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洞口县“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调查(上)

原标题:洞口县“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调查(上)

在湖南首创教育扶贫信息联络员制

送教上门211人,实现义务教育阶段“零辍学”

红网时刻记者 陈雪骅 洞口县报道

还有10多天就要高考了,洞口县第四中学(以下简称“洞口四中”)高三学生段文武对这场考试充满信心。

因为最近一次模拟考试,他考得不错。另一个支撑点,是考上大学后,他不用为学费发愁。

他们的求学故事

今年17岁的段文武,是洞口县石柱镇兰河村人,从小家境贫寒,父亲因病过世后,他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更加艰辛,随时面临失学危机。

学校得知情况后,专门派了老师去他家走访。随后段文武被纳为教育扶贫对象,此后他的学费全免,按政策享受的扶贫金也逐一落实。

“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加上他妈妈不时出外做工挣钱贴补家用,段同学慢慢地能集中心神,将主要精力扑在学习上”,班主任雷清云老师介绍说,“在最近的一次模拟考试中,他排名全班第9名”。

扶贫成效,在段文武身上,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展示。

5月7日,记者在石柱镇调查教育扶贫。图为学生段文武的卧房兼学习场所,看起来相对“最温馨”。

段文武的师弟张旺,现读高二,家住洞口县岩山乡月塘村,早年父母离异,父亲因病基本丧失劳动力,年过七旬的爷爷承担着养家重任。

张旺于2017年考入洞口四中,当时的升学成绩在全县排名第1901名。

入学后,班主任米水华了解到张旺的家庭情况,经常与他交流谈心,在学习上、生活上给予关心和帮助,同时将他的情况上报学校,申请免除一切学习费用。

学校很快将张旺纳入贫困受助生范围,此后除了免交学费、课本费、教辅费外,他每学期还能享受国家扶贫助学金和奖学金,家庭负担减轻大半。

高二上学期,免除了学杂费之忧的张旺,在调研考试中获得全县第41名。“现在,他的学业成绩,在高二全年级基本上排名第一。”洞口四中政教干事肖镇桥说。

很难想象,没有扶助资金的支撑,这些成绩优秀的学生能顺利坚持到现在。

“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即便是班级或学校发起捐助,也只能帮一个两个,需要帮扶的学生一多,怎么办?”洞口四中副校长尹大喜认为,教育扶贫是从源头、从政策上保证了贫困学子有书读,真正做到了让一大批像段稳、张旺这样的贫困学子,得以扭转人生走势、彻底改变命运。

“信息联络员”覆盖全县

教育扶贫是从根本上阻挡贫困“代际传递”,但具体怎么做,还得大费周章。

洞口县仅义务教育阶段就有10余万学生,摆在扶贫路上的第一道坎,就是收集信息。人员分散,家庭情况千差万别,如何迅速界定和掌握全县贫困学子的信息?

当地教育系统的做法是,按照“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残疾”“特困供养”等几个关键词过滤一遍,凡是符合这些特征的家庭子弟,都纳入教育扶贫范围。

为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洞口县教育局首推人海战术——派老师下村走访,责任到人。这些老师在教学之余,每人对口负责一定数量的贫困学生的核实工作。这就是洞口县在湖南首创的“教育扶贫信息联络员制”。

洞口县教育局信访办主任黄亦龙介绍说,2018年6月,局里专门印发了“在各村设立教育扶贫工作信息联络员”的文件,建立了以村为单位的教育扶贫摸底机制,

那么,这些信息联络员具体要做哪些工作呢?

“都是些比较繁琐的事情。你得发放问卷,要采集好贫困生的原始信息,填好入户调查表,要现场照相,然后整理信息,装好档案,输入电脑,再将每个村的信息装订成册。还要将扶贫金发放信息提供给村里并公示,将各村反馈的资助漏发、错发学生名单及时上报纠错。”

洞口县山门镇中学许多老师参与了“信息联络”工作。

“所有这些老师都是利用课余或周末时间开展信息采集和联络工作。我们去走访的每一位老师,身上都要带几张表,随时记录和反馈。每位老师一般包5户,有的老师对当地情况熟悉一点,就多包一点。”洞口县教育局扶贫办主任杨小波介绍说。

他们的说法,在一些学区和教师那里得到了证实。

“有些较大的村有130到200户贫困户,最多的一个老师分了40户。”洞口县山门学区主任罗永清认为由老师来当信息联络员有很大便利,但工作量也比较大。

石江镇小学老师张秋英说:“我们学校把需要走访的贫困户分成很多组,每位老师走访七八户,有村干部协助处理。”

在很多学校,这个贫困生的信息采集和联络工作,主要由班主任来完成。洞口二中担任高三班主任的张琰说:“我班上几十名学生中,有9名属贫困建档立卡户,我们通过走访摸底和核实,把这个数据报给学校,由校团委统一管理。”

洞口三中高三教师罗秋红说,每位老师大约要收集3名学生的信息,一般先是家长反馈,再由班主任去村里走访核实,“其他任课教师也参与,主要还是班主任落实得多一些。我们核实后会公布有关信息,还在微信上发了走访图片”。

“大家访”与千人大会

信息联络员制实施后,第一批337名联络员的名单汇总到了县教育局。

“这样一来,村里有哪些贫困户学生,驻村的人有哪些,所在学校是哪个,我们都做到了心中有数。名单里有联系电话,一旦哪个村出现问题,我们马上打相应联络员的电话,能够快速解决问题。”杨小波说。

为了让这个“教育扶贫信息联络员”制度落到实处,洞口县教育局专门制定了对策、下发了文件。

“我们对所有信息联络员的待遇,都以文件形式予以明确。要有保障,要让做事的人没有后顾之忧。”杨小波介绍说,包括管理和监督,都有细致的规定。

这还不够。

实施村村合并后,洞口县有些村动辄有四五千人,每个老师去一个村,如果走访所有贫困户,有一定难度,也容易疏漏。

“光靠学校和老师还不行,我们从一开始就定了层层负责制。”

杨小波介绍,如2018年实行的四级联动教育扶贫“大走访、大排查、大宣传”活动,首先就要求县教育局班子成员包片。洞口县教育局副局长陈能德联系的责任片区,就有文昌街道、雪峰街道和杨林、石江等乡镇,“同时派了4个队员王立新、唐永红、肖翔、付育芬,负责这一片”。

然后,是中心学区包乡镇,基层学校校长包村。

“比如这个村你包干负责,包干到户,作为校长,就选派教师,一个教师负责五六户,要走访每个贫困家庭,有具体任务和要求,要把建档立卡的、低保的、残疾的、特困供养等家庭子弟,要摸底出来,连辍学的都要摸底出来。”

为确保扶贫质量,2019年4月初,洞口县还开了教育系统千人大会。“所有的校长和驻村联络员,还有学区成员,中小学的总务主任等都参加”。会上要求严格落实教育扶贫政策,准确掌握贫困生信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漏洞,“不能让一个学生因贫辍学”。

【,请点击《洞口县“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调查(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雪骅 洞口四中 段文武 石柱镇 兰河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