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印度大选|“废钞令”阴霾

原标题:印度大选|“废钞令”阴霾

当辣椒、茴香、豆蔻等各种香料的扑鼻芳香逐渐盖过汽车尾气、动物粪便和人体汗味的时候,有全亚洲最大香料批发市场之称的卡里波利(Khari Boli)就到了。

卡里波利坐落在印度古老而知名的月光集市的最西端。已有近400多年历史的月光集市曾是印度规模最大,位于首都德里老城著名景点红堡附近。

卡里波利市场内的一家香料铺子。 刘乐凯 图

一块黑色与金色镶嵌的简单木质铭牌背后,一排排贩卖香料的店铺展现在眼前。昏黄的灯光下,印度香料商人卡尔玛一边抽烟,一边熟练地拿剪刀将麻袋剪开一道口子。

“这是南部安得拉邦的红辣椒,上等的好货。”卡尔玛的店铺位于香料市场中段,30平米见方的铺子里,一个个齐腰高的麻袋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卡尔玛收了收自己的肚子,慢慢朝铺子门口挪了几步,指挥着搬运工再去库房搬几麻袋现货来铺子里售卖。

辣椒搬运工在德里的香料铺子间穿梭。 刘乐凯 图

近年来,随着月光市场名气越来越大,来店铺里购买香料的游客也逐年增多。如同生活离不开香料一样,印度人多年来早已习惯了现金支付,或许也包括背后的“潜规则”——本地顾客用现金交易价格可更优惠,而商家也有机会隐瞒交易的收益从而少纳税。

对现金的青睐远非限于香料、食物或是乘坐出租车,即使是数以百万计的房地产交易,印度人往往也会青睐部分用现金结算。这给相关利益群体“寻租”提供了可乘之机,更何况这是在“现金买选票”曾蔚然成风的南亚大国。

5月23日,时隔五年、持续6周多时间的印度大选即将尘埃落定。总理莫迪2016年11月推出的“废钞令”尽管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在本届大选中频频被提及。这项他2014年上任以来推动的堪称“最铁腕改革之一”,犹如一块试金石,将印度选民对过去5年莫迪执政的态度截然划分为两个对立的阵营。

“废钞令本身不会直接影响公民在当前选举中的投票模式。”印度独立经济学家、前印度工业联合会经济政策和研究部主任Shobha Ahuja的观点较为乐观,她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说,不过,间接影响仍然挥之不去,“在某种程度上,废钞令导致了经济和产业的放缓。包括商人、农民、小企业家在内的零售部门受到了打击。具有倍增效应的房地产行业一直低迷。因此,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失业现象,这可能影响当前的选举(结果)。”

大部分顾客还是喜欢用现金

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首府、有“亚洲硅谷”之称的班加罗尔,供职于印度第四大私营银行Yes Bank一间分行的德尔乔近日谈及两年多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废钞令”风波依旧心有余悸。

2016年11月8日晚上9时许,印度总理莫迪出人意料地在长达40多分钟的电视讲话中宣布,为打击腐败、断绝恐怖团体资金链和假币流通渠道,决定从当天午夜零时起,废除500卢比和1000卢比两种最大面额纸币的流通(占当时印度货币流通总量的86%),并会发行新的500卢比和2000卢比面值的钞票。

“由于消息突然,自动取款机里也没有足够的现金,银行大厅挤满了兑换新钞的人。”德尔乔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说,专门负责中小企业贷款等多项业务的他记得,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仍有钞票不足的状况,这甚至影响到了当年年末和次年年初的放贷业务。

“废钞令”宣布后,大量印度人排队换钞。

同样身在班加罗尔的印度前海军军官Guru Aiyar认为,莫迪的“废钞令”简直是一场灾难。2014年,还曾因为莫迪强大的个人魅力而将选票投给他的Aiyar如今认为,这一错误政策严重损害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印度的就业情况糟糕、经济发展状况让人担忧”。

“就算莫迪曾推出过改善营商环境和开放外国投资等效果良好的经济政策,它们的效用也被‘废钞令’抵消了。”这位不时为印度媒体撰写时评文章的人士近日告诉澎湃新闻说。

“很多人,包括经济学家,质疑印度经济数据和增长,所以很难说莫迪的废钞令对经济有什么影响。”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南亚项目主任加雷思·普赖斯(Gareth Price)日前对澎湃新闻评估说,但他认为,废钞令并未能打击腐败,反而扰乱了经济。

根据印度权威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废钞令”在打击“黑钱”和反腐上效果远不明显。2017年9月,独立的印度央行公布年度报告显示,废币回收率高达99%。这意味着大量“黑钱”已通过各种手段回流银行体系。

这一过程中,印度各阶层“各显神通”,“如何转化黑钱”一度成为印度搜索引擎的热门关键词,而各种“换钞攻略”也在网络和民间不胫而走。

在印度北方邦印度教胜地瓦拉纳西、上一届选举中莫迪的“坚强后盾”,丝织工们就是“深受其害”的代表。“从中受益的只有行政人员和银行经理,”已经69岁的、经验丰富的丝织工Hanif Baba话语中充满了不满,他近日告诉CNN说,绕开政策规定,旧货币的10万卢比(约合1400美元)通过他们可以兑换成7万新卢比,“30%是他们的佣金。”

Hanif Baba是印度众多在非组织性零售部门工作的一员,类似的群体还有广大的农民、小企业主、家庭工人、人力车司机等,他们的工作岗位严重依赖现金,成为了“废钞令”冲击最严重的群体。

“废钞令事实证明是一场无法缓解的经济灾难,”印度前财政部长亚什万特·辛哈在该政策推出一年后出面猛烈抨击莫迪政府,进而指责本届政府在实现经济增长方面的有效性。

批评并非毫无缘由。根据印度经济监测中心的数据,在“废钞令”实施后的一年里,就业岗位减少了350万个,截至2018年12月,失业率达到7.4%。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印度国家抽样调查办公室公布的6.1%——达到了该国45年来的最高值。

在2019年大选之前,“‘钞票危机’将导致2019年印度人民党的选票危机”的声音不绝于耳。

调查显示,今年大选中,就业依旧是印度选民位列第一关注的热点问题,尤其是年轻人。《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几乎每6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印度人中就有一位处于失业状态。

不仅是大量失业,“废钞令”还制造了不少家庭内部矛盾,因为许多有习惯藏私房钱补贴女儿结婚或其他家用的印度妇女为此被丈夫扫地出门。

在子承父业的香料商人卡尔玛看来,两年多前的“废钞令”,可把他家害惨了。“我们手头每天这么大的资金周转量,说废就废,几乎没有时间去银行换新钞。”他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说。

德里的一家商铺接受多种支付方式付款。 刘乐凯 图

为了方便顾客付款,除了现金,香料店也接受各种移动支付方式,除了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平台Paytm,还包括Visa和Master等渠道。他的店铺门前,也张贴着各种移动支付平台的标识。但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大部分顾客还是喜欢现金支付。

银行效率高了,网络速度快了

围绕“废钞令”的争议和分歧仍在拉大。

印度独立经济学家、前印度工业联合会经济政策和研究部主任Shobha Ahuja认为,“废钞令”并不能说完全失败。

首当其冲,银行系统获益显著可见。“废钞令”之后,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开了他们人生的第一个银行账户。这对于莫迪政府至关重要,因为借此追踪资金流向可以有助于政府征收更多的税——要知道,以往在人口大国印度,只有一小部分人支付所得税。

印度政府的数据显示,在“废钞令”实施后的一年里,有超过1010万的新增纳税人提升了政府的税收;而根据《印度教徒报》2018年的数据显示,印度连续两年实现了直接税收的强劲增长。

“但相对于2.6万亿美元的经济体量,这一税收基础仍然很低。”彭博社在2018年9月两周年之际对“废钞令”的影响予以总结认为,作为莫迪计划的关键目标,在打击黑钱和非法资金链方面,数据显示效力明显不足。

莫迪政府也一改对“废钞令”的政策叙事,不再提最初定下的目标。按照财政部长贾伊特利2018年8月30日的说法,实施废钞令的真正目的在于使印度从不服从税收的社会转变为一个服从税收的社会。

“与另一个转型性改革GST(商品和服务税——莫迪2017年7月推出)的实施一起,它改善了纳税遵从。”Shobha Ahuja 告诉澎湃新闻说,“这一举措(还)鼓励了数字化和使用电子支付模式,而不是现金支付。”

2015年7月,莫迪政府提出了“数字印度”倡议,这一倡议让民众能够使用二维码支付等电子支付手段进行交易。

印度政府智库“印度国家转型研究所”(NITIAayog)2018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3年,印度国内数字支付市场规模将增至1万亿美元,其中移动支付市场预计将从2017至2018年的100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1900亿美元。

在Shobha Ahuja看来,对于任何一项政策的评价都应置于更长远的背景下做出:莫迪政府过去五年一系列对印度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的雄心勃勃举措,“展现出了在改革进程上惊人的速度、覆盖面和深度。”

班加罗尔华人商会会长陈冰12年前嫁到印度,她亲眼目睹了莫迪上台前后这个国家的变化。

“我在印度这么多年,在莫迪上台执政以前,我是不怎么看好印度的。”陈冰坦言,2014年以前,她感觉年复一年,一点变化都没有。无论是做生意,还是城市建设,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变化。

“但是自从莫迪上台以来,你会听他在每次大会上的演讲。尽管大家对他的看法褒贬不一,对我来说,这个人是有远见、有手段的。”陈冰告诉澎湃新闻,在她看来,与前总理辛格时期的温和政策方向相比,莫迪上台后,印度中央政府执政的风格趋于强势,尤其是在大力发展经济方面。

从新加坡留学回国工作的Bhargav也有惊喜的发现。他的家乡查蒂斯加尔邦,不仅一座新城——新赖布尔(Naya Raipur)——在莫迪提出的“智慧城市”计划下得以建成,银行的效率也变得高多了,“以前一个普通印度人要去银行柜台存钱、汇款需要花很长时间。”他近日对澎湃新闻说道,“第二个显著的变化是网速快了,几年前印度的网速是出了名的慢。”

在莫迪提出的“智慧城市”计划下建成的新城新赖布尔(Naya Raipur)。

激进的承诺与农村的债务问题

因经济高速增长、发展前景看好,作为新兴经济体代表之一的印度被计入“金砖四国”之列。但过度依赖变化无常的外国投资来维持本国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印度也于2013年被纳入“脆弱五国”之一。

也就是在被冠上“脆弱五国”称号的第二年,挟着带领古吉拉特邦GDP年平均增长率10%的治理成绩,担任该邦近13年首席部长的莫迪登上总理之位。自此,印度开始了从1947年建国以来未曾有过的大规模改革。

“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改革、外国直接投资、商业便利化、破产法、设立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NIIF)以及实施商品及服务税,都是转变我们经济的一些关键而显著的措施。”Shobha Ahuja细数道。

不过,许多大胆的改革方案虽然已经提出,但仍尚未实现,特别是印度的土地征用和劳动法——这些改革对于可以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印度制造业和出口大规模提升至关重要。

过去5年里,莫迪在任内大力改善了印度的公路和铁路网,为农村妇女提供免费天然气网络的计划也提升了他的人气。不过,他在2019年大选年面临的挑战依旧严峻:对农民的公共补贴未能稳定农业部门,农业成长率减缓,导致许多农民自杀;外国直接投资的数额也直线下降;失业率攀升。

2018年3月,来自印度西部的数万农民聚集在孟买,就农业贷款和农产品的公平价格等对政府表达不满。

这其中,莫迪及其执政党印度人民党也被指责利用国家安全议题——今年2月与巴基斯坦的冲突——煽动选民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吸引更多选票。

“2019年是印度的大选年,这意味着本届政府可能还将会扩大财政支出,做出更加激进的承诺来吸引选民。”新加坡星展银行孟买分行分析师拉奥(Rao)在大选前不无担忧地告诉澎湃新闻说,“在国际市场上,油价上涨将令印度的经常账户赤字压力进一步增加。这两个因素才是目前印度经济面临的更严重问题。”

在今年的竞选纲领中,莫迪再度喊出要建设“新印度”,打造投资主导的增长模式,在2030年以前将印度发展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数据显示,今年3月,印度再度实现7%的高速增长,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之一,但长期以来“有增长无就业”的顽疾依然存在。

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经济研究与规划中心主席、经济学教授普拉温·杰哈(Praveen Jha)认为,报纸上报道的经济增长统计数字并不能反映印度经济的真实状况,整体上印度经济的一系列严重问题被掩盖了。

“超过半数的印度民众仍然生活在农村地区,并且在农户中较为普遍的债务问题也较为严峻。”他告诉澎湃新闻说,在消除贫困、增加就业等方面,印度需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

“经济增长一直在进行,但是经济结构却没有什么改变,这种状况下能够实现经济持续繁荣的例子,是非常罕见的。”杰哈说。

于是乎,2019年的大选被赋予了“印度经济可能的转折点”的意义。

彭博社近期发表社论“印度需要一个新共识”称,大选胜利者应该将经济改革置于首位。

印度独立经济学家Shobha Ahuja认为,不论是莫迪还是其他人组阁当政,以经济改革为优先已经成为了印度社会的一致共识。

“印度需要更多的自由化、放松管制和改革,”她说道,“新政府接过未完成的改革议程继续推进,这是(整个)国家很高的期望。”

“莫迪总理的选举胜利可能会为他在2018年黯淡的改革议程重新注入活力提供空间。”Capital Economics印度高级经济学家Shilan Shah预计说。

“无论投票结果如何,都将对印度的经济健康产生重大影响。”CNN近期刊文写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卡里波利 刘乐凯 卡纳塔克 德尔乔 中小企业贷款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