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帮远嫁女儿带娃的姥姥,会在深夜,偷偷流泪

原标题:帮远嫁女儿带娃的姥姥,会在深夜,偷偷流泪

我的妈妈,在成为姥姥的那一刻,也加入了随迁老人的队伍,背井离乡,不远万里来帮远嫁瑞典的我带孩子。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01

我和我妈的不欢而散,两次

我妈妈之前来过我家两次:

一次是 2015 年飞飞出生后,一次是 2017 年妮妮出生后,但每一次都只待了短暂的一个月。

本来初衷是想让她陪我多呆个几个月的,但最终都因为种种矛盾,导致我妈妈不得已提前改签回国。

以前的我,真的很拧巴。

一方面抱怨自己原生家庭的不美满,怨我妈不足够好,没有把爸爸留住;

一方面又对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愧和自责。

刚生完孩子那阵子,因为荷尔蒙紊乱,我动不动就会情绪失控。

回忆起我妈来瑞典伺候我坐月子的时光,不管她为我付出什么,我总能精准地找到挑剔、埋怨她的角度。

真可谓:做得越多,错得越多。

我妈有早睡早起的习惯,而我和飞爸呢,只要是孩子们还没醒,从来不会主动早起。

有一天清晨,大概只有六点多钟,我就被客厅传来的一阵阵嘈杂声给吵醒了。

我立马起身冲到客厅,果不其然,我妈正在用吸尘器给家里做大扫除。

看见我醒了,她略显惊讶地问我: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呀!

再去补个觉吧,每天晚上夜奶也睡不好

我没好气地指责她:

我为啥这么早醒了,您心里还没数吗?

吸尘器声音这么大,把我们全吵醒了。

打扫卫生也犯不上这么早啊!

我妈站在原地,赶忙关了手中的吸尘器,一时间不知该干什么好,就像个犯错的孩子……

还有一次,飞爸想要吃黄油吐司,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切黄油的木制抹刀了,疑惑地问我们有没有看到。

类似这样的小刀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我也很纳闷好端端的小刀怎么会突然不见了,正要和他一起找,可正好瞧见陪着孩子们一块玩的老妈,表情十分不自然,心里自然有了答案。

趁着飞爸去超市买小刀的空隙,我开始数落她:

妈,以后别再乱扔家里的东西了,好不好?至少扔之前也要问问我们呀!

她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默默受训。

妈妈在瑞典呆得很难过,不仅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还有一种寄人篱下,付出又得不到回报的酸楚。

甚至有一天,我妈苦闷地对我说:

闺女呀,本想来了替你多分担点家务,却没想到总是给你添乱,我想回家了……

我当时也很矛盾,原生家庭的阴影虽然被我努力看淡,但还在潜意识中鬼祟起作用,我会挑剔她令我看不惯的一切,就像以前我爸爸对她的挑剔一样。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于是,妈妈虽然不远万里来瑞典照顾我,可我们总是闹矛盾,不欢而散。

我只好花大价钱改签机票,让她提前回国。

当时觉得我和我妈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有些距离,对彼此都是解脱。

每次我装作洒脱地在机场送别,但看妈妈独自一人在机场落寞远去的背影,其实我又开始心酸得掉下泪来。

02

我妈来了后,我家变了

谁不是一边嫌弃自己的妈妈,一边又离不开她呢?

大家都觉得北欧是个好地方,可我妈从千里之外来到这里,却一天清福没有享过。

她每天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做,陪玩、哄睡、做饭、打扫卫生、换尿不湿外加杂七杂八的家务事,总是忙个不停。

而我和飞爸因为都要工作,带孩子的任务很大一部分都交给了我妈。

姥姥不在的时候,妮妮的发型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姥姥在的时候,妮妮的发型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姥姥不在的时候,客厅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姥姥在的时候,客厅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姥姥不在的时候,餐厅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姥姥在的时候,餐厅是这样子的: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不得不承认,妈妈帮我分担了生活中绝大部分的家务压力,才让我有时间有精力去写稿,去工作。

有些人问我为什么能边工作边看孩子,但其实早就有人为我扛下了最重的那一环。

03

最后,我变了

大概在北欧呆的时间太久,我越来越喜欢上温暖这个词。

我妈前些天刚刚来了瑞典,说句心里话,这竟是我第一次享受她的到来。

首先,我变得温暖了。

我妈说,以前没觉得我有深度,我有大爱,不知为何这次觉得我有大爱了。

她口中的大爱,大概是我对她的包容。

我妈问我为什么我会突然变的成熟,有了深度。

我也在问自己,直到某一天突然发现,其实这一切都归功于我开始频繁写公众号。

我要写作,要输出,那我需要有输入,有沉淀。

为了高频写文章,我需要大量的阅读,看的书多了,思考的多了,领略的多了,自然也会把自己的一些事情看得更通透。

过年回国跟我妈相处的一个月,加上我妈来瑞典这十来天,我发现我的改变让我妈妈也变了许多。

因为我给予她更多的肯定与包容,让她更有自信,与我相处得更加舒适,我们的关系也更和谐。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我开始明白我对我妈的抱怨其实是因为我内心有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子埋怨自己的母亲不够完美,这个小孩子强势到可以给母亲随便贴标签。

以至于我自认为成熟的双眼看不透这个标签,以为这个标签就是妈妈。

现在,我意识到了我心中藏着的孩子,明白了她的想法,重视了她的任性,从而可以安抚她,疏解她,让她呆在那里就好。

现在,我可以撕掉自己给她贴的标签,正视母亲。

接纳了自己,也就接纳了妈妈。

这个视频,我看哭了,所以分享给大家:

这个北漂老人的日记,也许就是我们父母亲现在生活的一个缩影,陪伴孩子的同时,别忘了和奋斗在带娃一线的姥姥说上一句:妈,你辛苦了!!!

仔细想想,你是不是也这样:

对自己的妈妈有诸多埋怨,但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没有良心,这种埋怨是错误的。

内心存在两个我,一个是爱甩锅的人性,一个是受道德约束着的普世价值,这种冲突令自己痛苦,你不能与自己和解。

其实我们对父母,亏欠的总比付出的多。

不是谁在五六十岁还有背井离乡的勇气,也不是谁都愿意在年迈的时候挤进另外一个小家庭里,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不求回报的爱。

本文作者飞妈是丁香妈妈的老朋友啦,她是个特别学霸、特别逗比、嫁了个歪果仁、有两个萌娃的宝妈。

在她的个人公众号「北欧三宝妈」里,会分享很多科学接地气的中西结合育儿方式,也爱碎碎念一些歪果仁爸爸和俩小萌娃的逗比趣事~

如果你也想听一些西方的育儿经,围观国外妈妈的生活,一定要关注她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黄油吐司 妮妮 丁香 中西 北欧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