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钟观 | 蔡澈“谢幕”,戴姆勒的下一出会怎么唱?

原标题:钟观 | 蔡澈“谢幕”,戴姆勒的下一出会怎么唱?

本文字数:2697字

阅读时间:9分钟

亲切的笑容,闪亮的前额,略显复古的无框眼镜,标志性的海象式胡须。从今天开始,这位戴姆勒的IP性人物将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来自德国当地的消息指出,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博士已于2019年5月22日正式卸任,其职位由戴姆勒集团研发总监及董事会成员康林松接任,任期为5年。

虽然卸任后的蔡澈将依然担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并对集团未来的战略发展提供宝贵意见,但从这一天开始,戴姆勒的“蔡澈时代”正式画上了句号。

重夺王冠

虽然相比马尔乔内接盘菲亚特时要幸运得多,但2006年的戴姆勒也同样可以用内外交困来形容。

这一年,奔驰丢掉了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的宝座,以126万辆的的年销表现不及宝马的137万辆,屈居第二。同时,戴姆勒与克莱斯勒的合作陷入泥潭,这家美国车企已成为戴姆勒集团股价持续低迷的拖累。

甫一上任的蔡澈面临的是相当棘手的难题。但正如同时期的马尔乔内、卡洛斯·戈恩或者艾伦·穆拉利一样,他以沉着冷静的心态和精准细致的分析能力,进行了为期四年的艰难调整。

首先,他将克莱斯勒剥离了出去。前者糟糕的经营状况导致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股价从合并初期(1998年5月6日)的108.56美元跌到了26.96美元(2003年3月12日),不及原来的四分之一,市值也由最高时的1083 亿美元缩减到了273亿美元。

2007年7月,蔡澈将克莱斯勒80.1% 的股权出售给美国私人投资公司塞尔伯吕(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从而结束了戴姆勒-克莱斯勒长达9年的“联姻”。两年后的2009年,他又将余下的19.9%全部出售。

同样在2009年,蔡澈还带领尚未走出危机的戴姆勒向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寻求帮助,以9.1%的股权转让换取后者19.5亿欧元的紧急注资。

正是在一系列的资产拆分、重组、寻求注资的操作下,才让戴姆勒集团终于走出资金困境和股价危机。2013年,蔡澈还进一步出售戴姆勒所持有的空中客车15%的股份,以换取更多的现金流来专注发展汽车业务。

另一方面,为了重夺冠军地位,蔡澈大胆启用了当年年仅39岁的戈登·瓦格纳(Gordon Wagener)出任奔驰全球设计总监——这在集团内是史无前例的。而正是这位杰出设计师的努力下,奔驰品牌走出了一条年轻化的崭新道路,并取得一系列的辉煌战果。

2016年,奔驰全球销量突破了208万辆,力压宝马的200万辆和奥迪的187万辆,重回销量榜首。这一成就,距离蔡澈当初的预想提前了四年。而此后的2017年和2018年,奔驰始终牢牢稳坐头把交椅。

贴近中国

在公布2018年业绩报告的同时,蔡澈还不忘感谢中国消费者,他说:“2018年,奔驰连续三年位居豪华汽车市场首位。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我们每月都保持领先地位,这得益于中国市场的两位数增长,以及许多令全球客户满意的新车型。”

确实,奔驰这几年在全球市场的强劲表现与中国是分不开的。2018年,奔驰(含Smart)在华取得67.41万辆的历史性佳绩,占其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多,而这也是奔驰品牌首次在单一市场突破65万的年销量。

然而,如果将时钟拨回到蔡澈刚上任的2006年,奔驰的在华表现尚不及这一数字的零头。

2005年,北京奔驰合资公司刚刚成立,这一年,奔驰的在华累计销量仅为1.15万辆,不仅远不如奥迪,甚至也不如宝马。然而13年来,奔驰在华几乎每年都以两位数的势头在增长。

对于中国市场,蔡澈的立场十分坚定,他曾说:“中国有着我们全球最年轻的客户群,他们对新事物持非常开放的态度也乐于接受新技术,戴姆勒集团董事会都愿意倾听来自中国市场的声音,我们确实已经形成优先讨论中国议题的机制。”

据了解,这位出生于土耳其、戴姆勒历史上首位外籍掌门人,在其任职的12年里,来华次数超过了40次,明显高于其他车企集团的掌舵者。

2012年底,戴姆勒监事会宣布将戴姆勒董事会成员人数从7人增加到8人,而新增的唐仕恺是专职分管中国业务的董事会成员。这一举动背后用意十分明显:对于戴姆勒集团来说,中国市场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并且,这一市场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实际上,蔡澈对于中国的“厚爱”还可以从刚刚离开中国、转战北美的倪恺身上得到验证。这位极具魄力且幽默风趣的前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每次的发言中总喜欢借用中华传统文化,并用“天佑中华”这样的祝福语作为结尾。

前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倪恺

蔡澈的努力获得了丰厚回报。近年来,奔驰不仅在中国市场让曾经的王者奥迪坐立难安,也提前从宝马手里夺回了全球销冠的宝座。

2018年,戴姆勒市值达到910亿美元(约合816亿欧元),仅次于丰田、大众,位列全球整车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的第三名。和蔡澈2006年接手时的476亿欧元相比,增长了近一倍。

触电未来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蔡澈执掌下的戴姆勒并非完全没有失误。比如,在新能源汽车的开发方面,奔驰就落后于竞争对手宝马。

前不久,当有外媒问及戴姆勒是否在“电动汽车潮流”中迟到时,蔡澈这样辩解到:“在过去的40年里,我听说德国汽车企业错过了各种重要趋势,事实上,消费者仍然喜欢那些‘不时髦’的品牌。”

实际上,戴姆勒是最早持有特斯拉股份的传统汽车制造商之一。2009年5月,戴姆勒以约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特斯拉9.1%的股份,但在其后的2014年,或许是基于现金流的考虑,而将之出售了。

抛售特斯拉股票虽然为戴姆勒带来了可观的现金收益,但也让它错过与前者深入合作的机会。虽然奔驰也推出了自己的电动车品牌EQ,并发布首款电动SUV车型EQC,以试图对抗宝马的i系列,但与后者相比,差距依然明显。

早在2011年,宝马就发布了新能源子品牌宝马i,并先后上市了i3和i8。这方面,奔驰EQ的发布晚了整整7年,且其首款新车EQC要到今年年底才会上市。根据规划,奔驰将在2025年以前推出10款全新的电动车产品。

另一方面,2010年戴姆勒就推出Smart品牌的电动汽车,但直到2014年才推出第一款奔驰B级电动版。并且,Smart的销量始终不佳,连续亏损了20年,预估亏损额40亿欧元左右。2019年3月28日,戴姆勒宣布和吉利控股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企图以中国庞大的电动车市场为依托,以重新盘活smart品牌。

分析人士认为,蔡澈与戴姆勒对于电动车的盈利能力始终保持怀疑,这才导致了其在电动化大潮下的步伐滞后。

然而事实上,如果单从盈利的角度,这种怀疑也算情有可原。毕竟,就连特斯拉也至今仍有断炊之虞。

蔡澈认为,开发电动车和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将导致奔驰的研发成本从4年前的80亿欧元上升到140亿欧元。而随着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销售势头逐渐放缓,奔驰未来的销量预期与盈利情况也将面临挑战。

对此,蔡澈的继任者——康林松正在考虑开启数十亿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据德国《商报》报道,康林松已经为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筹划了几个月,将把戴姆勒中央管理成本削减20%,以节省数十亿欧元。该计划将在今年夏季准备就绪。

前不久,康林松曾表示戴姆勒将在2025年之前大幅削减梅赛德斯-奔驰的新车研发成本,并将加强与竞争对手的联盟,以提高公司利润率。目前,戴姆勒已经与雷诺、日产和宝马结盟,共同承担卡车、公共汽车与乘用车的研发和采购成本。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戴姆勒集团实现营收396.98亿欧元,较去年同期的397.85亿欧元小幅下滑。其中,未计息税前盈利从上年同期的33亿欧元降至28亿欧元,低于预期的28.9亿欧元。第一季度占据集团份额较大的梅赛德斯-奔驰品牌实现营收212亿欧元,同比下滑8%,利润率也由去年同期的9%降到6.1%。中国市场方面,奔驰的销量也下降了3%。

不得不说,这样的消息为蔡澈离任平添了一丝遗憾,虽然这位杰出的职业经理人注定将被写进全球汽车工业史的“名人堂”。

钟情|奔驰S级轿车:在“唯我独尊”的世界里叹生活

钟观梅赛德斯·奔驰:只要心中有光,归来仍是少年!

擎 | 奔驰C级:一开始就站在云端,至今仍俯瞰众生!

钟观|全新奔驰A:后发制人才是实力派“玩家”!

钟观|尊重客户体验,打破行业界限,奔驰共创客户体验生态系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无框眼镜 康林松 戴姆勒监事会 马尔乔 艾伦·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