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ARM“叛变”后,华为麒麟芯片还有出路吗?

原标题:ARM“叛变”后,华为麒麟芯片还有出路吗?

华为被列为美国政府所谓“实体名单”的事件,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广大中国用户都时刻保持着关注。

但情况好像并不乐观,安卓主导者谷歌暂停了和华为的合作,微软则悄然下线了在线商店中的华为笔记本,还有消息称Windows系统也可能会中止授权。不可避免地,华为智能手机和笔记本业务将会受到影响,尤其在海外。

屋漏偏逢连夜雨,BBC又带来了更坏的消息:ARM也要和华为“断交”了

曝光的内部文件显示:ARM将与华为停止业务往来,员工不得向华为、海思以及其他相关实体提供技术支持和进行技术讨论。

我们都知道,现在主流手机处理器的绝大部分都是基于ARM架构的,苹果的A系列、高通、三星、联发科以及华为的麒麟芯片,都是基于ARM。例如,骁龙855、麒麟980这些最新旗舰芯片的主要核心都是来自于ARM的A76。

美国一纸禁令下,谷歌中断了和华为的合作,华为手机虽然会受到影响,但还不算致命。毕竟安卓是开源系统,代码开放的情况下华为可以直接用,最多就是GMS等谷歌系的服务用不了。

华为手机的主要芯片都来自于自家的麒麟系列,即使高通断供,影响也不大。但现在,美国让ARM和华为“断交”,试图“釜底抽薪”,手段不可不谓狠辣

可能有人要问了,ARM是一家日资英国企业,怎么就要屈服于美国政府的指令了?

这就要从头说起了,但我们还是长话短说。

ARM本是英国本土企业,ARM架构早期在PC领域中和美国企业主导的X86架构竞争失败,但在智能手机兴起后迅速崛起,占据了主导地位,让守着X86的英特尔艳羡不已。

2010年,乔布斯想用85亿美元把它买下来,但被拒绝了。2016年,日本软银集团花了243亿英镑,让ARM成为它的全资子公司。

软银是日本的知名运营商,创始人和大老板是韩裔企业家孙正义。关于他,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估计是看重并投资阿里巴巴后成为日本首富的故事。

财大气粗、风头一时无二的软银,2013年收购了美国运营商Sprint,俨然有大举进攻美国通信市场的姿态。然而,孙正义低估了美国市场的竞争烈度和Sprint的烧钱能力,从2006年到2015年,它就亏损了500亿美元,这导致Sprint成了个烫手山芋。

2018年,T-Mobile公布了对Sprint的收购计划,完成后软银的股份会下降到27%,总算可以缓一口气了。然而,美国却表示:不行!你们用了华为的设备。这份霸道让整个行业集体感到无语。

无奈之下,软银去年年底开始更换华为4G基站设备,今年买的5G设备也是来自于诺基亚、爱立信这些北欧公司。

终于,就在前天,5月21日,美国FCC批准了Sprint的出售。美国选择在华为事件的关键时刻,给软银放行,真的只是巧合?美国还留了个后招,软银的Sprint的出售还有美国司法部批准这最后一道关卡。对!就是那个起诉孟晚舟的司法部。

老牌帝国主义这样几个狠招下来,软银就只能乖乖听话了。虽然软银嘴上说不干涉ARM的商业决策,但毕竟是自己的子公司,施个压容易得很。

在这之前,包括小雷(微信:leitech)在内的很多小伙伴都出现了误判,认为ARM不会屈服。毕竟,ARM在国内有大量业务,去年中兴事件后,子公司ARM China出售了51%的股份给内资企业,一下子成了“中国芯”的助力者。

不曾想,ARM这样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革命。不过,用任正非的观点来说,这些企业这么做也是无奈,罪魁祸首应该是背后的美国政府。

对华为来说,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ARM中止合作后,华为旗下的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会受到怎么样的影响?事情是否还有转机?

首先,可以基本确定的是,ARMv8架构是永久授权给华为的,指令集可以直接使用,这方面不会受到影响。同时,华为也可以对它进行改造或者扩展,融入自己的技术。

另一个关键问题:ARM的IP授权(内核)华为还能不能用了?

现在的消息来看,麒麟985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合作是之前达成的,台积电流片后就能直接用了。但是,A76之后的核心,华为可能就没法直接用或者魔改,这点可能是比较麻烦。

也就是说,不管华为愿不愿意,未来都要进一步深化麒麟处理器的自研程度,像苹果一样在ARM指令集的基础上生产出自己的芯片。华为深耕芯片研发这么多年,应该不会没有准备。

当然,也有小伙伴表示,虽然ARMv8可以用,但ARMv9不给华为怎么办?

暂时不用担心,ARMv8依然是它发挥作用的黄金时期,至于ARMv9,可能它推出的时候特朗普政府都下台了。

对于ARM的“背叛”,华为官方也给出了最新的回应:

我们重视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关系,但也认识到,由于出于政治动机的决定,其中一些合作伙伴承受着压力。我们相信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能够得到解决,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继续向全球客户提供世界级的技术和产品。

华为的这波回答可以给个满分,遣词用句都滴水不漏,不卑不亢,既委婉地表达了对美国政府的不满,也充满了对合作企业的体谅,同时还展现出了自己的充足自信。

华为之前也表示,有长期自主研发ARM处理器的能力。

真正卡住麒麟芯片脖子的,是晶圆代工厂。

场上的核心玩家说白了就台积电和三星两个,台积电一直是华为稳定的合作商,负责麒麟芯片的代工。晶圆代工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和资金投入,现在市场上很难出现第三家真正的竞争者。快速发展的中芯国际,今年也才刚刚完成14nm的量产,很难满足华为现在的需求。

所幸的是,华为和台积电官方给出的最新回复都是不会中断合作。这家中国台湾企业,还是坚持住了。

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华为乃至国内整个行业在核心技术上要不要彻底摆脱对ARM等国外企业的依赖?

小雷只能说,很难。第三次技术革命基本是由美国主导的,从底层芯片、技术规范到系统软件,核心技术都掌握在少数发达国家手上。中国企业要打破这种壁垒,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是,不管是中兴还是华为,一波波的禁令都说明,即使难,也总要有人去做。龙芯、中芯国际、紫光、京东方等诸多中国企业,和华为一样,在关键技术上都在逐渐打破国际厂商的垄断。而这些“备胎”,正是中国科技行业全面崛起、独立自主的希望

最后再借用任正非熟读的毛选中的一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对华为、对中国科技行业,未来皆是如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华为智能 gms arm本 sprint 北欧公司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