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李利娟开庭前解除律师代理,“她坐着轮椅,情绪还算平和”

原标题:“爱心妈妈”李利娟开庭前解除律师代理,“她坐着轮椅,情绪还算平和”

作者 张楠茜 编辑 陶若谷

沉寂一年的河北邯郸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再次引起关注。附近村子上,一年前的问题在村民之间反复被问起——“四霞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四霞的”原名李艳霞,外界称她“李利娟”,她是曾经“感动河北”的爱心妈妈,从1996年开始二十余年收养了上百名儿童,2018年5月,她经营的“爱心村”(注:儿童福利院,是武安市民政局注册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被取缔,李利娟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2019年5月23日,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发布通报,李利娟等16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企事业单位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故意伤害、窝藏一案,因李利娟与两名辩护律师解除委托关系、提出另行委托辩护人,该案将延期开庭。

如今的“爱心村”大门紧闭,“大爱撑起一片蓝天”的红漆字迹已斑驳褪色。她的养子豆豆已经念大学, “妈妈把我们供出来上大学,非常想念她,她身体不好,很担心她”。而在武安市检察院指控李利娟罪行的起诉书里,她劣迹斑斑——指使孩子阻拦施工、敲诈2000万、伪造公章、公款私用……

去年5月,李利娟的一名前律师曾问她还有什么未完成的计划。她答复:“想把爱心村果园建成,让孩子们能够自食其力,如果不能活着走出去,所有的财产扣除母亲的生活费,全部留给爱心村。死后埋在爱心村的对面,看着他们成长。”

律师王艳涛在审判阶段——2019年1月12日介入“李利娟案”,5月21日,开庭前两天,他突然被解除委托关系。期间他见过李利娟16次,“主要是核对一些(案件相关的)事实性的内容。”

5月22日,律师王艳涛介绍了李利娟这一年的部分情况。

(爱心妈妈“李利娟”和福利院的孩子。图源网络)

极昼:李利娟是怎么和你解除代理关系的?

王艳涛:事发突然。5月20日,我最后一次会见李艳霞(李利娟),她本人要求解除代理关系。尊重她的意愿,5月21日,我向法院交了书面材料,正式解除代理关系。

不是法院不让她找律师,这是她自己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会解除代理关系。她有个孩子(养子)还联系我,想让我捎个信给他妈妈。但是我也见不了她了,辩护权是建立在当事人的授权之上,无能为力。

极昼:5月20日你见到她,她怎么样?

王艳涛:情绪还算平和,她坐着轮椅,长袖衣服外面套个马甲,头发花白了。我感觉和之前没啥变化。

极昼:第一次见李利娟有什么印象?

王艳涛:今年1月份,和律师付建一起去见她。以前网上、外界说她多霸道,我看到的不是,和想象的有点落差。她头发花白,精神状态和说话表达能力都还可以。她总说,“看守所都传出来了,我判多少年都知道了”。我说,“都还没审呢,谁都不知道”。

极昼:她这样说,是比较悲观?

王艳涛:确实是,她总担心在本地的法院审理,“能不能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之前她提出异地审理的申请,但法院没同意。现在一审就在武安当地,二审除非省高院指定,肯定就在(邯郸)市中院。

提到家里的事,她有时会哭。她说,“我之前做善事,现在成了这样,我那些孩子都在哪,现在活得好不好。”

她的家人,目前最大的担心,就是怕判重刑。

(李利娟的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

极昼:一年前,爱心村被取缔,她之前收养的孩子现在都在哪里?

王艳涛:我们只管案子,不知道孩子在哪;她也不知道。这么多年,孩子都养大了,没缺吃缺穿,该上学的也都上学了。还买电脑,这些钱都从哪儿来?福利院那么多钱,具体这些钱怎么用,案卷里有,我也只能到法庭上,双方一个一个对质,法庭来确认。

极昼:李利娟从去年5月进看守所至今,都经历过哪些司法程序?

王艳涛:两次退补(注:2018年6月到9月,检察院先后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办证据),这是正常程序。刑事诉讼法规定最多两次。

极昼:李利娟被指控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诈骗等罪名。

王艳涛:她个人还是觉得冤枉。当地引入光伏项目,指控她虚假入股、敲诈勒索,据她说,打给她的七八十万,是对方捐给爱心村的。

经济问题,她有账户记录,说明往来明细。

伪造印章,公安在爱心村找到了伪造矿区合法权的假印章。据她自己说,她那半年都没在那边住。

说她利用孩子,诈骗低保,她自己认为,每次收养孩子,都在公安报过,都是通过相关部门审核的。

(编者注:根据武安市检察院指控李利娟的“起诉书”,2014年,因当地一个光伏项目的占地纠纷,李利娟编造虚假入股协议,以树木被砍为由,向武安市森林公安局虚假报案,并向项目方索要2000万赔偿款。负责人最后向李利娟打了70万。2015年1月5日,李利娟、许琪(李利娟男友)用这70万买了一辆奔驰车。

李利娟曾给20多名与事实不符的人员申请低保,骗取国家城镇低保补助金56.8万元。她还曾利用管理爱心村公用账户的便利,把资金转到个人名下的账户。曾转给儿子共47万,买丰田霸道牌汽车。)

(撤销爱心村的听证会通知,贴在福利院门口)

极昼:“爱心村”存在那么多年,去年取缔,起因是格力项目?

王艳涛:会见过程中,李利娟本人是这样表达的。还有央视曾经报道过的,2014年到2016年,连续几年没有年检,这也是原因。

(编者注:据媒体此前报道,李利娟曾在被刑拘前发过朋友圈,称“爱心村”被取缔的导火索是当地引进的格力项目,“格力武安园区高压线塔需要迁建到她的矿区,但当地相关部门在未出示手续,也未签署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施工”,且高压线的迁入对孩子极不安全。

“起诉书”显示,李利娟和许琪(李利娟男友,在当地称“许老大”)指使手下,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4月期间,组织爱心村的残疾智障儿童和未成年学生10多人,多次到高压线施工现场,用威胁、躺入施工基坑的方式阻拦施工,理由是——工程会影响他们在白家庄村铁矿的探矿权。)

极昼:你原来的辩护策略是什么?

王艳涛:原来是想从“疑罪从无”来辩护,为她争取一个最低刑期。

经会见,李利娟她自己说,我横这么多年,为什么当地不管?是不敢管,还是不管?这次又是什么原因不得不出手,是触碰到谁的利益?

极昼:接触下来,对李利娟的整体印象是什么?

王艳涛:不知道怎么说,很复杂。都说她在武安横,有钱有势,和一般老百姓不一样。如果我说她可怜,我怕被人骂黑心律师。

(李利娟。图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