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断供喧嚣不断 任正非最新讲话称世界第二就可能活不下来

原标题:断供喧嚣不断 任正非最新讲话称世界第二就可能活不下来

  针对供应链上的噪音,华为 5月23日上午在给第一财经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松下是华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双方在多领域展开密切合作。松下集团与华为公司的所有业务合作持续正常开展。感谢松下集团对华为的一贯支持。

“同时,我们也感谢所有长期以来支持华为业务发展的全球供应商伙伴。”华为官方说。

23日,松下集团发布声明称,目前公司向华为公司供货正常,对于网络媒体上所提及的“断货”等表述均为不实之辞。而作为华为芯片制程上的重要合作方,台积电也在同日召开发布会,表示“公司遵守所有的国际贸易规则,经过评估后,台积电不需要改变对华为的出口。”

面对“噪音不断”的外围环境,华为的一名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华为需要更加真实的舆论空间,而对于内部员工来说,只需要“埋头苦干”。

而在几天前的采访中,任正非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记者表示,“我们和美国公司之间的友好是几十年形成的,不是一张纸就可以摧毁的。我们将来还是要大规模买美国器件的,只要它能争取到华盛顿的批准。现在时间很匆忙,一时半会估计批不准,缓冲一下是可以的。他们能获得批准的话,我们还是会保持跟美国公司的正常贸易,要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来建设信息社会。”

在华为的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上,记者注意到新上线了一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题为《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的讲话。在讲话中,任正非表示,“当文件签发时,美国对我们已经进入实体清单管理。但我们有信心继续前进,争取胜利。”

理性看待外部噪音

5月22日,第一财经记者从ARM服务机构处获悉,原本ARM中国计划在6月6日举办2019芯片发布会,目前日期选择向后推迟。

当天,在一份内部信中,ARM要求员工停止和华为及其下设机构之间的所有合同、技术支持和业务往来。ARM集团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但拒绝进一步置评。

而后,松下等多家供应商中止合作的消息开始发酵。随后这一消息被证明为假消息。

“我们公司员工都是傻傻的,一个都没有被吓到,我们觉得很平常。网上文章一般很夸大,就像网上说英飞凌不给我们供货了,哪有这回事?这是有人编的。所以,如果真想了解华为的事情,就请看我们的心声社区。”任正非在21日的采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华为公司高层领导绝大多数都没有站在自身利益、企业利益来考虑问题,华为是世界性的,世界上接受我们、声援我们的朋友是很多的。

任正非说,“如果站在狭窄的观点来看,我们与西方媒体是对抗的,也许与你们也是对抗的。我应该超越自身的观点来沟通,平等讨论问题。”

面对复杂的外围环境,有不愿意具名的华为员工对记者表示,比起外面的“惊涛骇浪”,内部员工只是像往常一样工作,对于改变不了的事情,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做好手上的事情。

在心声社区上,一名“终端女兵”表示,“今天,媒体各种关于A国对我司采取措施的消息传来,内心平静地上班,一件件工作项,一个个会议,外表风平浪静,内心坚定不移。晚上加班的兄弟更多,会议研讨,每个兄弟从各自所负责的岗位分析方案。会议目的明确,议程高效,方案明确,计划清晰,这就是我平凡工作的一天。”

而另一位华为的海外员工则表示,“从芬兰回来,参会代表处成员在机场开了一个短会,全员不约而同连夜奔赴办公室投入新一轮的战斗,继续调整作战阵型,明确新一轮的作战目标和思路措施,开展紧张有序的工作,用胜利回报公司。”

在23日,松下集团在给记者的一份声明称,目前公司向华为公司供货正常,对于网络媒体上所提及的“断货”等表述均为不实之辞。

松下称,华为是松下一直以来的重要合作伙伴,公司将在严格遵守松下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及合规条例的基础上,持续向华为等中国客户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在中国贡献松下集团的微薄之力,为中国事业发展添砖加瓦。

华为官方则回应,“我们也感谢所有长期以来支持华为业务发展的全球供应商伙伴。”

“一条船”上的企业

华为在供应链上的理念一直是多线并行,在非常时期,这对于连续性作业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与ARM的合作上也是如此。

从产业来看,ARM是全球绝大多数移动设备芯片的IP提供商,所有自行设计手机处理器芯片的供应商,无论是华为、紫光展锐、苹果、高通、三星电子等,都需要付费获得 ARM 授权来基于其架构设计开发手机芯片。据软银2017世界大会公布的ARM市场份额,ARM架构在智能手机和调制解调器方面占比均超过了99%,而在车载智能硬件和可穿戴设备上的市场份额也分别超过了95%和90%。

而ARM和英特尔处理器的第一个区别是,前者使用精简指令集(RISC),而后者使用复杂指令集(CISC)。第二个区别是,两者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英特尔是一家设计、生产、销售处理器的公司,ARM本身并不制造计算机芯片, 只是一个出售ARM指令集授权的公司,购买了ARM知识产权的公司可以完全自主的设计、生产自己的ARM处理器。

一直以来,在通信主航道上,华为大量采购美国“老朋友”英特尔的芯片,但也保持着和新晋者的良好互动。而正是得益于与ARM之间的深度合作,近几年华为的手机芯片大脑“麒麟”的性能更是爆发式增长,从而推动了华为手机的快速发展。而在物联网领域,双方的合作也相当密切。

“如果说英特尔是全能冠军的话,这个时代也在出现单项冠军。”华为的一名董事在今年年初的一场活动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ARM技术不断进步,多核性能大幅提高,尤其是开放的生态,ARM也从端和边缘计算走向服务器和数据中心。当下,ARM架构发挥在多核、低功耗等方面的优势,在面向大数据、分布式存储和ARM原生应用等场景,为企业构建高性能、低功耗的新计算平台,这也是计算发展的必然趋势。

在1月份,华为正式对外推出了新一代服务器芯片ARM-based处理器-鲲鹏920(Kunpeng 920),在发布会现场,华为高管并不吝啬地将“业界性能最高”的评价放在了这颗基于ARM架构的新产品身上。华为表示,鲲鹏920主频可达2.6GHz,单芯片可支持64核。该芯片集成8通道DDR4,内存带宽超出业界主流46%。

根据IDC的数据,X86占据着全球服务器芯片市场近98%的份额。与ARM合作,本是华为拓宽业务空间的一步棋子,但在另一个角度,也是应对非常时期的手段。

“但华为从来不是要变成一个芯片公司,目的只是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好的价值,高性能,低成本,走开放创新的路线。”华为芯片和硬件战略Fellow艾伟对记者表示。

上述董事还在发布会现场特别强调,鲲鹏芯片不对外销售,只用于华为自己的服务器和云,和英特尔也将长期保持战略合作。“华为不是要与英特尔竞争,更不会替代。”他表示,布局芯片主要是看到了由于数据多元化带来的计算多元时代。

而在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像ARM这样的厂商的支持在外界看来,非常重要。但对于供应链可能面临的不确定性,任正非却显得很冷静。

“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前天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给我,报告了美国供应商努力备货的情况,我流泪了,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天,美国的企业还在和美国政府沟通审批这个事情。”任正非表示,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公司卖产品给华为都必须要拿去批准。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

“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我觉得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过去打的都是矮的人,其实高的人打不着。”任正非说,美国企业和华为是共命运的,都是市场经济。

世界第二就可能活不下来

“不懂战略退却的人,就不会战略进攻。”这是华为心声论坛新上线的一篇文章标题。

任正非在最新的一次内部讲话中表示,“华为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能在世界战略领先的产品,我认为就应该退出生命周期。对于产业的战略性退出,一定有序地退出。”

他说,“希望大家明白,我们必须要做到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就可能活不下来。但是,要做到世界第一,理论上就要有突破。因此,当世界上出现混乱、大公司调整的时候,我们要去吸纳优秀人才,让天下英才为我所用,坚定不移在这几年奠定理论基础和技术基础。”

此外,他还表示,华为的产业组合要均衡。既要有短周期的智能终端,更要有中周期高粘性的联接和计算业务,同时我们也要有相对长周期的车联网业务,但总体上要围绕华为三十年来构筑的ICT核心技术来布局,要聚焦,要坚持做强产业,而不是做广产业。

华为的一名高管对记者表示,目前不应该再去看技术上有多少短板,因为短板是补不过来的,而是应该去发展长板,发展真正高精尖的技术,哪怕只是在一个比较窄的领域。

任正非补充道,自主创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们想朋友遍天下。我们不愿意伤害朋友,要帮助他们有良好的财务报表,即使我们有调整,也要帮助。

“我们没有和美国公司表明不用它们的器件,而是希望美国公司继续能给我们供货,我们共同为人类服务。在早期,我们还把芯片这方面的开发心得告诉对方,甚至研究成果,我们自己不生产,交给对方生产,要不然全世界的供应商怎么对我们那么好。”任正非说,“备胎好用,为什么不用?”备胎、备胎,胎不坏,为什么要用?

但也有产业人士表示,美国向供应商施压,目的不仅仅是打击华为手机,更是在釜底抽薪,从根子上打击华为芯片的“备胎计划”。

但对于后续发展也不需要过分悲观。

上述人士表示,华为选择基于ARM架构发展自己的芯片,而没有狭隘的使用国产的龙芯或者申威,是因为华为深知ARM的生态是华为芯片突围的关键。另一方面,华为是明显预见到最坏的情况。

ARM处理器有两种授权模式,一种是IP核心授权,ARM提供设计好的芯片核心,客户在外围做一些集成和调整,这样整体设计工作相对轻松很多。另外一种是指令集授权,相当于只提供一个指令集说明书给华为,每一行代码都是由华为自己设计编写。华为毅然选择了最难的指令集授权模式,并且获得了ARM V8的永久授权,掌握了完整的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这就使得今天ARM不再授权的情况下,华为依然能继续发展自己的ARM处理器。

上述人士称,美国对ARM的下手,将真正考验华为的芯片研发水平,这一场华为的绝地反击战,也可能是中国芯一飞冲天的起点。这一仗,华为无路可退也不会后退。

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的华为老兵戴辉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几年对“中国芯”的布局进程而言,开源指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包括讨论热潮高涨的 RISC - V 开源架构,以及 2018 年底宣布开源的 MIPS 指令集,尤其是 RISC - V 架构被认为在物联网领域是非常有机会与 ARM 、英特尔一较高低的。

“如果事态继续,华为也有可能投入更大的经历在开源项目上,做更多的准备,所以不需要过于担心。”戴辉对记者说。

此外,戴辉表示,目前 ARM 已发布的最高版本指令集架构为 ARMv8,于2011年发布,华为在2013年获得了授权,ARM 的内部禁令无法影响华为基于已获得授权的 ARMv8 指令集架构,设计和开发处理器并安装到手机上。而对于ARM来说,也不会愿意失去盟友,华为也是在其战略部署中特别是服务器和物联网中不可或缺的合作合作伙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松下集团 arm集团 一条船 risc cisc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