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美国和伊朗开战的可能性有多大?看完这9个问题也许会有答案

原标题:美国和伊朗开战的可能性有多大?看完这9个问题也许会有答案

过去两周,美国和世界大部分地区都被一个可怕的问题所困扰,即美国是否会与伊朗开战?最新的情况显示出一种颇为奇怪的景象。

一方面,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21日表示,政府近期的目标一直是震慑伊朗,现在政府希望能够阻止局势进一步升级。沙纳汉甚至表示“美国和伊朗不会陷入战争之中。”

另一方面,伊朗法尔斯通讯社21日的报道则显示,美军正由约旦向伊拉克西部增兵。一个伊拉克安全部队内部的信源向其透露,一支由七十多辆军车组成的车队已经到达了伊拉克西部的Ayn al-Assad军事基地,目前美军在伊拉克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0人。

21日这一天,美国在释放缓和信号的同时向伊朗的邻国伊拉克增兵,这两种看似矛盾的姿态究竟意味着什么?蓬佩奥和沙纳汉的表态是掩盖战争意图的烟幕,还是美国增兵之举只是一种防御性行动?美伊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Vox新闻围绕美伊之间的紧张局势提出了9个问题并作了回答,看完这9个问答,我们至少可以明白一件事情:美国不会仅仅靠伊拉克的1万多美军就发动对伊朗的全面入侵。

(1)伊朗和美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国危机始于5月5日,当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宣布,美国将向波斯湾部署一艘航空母舰和轰炸机,以回应伊朗近期对美国作出“令人担忧”的“暗示和警告”,并表示“任何对美国或我们盟友利益的攻击都将遭到无情的武力回应。”

之后有消息称,伊朗在船上安装了巡航导弹,加剧了人们对伊朗可能用巡航导弹攻击美国海军舰艇的担忧。但有说法认为博尔顿和其他一些人夸大了这一威胁。

5月8日,博尔顿发表该声明三天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宣布,如果2015年核协议的欧洲签署国在60天内不能向伊朗提供财政援助,伊朗将不再遵守协议的部分条款,伊朗将开始储备浓缩铀和重水,并将把铀浓缩到此前禁止的水平。但鲁哈尼也明确表示:“我们今天选择的道路不是战争之路,而是外交之路。”

上述种种加剧了两国之前的军事对抗,双方误判的可能加大。

几天后,四艘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附近遭到袭击中受损。其中三艘油轮属于伊朗的死对头、美国的朋友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第四艘属于一家挪威公司。尽管美国方面声称伊朗或其结盟组织策划了此次袭击,但美国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公开提供任何具体的证据来佐证对伊朗的指责。

伊朗否认与此事有关,但此后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对沙特的一条石油管道发动袭击。

综上所述,这是一个令人担忧、微妙和危险的局势,若两国不谨慎处理,局势可能会失控。

(2)为什么这一切现在才发生?

美国和伊朗几十年来一直争执不断。自1979年伊朗革命推翻了美国支持的领导人以来,两国都对对方采取了咄咄逼人的立场。美国和伊朗的关系一直在刀口上摇摆不定,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推动,就能让一直存在的困境变得更加糟糕。在这种情况下,最近的三次“推搡”尤其引发了当前的僵局。

首先,美国去年退出了伊朗核协议,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并迫使欧洲盟友停止进口伊朗石油,这已经开始对伊朗经济造成了冲击。

第二,过去两周,外界对相关情报和军事行动的看法是,伊朗采取强硬姿态回应美国的施加的压力。

第三个“推力”则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伊朗鹰派,他们渴望一场战斗。长期以来,博尔顿一直主张伊朗政权更迭,并主张对该国进行轰炸以阻止其获得核武器。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也敦促美国对抗伊朗政权。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表示他不希望与伊朗开战,但问题是他实际上把伊朗政策放手给了鹰派。

(3)为什么博尔顿和蓬佩奥这么讨厌伊朗?

在华盛顿,很难找到比博尔顿和蓬佩奥更强烈反伊朗的人士。

2015年,博尔顿为《纽约时报》写了一个专栏,认为美国应该轰炸伊朗以免其获得核武器,“只有军事行动才能达成目的。虽然时间紧迫,但(现在)发动一场袭击仍能取得胜利。”2017年,博尔顿在一个想颠覆伊朗现政权的流亡组织演讲时说,美国应该公开宣布推翻德黑兰政权的政策,“这个政权的行为和目标不会改变,因此,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改变这个政权本身。”

博尔顿的敌意似乎是受到冷战思维的驱动,而蓬佩奥的敌意似乎来自更深层次的东西。他毫不掩饰自己福音派基督教信仰,这指导着他的政策观点,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他支持以色列——美国的重要盟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将伊朗视为对他的国家的威胁。

在其3月20日访问耶路撒冷期间,蓬佩奥和内塔尼亚胡都宣称要继续联合对抗伊朗。3月25日,蓬佩奥在亲以色列的游说团体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发表演讲,表达了他对美国盟友的支持和对伊朗的蔑视。

这意味着博尔顿和蓬佩奥不太可能缓和与伊朗日益紧张的关系。

(4)美国和伊朗会开战吗?

尽管美国和伊朗开战的可能性还不能完全排除,但美国看起来不会很快与伊朗开战。

首先,一些专家表示,美国在中东的军事部署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美国安全中心的一位伊朗专家戈登伯格在5月11日发布的一条推特中表示,美国最近的确在中东部署了一套反导系统,但几个月前也从中东撤回了四套反导系统。而派往中东遏制伊朗进攻的航母则是按照原定计划前往那里的。

戈登伯格说:“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美国政府中有人决定大肆渲染美国政府的这些部署,以对伊朗施加压力。”

其次,特朗普不想与伊朗开战,他的竞选口号是不要让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争,尤其是中东战争。尽管特朗普在伊朗问题上并不温和,而且似乎很享受美国主导的压力,但他并不像周围的人那样渴望一场战斗。据报道,他此前曾告诉五角大楼负责人,他现在不想与伊朗发生冲突。当被记者问及美国是否将与伊朗开战时,他回答:“希望不会”

第三,紧张局势实际上似乎正在大幅缓解。

例如,据《纽约时报》报道,蓬佩奥正在向欧洲盟友施压,迫使伊朗“缓和”紧张局势。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在特朗普的命令下这么做的,还是决定暂时克制他一贯的鹰派伊朗政策。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上周四,两艘美国驱逐舰顺利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一位国防部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这是我们很长时间以来看到的最安静的一次过境。”

因此,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僵局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可怕,可能会在未来几天内平息下来。

(5)如果美国决定与伊朗开战,理由是什么?

基于特朗普政府的声明和过去的美国政策,美国可能会因为三个原因选择发动战争:1. 伊朗即将获得核武器;2. 美国决定推翻伊朗政权;3. 或者伊朗对美国发动大规模袭击,美国需要对之施以更大规模的报复。

在核问题方面,伊朗离拥有一个可靠的核武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且它从未正式表示它一开始就在寻求核武器。但是如果它开始认真研究,可以想象博尔顿和内塔尼亚胡等人会推动对其核设施进行军事打击。据报道,以色列甚至杀害了为伊朗工作的核科学家,这表明以色列在这个问题上的严肃态度。

但是,伊核协议的设计者之一的Richard Nephew认为,通过有限的打击“我们可能破坏现有项目”。但是“我们无法阻止伊朗重建核项目,因此我们要么在未来再次发动袭击,以应对重建的核项目,要么默许伊朗拥有核武器”

他补充道,攻击伊朗实际上可能迫使伊朗认真研发核弹,以阻止美国发动更多袭击。

那么发动一场推翻伊朗现政权的战争呢?这更不可能,因为这需要巨大的军事努力。有报道称,特朗普政府的一项计划包括向中东派遣12万名美军,但特朗普对此予以否认。

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初期阶段派遣了大约15万名士兵,而伊朗比伊拉克大得多。如果白宫的目标是永久性地推翻伊朗现政权,那么它将需要发动一场规模超过伊拉克战争的入侵——这将是近年来最可怕的战争之一,或导致数十万人死亡。

很难想象特朗普会喜欢一场全面战争。“在目前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会支持像伊拉克那样的地面战争以实现政权更迭”,在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负责伊朗问题的埃里克·布鲁尔(Eric Brewer)说。

最后,若伊朗攻击美国军队,战争将会爆发,伊朗军方领导层确实让其军队和代理人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德黑兰计划立即袭击美国人。

伊朗很清楚,任何将美国军队、外交官或普通公民置于致命危险中的行动,都将为博尔顿或蓬佩奥等人提供必要的“弹药”,以更有力地推动战争。

(6)如果会发生战争,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专家说,这个问题可以归结为美国到底想要什么。如之前提到的,战争的一种可能形态是美国有针对性地打击伊朗核设施,也可能是美国对伊朗发动全面入侵。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伊朗之间也可能会出现“更低级别”方式的对抗。

例如,美国可能会对伊朗的基础设施和电网发动网络攻击,这是一项美国军方早有预谋的、被称为“硝基-宙斯”(Nitro Zeus)的计划。奥巴马政府曾借此计划打击了部分伊朗核项目。然而,伊朗也有自己的网络能力,能将美国重要的公司甚至政府作为攻击目标。

重要的是,由于伊朗没有核武器,所以无须讨论“能想象到的那种最惨烈的战争形态”这一问题。当然,伊朗方面仍可能借助其不断强大的导弹实力,对准区域内美国的船只和军队。

因此,在短时间内,美伊之间不会爆发全面战争,使两国关系走向极端。我们希望这一天不会到来。

(7)除美国外,有任何国家希望伊朗发生战争吗?

大体上是没有的,但有几个例外。

以色列曾经支持对伊朗进行打击,此刻正努力地试图置身事外,不介入冲突。主要的原因是美伊之间的大规模战争无疑会将以色列卷入其中,很大可能造成以色列与伊朗在黎巴嫩的同盟和“代理人”——真主党之间的“厮杀”状态。

俄罗斯和欧洲国家,尤其是那些仍未退出伊核协议的欧洲国家,仍试图以“中间人”的身份结束这种僵局。专家称欧洲国家此刻已对涌入欧洲大陆的数百万难民表示担忧,一旦伊朗爆发战争,将会使处理叙利亚难民危机“烂摊子”的欧洲政府承担更大的压力。

对于博尔顿和其他希望美伊之间发生全面战争的人来说,这是个坏消息。美国若想打一场胜仗,则需要以色列和欧洲方面的政治与军事支持。没有它们的帮助,美国要想取得国际社会对其战争合法性的认可和帮助并非轻易之举,这些对美国赢得战争、甚至是处理战争后续而言必不可少。

但是美国的确取得了一些战争的支持。这些支持大部分来自于沙特。在过去数十年间,伊朗和沙特两国一直处于一种类似于冷战的关系,彼此谋求对中东地区的控制。代表利雅得态度的报纸Arab News, 最近呼吁美国向伊朗发动一场“外科手术式打击”。

美国如果决定对伊朗发动战争,很可能是美国单方面与伊朗进行对抗。特朗普政府里那些对战争急不可待的人,见此情形也得“等一等”了。

(8)似乎有伊拉克战争2.0的趋势。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并没有。“与伊拉克战争相比,两者的不同多于相似点。”布鲁尔说道。

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小布什政府立场清晰,多次重申萨达姆作为伊拉克残酷的独裁者,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是这些判断是基于筛选过的情报做出的,而这些情报后来被证明并不可靠。而美国却因为错误的情报和公众情绪发动了那场战争。

当然,一些人有理由把伊朗此刻的形势与之前的伊拉克联系起来。同样都是共和党政府,那些推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人还在(如博尔顿),扬言伊朗对美国的威胁迫在眉睫。

根据媒体报道的美国政府的发现,我们现在所知的是:

1、伊朗打算袭击美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队

2、伊朗可能在靠近也门的一条关键航道上使用无人机袭击美国

3、伊朗在船只上放置了导弹,用以攻击美国海军

4、一位伊朗军事高层领导人告诉伊朗的代理人为战争做好准备

专家们一致认为诸如上述的情报是存在的、可靠的。分歧点仅仅是这些情报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伊朗新的进攻意图。

华盛顿近东政策机构的伊朗方面专家Phillip Smyth表示,仅仅因为有发生军事攻击的迹象,不能判定伊朗的代理人马上会发起一场军事进攻。“这些人在计划和执行时非常聪明,非常耐心”。

美国和它的同盟在收集和解读情报方面的差异可能会给战争态势的升温浇上冷水。例如,一名参与联合抗击伊拉克“伊斯兰国”的英国军事官员上周告诉美国国防部记者,(战争的)威胁并不明显。

当下的形势与伊拉克战争不同的是,国会和媒体都拒绝仅从表面上接受政府的主张,而是敦促特朗普政府用事实证据来支持这些主张的合理性。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我们从伊拉克战争里学到了很多,很多事情是在紧闭着的门后面完成的,当美国人民并不完全知情时,就可能酿成外事政策方面的大错”。

(9)美伊之间的僵局和石油有关吗?

随着美国将在中东地区发动战争的言论涌现,很多人考虑这是不是一个仅仅关乎石油控制权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美国和其他世界强权,有理由出于掌控能源的目的而发动战争。

其实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美国真正在乎的,是确保船只可以自由地行驶出入霍尔木兹海峡,全世界有约40%的油轮穿过霍尔木兹海峡。当美伊两国的关系出现裂痕时,伊朗势必会威胁说要封锁这个通道。

如果这样做,会导致国际能源市场出现混乱,造成世界范围内的能源危机。

但伊朗心口不一,在发表完威胁言论之后并不会真的将此付诸实践,因为它清楚地知道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势必会面临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施加的压力。

尽管对美国来说,持续的、廉价的石油供应是至关重要的,这也并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推动美伊战争的真正原因。究其本质是,博尔顿、蓬佩奥以及其他人想要改变伊朗的政体,而且通过情报显示伊朗正在进行一些挑衅之举,以支持他们更为强硬的立场。

现在的希望是特朗普继续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一个知情人士称,特朗普已经向朋友抱怨博尔顿,甚至询问谁是能替代他的人选。

这也意味着美国和伊朗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少现在是这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沙纳汉 伊拉克西部 assad vox 哈桑·鲁哈尼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