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首富张士平因病去世:享年73岁,身家655亿

原标题:山东首富张士平因病去世:享年73岁,身家655亿

一张中式办公桌,桌子上搁了一个瓷茶杯和一条旧毛巾,桌子背后挂着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这并不是某位乡镇企业的总经理室,而是山东首富、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士平的办公室。

据界面报道,张士平于5月23日下午因病在山东滨州去世。媒体称张士平身患癌症,7天前被从北京一家医院转到老家山东滨州的邹平市人民医院ICU。

在此之前,张士平已经将他的商业帝国托付给独子张波。

农民出身的张士平几乎一生都在和夕阳产业打交道。作为身价655亿的商人, 张士平深居山东农村30余年,他没有秘书,一直独自出差。他甚至不用智能手机,唯一一部手机是价值200 元的老式三星。但这一切都并不影响张士平成为山东首富。

然而他发家的过程也充满争议。对抗传统输配电体制、挑战港交所监管规则、遭受中央环保督查组点名。一路下来,说他好和说他坏的人几乎一样多。

“顺便”成了首富

魏桥集团位于鲁北平原南端,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

自2012年起,魏桥集团连续六年入选世界500强,2017年集团还分别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36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位,仅次于华为、苏宁。

魏桥集团发家始于纺织,从自建纺纱厂到魏桥纺织,再到自备电厂、自建电网。魏桥集团曾因平均电价水平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引发关于供电体系大讨论。其也因孤网运行,降低了生产成本,先后开辟了铝业、供热、服装、印染等多项新产业。

回顾张士平的创业之路,张士平的很多产业创立之初都是偶然。有媒体评价他是“顺便做成了世界500强”。

因为棉花丰收,他自建了毛巾厂消纳库存棉花;因为电费太贵,他自建了电厂孤网运行;因为电能过剩,他上马了电解铝项目。一路下来,张士平神奇般的成了“铝业大王”、“亚洲棉王”。

没有多少资料记载张士平35岁之前的人生经历。他出生在邹平县一个叫做魏桥镇的偏远乡村。饿肚子,是张士平最早的人生记忆。

作为家里的长子,张士平初中之后便停止了学业,担负起家庭重担进入当地一家油棉厂工作,他的岗位是搬运工。35岁之前,张士平度过了十几年的平淡岁月。

(油棉厂时期的张士平)

直到1981年,命运天平眷顾了他,他因为“能吃苦、最勤劳”被提拔为厂长。

这一年,改革之风吹到山东小镇。张士平嗅到了时代更迭的气息,时年35岁的张士平做出大胆的尝试,试图扭转国有企业不断亏损的局面。

他将简陋的榨油设备进行改造,转瞬间,企业效益和职工收入猛增,张士平把收益集中起来,购置了更多的榨油机械,到1984年,他所在的邹平第五油棉厂实现利润400万元,夺得全国供销系统工业利润第一名。

1985年秋,新的问题摆在张士平面前——当年山东棉花大丰收,“卖棉难”随之而来。

张士平眼看着高高的棉花挤满了仓库,占满了厂区,甚至堆满了附近的菜地。在棉纱价格由国家控制的背景下,怎么消化大丰收的棉花?

张士平的答案是自建毛巾厂。他带领全厂职工集资89万元,上了52台毛巾织机,昼夜不停,半年后实现盈利25万元。

1987年,张士平的毛巾厂赢利近200万元。3年下来,毛巾项目为企业积累了600万利润资金。

新的问题又显而易见了:织毛巾需要棉纱,而全国范围内棉纱非常紧张。

张士平决定自建棉纱厂。他用600万元换来1万纱锭的各项投资。

项目1988年下半年筹建,1989年实现投产。由于检测手段先进、标准化程度高,魏桥棉纱在1990年顺利实现出口。在日本,伊藤忠公司、日棉公司指名要魏桥的棉纱。由此打开了魏桥纺织的海外市场。

张士平认为,每一次市场波动都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市场地位和发展差距往往在市场低谷时形成。纺织业于1993年和1997年两次跌入低谷,全行业连续亏损六年,但是魏桥集团这一时期却先后投入3.3亿元,使棉纺织能力不断扩大。

这之后,张士平决定自建电厂,由于电能过剩,他决定上马铝业项目。这也是张士平一生中的重大决策之一。

魏桥创业集团于2001年进入铝业领域,由于电力成本优势明显,到2014年魏桥已发展成全球最大的铝业生产企业,创造了业内的“魏桥模式”,完成了“打造铝业世界第一”的目标。

“对抗”的人生

即便如此,“魏桥模式”并未得到行业的公认。业内对魏桥还有一个称呼,叫“野蛮人”。

争议始于20年前,张士平决定自建电厂,与传统输配电体制分庭抗礼。

魏桥电厂,缘起于纺织业的需要。在魏桥纺织大规模扩张发展之时,热能、电能严重供应不足。用电始终是困扰张士平的难题。

为了掌握生产主动权,张士平决定自建电厂。1999年9月,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装机容量为7.8万千瓦。

(张士平商业上成功的同时,也充满争议)

据当时媒体报道,电厂建成后,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通知,要求其从大电网中解列。这意味着一旦出现断电事故,将没有任何后备措施。

魏桥最终还是决定解列,开始孤网运行。结果是,张士平的发电厂比国家的电网低了三成以上。

这之后的张士平,有了“电力斗士”的外号。但由于与现有电力体制有所冲突,魏桥模式至今仍备受外界争议。

一位行业管理部门的负责人曾表示:企业自备电厂的电用起来肯定是要比国家电网的便宜很多,但是这种的模式并不符合《电力法》,在安全以及环保的问题上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2017年,中央环保督查组在对山东开展督察过程中指出魏桥创业集团违规建成45台机组,导致煤炭消费量大幅增长,大气污染问题十分突出。根据《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新建项目禁止配套建设自备燃煤电站。

此外,电解铝作为过剩产能,违规建设电解铝也遭到了中央环保督查组点名批评:魏桥创业集团违规建成电解铝项目5个,违规产能268万吨,项目总产能285万吨。

2017年8月,魏桥集团旗下中国宏桥宣布关停268万吨产能。当年,中国宏桥公告称,由于产能关停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1.6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33.4倍。

2018年,因违规建设自备电厂,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下称魏桥集团)再一次上了政府环保文件,成为被点名对象。

魏桥还试图挑战港交所监管规则。今年5月17日,就在张士平逝世6天前,港交所发布公告公开谴责“山东首富”张士平旗下魏桥纺织未按规定披露巨额关联交易。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魏桥纺织与母公司的关联基金交易应该向公众披露。港交所下属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委员会称,未披露交易形成的重大信贷风险,损害了独立股东的知情表决权益。(文/岳家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