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洞口县“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调查(下)

原标题:洞口县“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调查(下)

红网时刻记者 陈雪骅 洞口县报道

劝学:把“放牛娃”请回学校

在掌握大量来自一线的信息后,一些因贫辍学或即将辍学的学生,也陆续进入了视野。

洞口县山门镇中学有个初一学生张详,家境贫苦,与奶奶生活在一起,因智力障碍,此前读了6年小学,连名字都写不好,奶奶也对他失去了信心,随后张详辍学,整天在家里放牛。

学校知道情况后,决定上门劝学。但面对老师的劝学,张详奶奶摇头说:“算了,不读了,去了(学校)也读不到什么。”

但校长尹桂华和班主任尹丁不放弃,反复劝说,最后终于将张详劝学回校,重新拿起课本。现在,“放牛娃”已经能写自己的名字,“在学校有个氛围,和大家在一起读书,还是能学到一些知识。”

校长尹桂华还讲了一个事例,2018年毕业于山门镇中学的张小栋,家庭非常贫困,小学毕业时,家里已经无法供他上学。家里四口人:小栋,因病瘫痪的父亲,70多岁的爷爷,90多岁的太祖母。因母亲改嫁,家里所有收入来源,主要靠70多岁的爷爷耕田种地,平时只有他姑姑接济一点。

“这种情况,看了非常难受,不是亲眼所见,你无法感受那种贫困。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小孩,你让他怎么开朗?他不仅担忧衣食住行,还得时刻担心哪天会失学。”尹桂华说,学校随后将其纳入教育扶贫范围,免除所有学费,发放了扶贫助学金,校团委也经常利用节假日去看望他家人,帮他们打扫卫生等等。

在大家关心下,张小栋的性情变得开朗些了,以较好的成绩考上了高中。

被评为“2018年度全市学生资助档案管理先进个人”的肖镇桥,也介绍了他们遇到的劝学故事。

“如在我们洞口四中读高一的刘均同学,因家贫辍学,2019年春节过了年,他便跟随大人去了广州打工。班主任听说后,多次电话联系他和家人,登门劝学,在老师的一番诚意邀请下,刘均在开学后第二周返校学习。每学期他将享受国家助学金、免除学费、免除课本费、教辅费等,家庭负担得以最大限度减轻。

“送教上门”+社会助学

贫困生的家底摸清了,扶贫责任到人了,辍学的学生也劝学返校,洞口县的教育扶贫到这里似乎算是“功德圆满”了。

但洞口县的教育扶贫工作仍没有满足和止步。

在进行贫困生摸底时,发现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一些身有残疾的学生,正常读书是个问题。

一建档立卡贫困生的家中一角。

“我们分了类。比如稍微有点残疾、程度不重的,能够到学校读书的,就随班就读;生活基本能自理的,就在特招学校就读;第三种,残疾程度较深、无法自理,有一些还是痴呆、智障的,怎么办?那我们就采取送教上门的方式,定期就近让老师上门进行辅导,体现政府和学校的关爱”,洞口县教育局扶贫办主任杨小波说,送教上门主要是针对义务教育阶段6-15岁的孩子,后来为了稳妥起见,教育局又将年龄放宽到“6岁至16岁”。

这类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送教上门生”,在2018年上学期上报的有100余人,随着了解和核查的范围扩大,当年下半年增加到216人。

“这一数据也在变化。后来有的因贫辍学、残疾程度不重的,我们让他到学校来读。到2019年,送教上门的人数,一共是211人。”

杨小波说,这个人数在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10万余人中,“比例不算高”。

“我们施行的几乎所有扶贫措施,都围绕"全覆盖、零辍学"这六个字做文章,制度保障比较到位。”

而罗永清认为,以后即使有个别辍学的学生,那也不会是因贫失学,而是“学生本人确实不想读书”。

“这种情况有,但我们肯定会去做工作,已经有那么多劝学返校的学生,这方面我们已有许多成功经验。”

除了这种源自政府的政策和制度安排,洞口县在社会助学方面也可圈可点。

官方出具的一份“洞口县教育系统师生及社会力量捐助贫困学生情况汇总表”显示,从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17日,共收到包括“中国衣恋集团”“大邵公益志愿者联合会”等社会助学(捐助总价值)4965122.93元,资助贫困生7193人。

洞口一中高三学生丘君及其哥哥就得益于“阳光助学”和“衣恋”的资助,他们家庭贫困,幼小无母,爷爷和奶奶以及父亲都身患残疾,在纳入教育扶贫对象后,经济状况得到改善,兄妹俩奋发向上、从不松懈,现在哥哥已考进南华大学,而丘君高一入学时成绩在年级700多名,现在读高三的她一直为班上第一名,文科前10名。

教育扶贫彻底改变了兄妹俩的命运。

(为保护未成年人,文中所涉学生姓名皆为化名)

后记:

在记者辗转多地进行采访时,也听到一些异议声,多围绕“教师减负”话题。有的老师认为扶贫是好事,但加班加点的贫困生信息采集和造册工作,以及其它迎接各种检查等活动,“要耗去大量时间和精力”,“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教学本身”。

洞口县教育局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认为,出现这种声音不足为奇,“但说这个话的人,看看其它扶贫领域,从政府机关到企业,哪一个下来扶贫的工作人员不是耗费许多时间和精力,哪一个扶贫工作者的本职工作不多少受点影响呢”。

脱贫攻坚本就是一场从上到下、全民参与的硬仗,无论遇到何种困难,这个仗必须不折不扣地打下去,而且还必须得“彻底打赢”。

洞口县的“零辍学”教育扶贫模式,放在全国范围,或许也很“平常”,但其呈现的制度建设及许多接地气的“创意”,在当前脱贫攻坚决战阶段具积极效应和可借鉴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雪骅 张详 张详奶奶 尹桂华 尹丁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