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眼睛也能尝味道”,你有没有被颜色影响过胃口?

原标题:“眼睛也能尝味道”,你有没有被颜色影响过胃口?

我们对食物颜色的喜好,其实也有一些 stereotype 的成分。

“色香味”是我们一直以来对食物的基本评判标准。好奇心研究所在之前的报告里就提到过“以貌取食”现象:人们会根据颜值挑选新鲜食物。而这其中,色彩又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以水果为例,想一下我们说到某种味道时,脑中首先出现的颜色:红色一般比较甜,绿色的酸一些,黄色则介于两者之间。先不提这到底是为啥,至少我们能大致确定的是:“taste”其实是个复合指标,它受制于诸多味道本身以外的体验。

我们曾经介绍过牛津大学跨模态研究实验室(Crossmodal Research Laboratory)的主任查尔斯·斯宾塞(Charles Spence),他的研究领域是“我们的大脑如何感知周遭的世界”,其中当然也包括味觉:高频声音和弯曲的形状,似乎能增强食物中的甜味;软木塞拔出时的爆裂声和比较重的酒杯,能让葡萄酒口感更佳。2009 年的另一项研究也验证了这一点:在不同颜色的灯光下试饮相同的葡萄酒,大部分人会觉得,红光或者蓝光会让味道显得“更好”一些,而绿色光线则会造成相反的效果。除此之外,食物颜色的饱和与明亮程度也有些许影响:同样是喝咖啡,白色的杯子造成了更强烈的视觉对比度,让咖啡看起来颜色更深,让人自然而然地觉得它味道更浓厚。

医疗资讯网站 Medical Daily 介绍过一个著名的实验:研究者请一些人在昏暗的餐厅里品尝牛排、薯条和豌豆,然后在用餐进行到一半时亮起灯光,当人们发现他们的食物事先被染上了特殊的颜色(蓝色牛排、绿色薯条和红色豌豆)之后,本来的好胃口立刻就无影无踪了——尽管食物本身并无问题。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者在他们去年底的论文里也说,人类的大脑似乎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建立起颜色和口味之间的关联,不过有些人的适应速度快,有些人则比较慢。换言之,我们并不真正知晓“甜蜜”是什么颜色,只是大脑让我们相信,那种颜色“尝起来”是甜的。

关于为什么我们会对颜色有味觉上的联想,有好几种不同的理论。一些说法认为,这跟人体的防御机制有关。比如,蓝色在自然界中相对不常见,我们很难将它与已有的食物想到一起,所以它是人类眼中“最不开胃”的颜色之一;“联觉”似乎也是个理由,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者在上个月的论文里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潜在的“通感”;文化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美食网站 Spoon University 举的例子是曾被汉堡王推出的黑色汉堡,这个产品在欧美市场反响平平,但在日本却颇受欢迎,Spoon University 认为原因可能是“黑色食品在日本更常见”,所以人们对它的排斥也会小很多。

看起来,这似乎不是什么值得深究的大问题:你觉得哪种颜色看上去比较诱人,你自然会在挑选时多青睐它一点。但在这个万物皆可被消费、视觉经济又大行其道的时代,颜色对商家们来说确实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还是前面讲到的查尔斯·斯宾塞,他在自己的书中就举了几个颜色和口味在营销领域上的应用:人们有时会觉得粉色的饮品比绿色的更甜,即使后者明明多加了 10%的糖分,也就是说,调整商品包装形态带来的心理作用,有时候会比真实的成分变化更加好使。又比如,蓝色虽然在传统食品营销领域不受欢迎,但正因为它在食品界的罕见,某些葡萄酒厂家反而会将其当成特别的卖点,借机推出蓝色的酒精饮料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卫报也说,蓝色 MM 豆前几年在英国的流行,同样是因为年轻消费者经常将这种颜色与覆盆子口味的饮料联系在一起。有时候,这门学问还会延申到食物领域之外(比如漱口水和牙膏)。只要用法得当,任何颜色都可以是行之有效的“风味”营销策略。

当然了,考虑到并不是所有地区的所有人都能接受某些特定的颜色,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在最后也提醒说,如果食品公司想推出一种全新颜色的产品,要考虑的问题可能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好在,随着各式各样色彩丰富的“新式”食品被开发出来,总体上我们对食物颜色的接受程度也是越来越高的。不管怎么样,当你选择那些看上去“好吃”的颜色时,不妨也顺带想一想,是谁(或者什么)塑造了它给我们的微妙印象。

(END)

- 动图来自: Giphy ©Manolya Isik

©Lisa Vertudaches ©bubly ©Jelly London-

好看你就点“在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好奇心研究所 蓝色牛排 spoon 密歇根大学 taste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