在朝中权位极高的父亲,告知他要改个名字,要避当今太子“保成”的名讳(原名纳兰成德,字容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遥想大唐,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因为要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不也要被迫简称为“观音菩萨”?

菩萨尚且如此,纳兰也没什么好说的,改名为“纳兰性德”。

年幼之时,纳兰便心有所属,正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印证了那最懵懂无知、最两小无猜的青涩爱情——“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可惜,他那平日里温良贤淑的母亲,变了脸色极力反对这门亲事,也许因为政治,便把两广总督的女儿卢氏,强行许配给纳兰。

祸不单行,纳兰一直念念不忘的表妹,却成了皇帝的宠妃。天底下,还没有人敢和皇帝抢女人,纳兰更加郁闷了。

成婚后的纳兰,还牵挂着爱而不得的表妹,忽视了一直陪在身边的妻子卢氏。遇到这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男人,一般女人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但卢氏不这样,她确实仰慕纳兰的才华,认为能有夫妻之名,已经是三生三世修来的福分。

卢氏事无巨细、温柔体贴的照顾着纳兰,把身为女子最动人的一份柔情,毫无保留的倾注在丈夫身上。

日子久了,即便是吃了秤砣的王八,心也要软了,更何况是本就情感细腻的纳兰?他偶然间回首,见到了一直陪在身后的妻子卢氏,才发现自己亏欠了妻子很多。

浪子回头金不换。纳兰忘却了那份如梦般遥不可及的初恋,牵起妻子卢氏的手,把握好环绕在身边的幸福。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波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决心回头的纳兰,对待妻子可是百般温柔。还是未尝尽人世间苦痛的年轻人,免不了在府邸追逐打闹,欢笑声总能越过院墙传入街市;作为文人,吟诗作赋可算是闺房之乐,好比那李清照与赵明诚,两人情投意合、你侬我侬,真是羡煞旁人。

时光飞逝,三年时间一晃而过。新春时节,屋檐下的燕子衔着泥草筑巢,也带来喜讯。

妻子卢氏怀有身孕,这可乐坏了纳兰,估计把家里的藏书都翻遍了,还是没想到该给即将到来的孩子,取一个怎样别有深意的名字。不幸还是发生了。妻子卢氏身子羸弱,不幸难产而死。

又是一年深秋,院中的黄叶零落的一地。

天气转凉,纳兰独自站在窗边,听着风吹落叶的寂静无声,回忆着往昔的美好。房间内弥散着淡雅的茶香,肩膀上也披上了御寒的衣物,纳兰愣了一瞬的回头,才发现只是那个府中的丫鬟。曾经,站在身后,为自己沏茶、披衣的女子,究竟去哪里了呢?

秋风又起,无人添衣

朝朝暮暮相伴,不曾在意那无处不在的体贴与关怀;如今阴阳相隔,方才念起那些平平淡淡的美好。正因如此,哪怕只是一杯茶、一件衣、一声似曾相识的乐曲、一处曾经路过的风景,都成了刻骨铭心、却不敢再忆起的痛。

秋风不识人间苦,只顾吹拂,惹人念起,曾在身后,轻轻为他添衣的爱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纳兰容 纳兰 纳兰成德 温良贤淑 二闹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