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40岁的章子怡:大家对我一直有误解

原标题:40岁的章子怡:大家对我一直有误解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当地时间2019年5月22日,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章子怡出席大师班活动。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图

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大师班,除了阿兰·德龙,还有章子怡。这是华人演员首次受邀参与戛纳这一单元的活动,同时也是戛纳大师班里最年轻的一位电影人。

5月22日大师班的开场,身着白色长裙的章子怡首先向观众们“澄清”,“我可不是大师,我选了条像学生的裙子,我还是电影的学生。”就在前一天晚上,戛纳的沙滩上重映了“玉娇龙”。时隔二十年再看这部电影,章子怡感叹,“拍《卧虎藏龙》我才19,现在我40了,太疯狂了,我怎么那么老了!”不过她也在现场介绍,“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个3岁的女儿,有非常幸福的生活。”

40岁的章子怡,不再是银幕上横冲直撞的玉娇龙,也不是背负太多心事“念念不忘”的宫二,她依然有着极高的自我要求,但通透而坦诚,同时也有了更多的松弛和轻快。在“大师班”的两个小时,章子怡通过讲述自己入行以来一部部的电影和各位导演的合作,回顾了自己成为“国际章”的新路历程,以及在此过程中自己的种种思考

章子怡饰演《卧虎藏龙》的玉娇龙。

谈《卧虎藏龙》:20岁和40岁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话题从《卧虎藏龙》开始,章子怡形容,当时自己“像玉娇龙一样误打误撞冲进了电影的江湖”。

“虽然李安用江湖来包装一部电影,有刀光剑影、有江湖恩怨、儿女情愁,但这部戏在20年前已经非常超前地在探讨当下的话题,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世界的。它探讨了人要真诚面对自己,要追求自由的爱情。这些其实当代人会有共鸣的话题。”章子怡坦言自己19岁的时候根本不懂导演要讲什么,只是在满足导演的要求。

“我不会功夫,我只是努力想打得像一点。郑佩佩杨紫琼比我打得好多了,她们都比我专业很多。我觉得自己那时候就像一块生肉,表演青涩,也不知道电影是什么,只能像一个拼命三郎一样去完成那些动作,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冲到电影世界里。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只能生猛得像一头小母牛一样往前冲。”

章子怡和导演李安。

章子怡回忆了最初得到玉娇龙这个角色的周折。“李安是不得不选择我的。当时我在中戏读二年级,已经拍完了《我的父亲母亲》,有一天一个副导演让我送照片给李安,听说李安看了一眼就把照片扔掉了。因为张艺谋刚用完我,就主动给李安打电话,推荐我去面试。我觉得张艺谋这个电话价值连城,我会感激他一辈子。”

见完李安后,章子怡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动作训练,但过程中,每天练到汗流浃背,还是眼睁睁地看到每天都有不同的年轻女孩来见导演,“我心里很明白都是来面试同一个角色的,所以整个过程很焦虑。”但当时,训练的老师让她“不要管结果,只要用心过好眼前的每一天”,章子怡说自己至今牢记这句对自己影响深远的话,“整个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可能最后导演也只是‘矮子里面拔将军’选了我。”

《我的父亲母亲》剧照。

成长过程缺乏肯定,对自己要求像“挤牙膏”

章子怡的角色大多因表现女性“刚烈”的一面而令人印象深刻。这也和章子怡自身的个性有关。究其深层原因,章子怡也谈起了自己的成长经历:

“我的家庭是很传统的,母亲是幼儿园老师,父亲是为政府工作的经济师。我小时候的生活非常简单,没有过什么特别奢侈的梦想。父母的世界只有工作,当时中国还没有双休日,不努力工作没办法养活两个孩子。他们没有所谓太多的情趣,没有什么业余爱好,看电影、听音乐都是太奢侈的事情,不在我们的生活范围内。他们是很传统的中国人,也不记得父母说过‘我爱你’,或者‘你做得很棒’。哪怕我做了演员得到成绩,也从来没有得到过父母主动的肯定。他们永远在给你提更多的要求。”

因为这样的环境,章子怡养成了要强的性格。“总是不断要求自己,就像牙膏用到最后还要用力挤一下。”

如今也为人母的章子怡,说自己倒是天天跟女儿说“我爱你”,“我觉得孩子要鼓励,但不能娇惯。李安的电影里也讲了这个问题,如果玉娇龙得到父母的鼓励,可能最后不会变成这样的遗憾。”

大师班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图

过往角色:坚强的女性给我安全感

无论是《卧虎藏龙》中的玉娇龙,《一代宗师》中的宫二,《艺伎回忆录》里的小百合,《无问西东》里的王敏佳,章子怡一路的角色都很坚韧,对于选择角色的的偏好,章子怡表示这确实有主观的原因,“在我去演绎这些坚强的女性的时候,我会有安全感。”过去的章子怡还没有今天这般活得恣意洒脱,角色给了她更多的勇气。

“我到现在这个年龄开始真正的在生活,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曾经在整个事业的成长过程中,以前每次拿到角色,我很快就把自己丢了,在角色里我很自由,当我回到我真正的生活中,我并没有那么自由。”因此,章子怡认为,“很多时候我选择的角色在拯救我。比如王家卫的《一代宗师》的宫二,包括《最爱》中的商琴琴,活在她们世界里时,我真的很享受,她们不仅仅是角色,她们打开了你的视野,让你勇敢地去跟这个世界对话。”

《一代宗师》剧

王家卫:没见到他摘眼镜之前一直很害怕

除了李安,大师班现场重点谈及的另一位对章子怡影响颇深的导演,就是王家卫。章子怡说,“在我的整个人生过程中和我的事业过程中,他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我们第一次合作《2046》,从见面谈剧本到现场拍摄,我都没见过他的眼睛,你可以想象,对一个20多岁的新人来说,这是多么的恐怖。”

王家卫对电影的要求高令章子怡记忆犹新:“那个角色每天梳妆做头发要3个多小时,发型要用老式的蒸气桶蒸一个小时的头发,这就是王家卫的要求,他就是这么折磨我们的。”同时章子怡也顺便吐了点槽,“三个半小时我没什么事情做,因为我连剧本都没有,也没有台词要背”。说到这里,剧场里响起阵阵笑声。“我就请经纪人买清酒给我,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怕见到没有眼睛的王家卫。”

同时,章子怡还害怕陌生的广东话环境,我几乎一个字都听不懂,我害怕未知的角色,我完全没有安全感。但是我特别像被烧到尽头的野草,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中能够生存下。我不想未来的事情,不想下一个十年的事情,我只想下一个小时。”

“当我有一天真的看到王家卫把眼镜摘下来的时候,我眼睛瞪得很大,原来我不需要那么紧张这么一个人。”章子怡谈到和王家卫的惺惺相惜甚至一度哽咽,“他是所有导演里最了解我的人。跟他拍《一代宗师》的一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不顺利的时候。我在一种很焦虑和忧郁的状态下每天工作,直到有一天我把他请到我的休息室,勇敢地跟他请一天假。拍摄过程中其实停一天对剧组是巨大的损失。但是他同意了,我记得他当时说,他知道我在特别艰难的状态里。他很用力抱着我说,什么时候你愿意回来的时候,我在片场等着你。”

章子怡透露,王家卫后来也成了她第一个分享怀孕喜讯的人。“除了他让我得到了12座非常重要的奖杯,更重要的是,他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朋友。我这一生不仅拍了这么多大师的作品,还能和他们成为朋友,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和财富。”

“王家卫懂我,他知道我身上有什么样的潜质他可以挖掘出来。”章子怡更是在现场表示,“无论未来王家卫让我演什么角色,不管三年五年,我都愿意和他继续往下走。”

章子怡和王家卫。

关于野心:大家先看到结果,对我一直有误解

现场主持人还提到,章子怡一直被认为是个很有“野心”的女演员,从一路合作名导到打开国际视野,她的道路一步一个脚印,如此踏实而精准。但章子怡却说,“我其实是一个很随心的人,个性真的很像玉娇龙,但没有那么野蛮。我选择电影就只是在那个时候某一个点打动我,我就会去尝试。”

这一次,章子怡也想借戛纳平台澄清一直以为被误解的“野心”,“其实我并没有什么野心,我从拍第一部戏到今天都是只看眼前,怎么演好,之后的反响或者成功不是在我的预设之内的。”

“这一路成长有很多被他人的误解,因为大家看到这个作品上映,比如《我的父亲母亲》去了柏林电影节,《卧虎藏龙》得到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和国外观众的喜爱,那时候我不过20出头,大家是先看到结果,放到我身上,就觉得我太有心了。这是从结果倒推给你扣一个帽子。人有的时候会忘记,它的前后顺序,会忘记你为之付出的努力,看到的只是结果。”章子怡有些委屈,“我从新演员一路成长,背负了很多的误解和压力,但是那时候的媒体环境和观念,我始终没有太多的去解释,只是觉得你们想的和我做的不是一回事。”

同时她也理解大众的误解无可厚非,“好像这是所有人的通病,当一个年轻女孩没有任何背景横空出世,大家只会揣测或者评头论足,但不会看真正的原因。也许是我特殊的成长经历给我无形的动力,越是这样我越告诉自己要争气。”

章子怡出席大师班活动。视觉中国 图

“进军”好莱坞:希望他们不只是要我们的“中国脸”

主持人在现场问了比较犀利的问题,比如怎么看待同时代进军国际的范冰冰、李冰冰等女演员。章子怡直接霸气用中文回“怼”:“你是想发起一场战争吗?你这个问题不太友好。”继而她说,“哪个行业、哪个时代都有竞争,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我今年40岁了,现在的年轻人才十几岁,很多人的影响力也很大,我只能把眼前的事做好,其他的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

同时,她也坦言作为一个中年女演员,在中国遇到能够给予女性的角色并没有那么丰富。

和好莱坞合作的中国女星不少,大多摆脱不了打女和花瓶的宿命。章子怡谈到和好莱坞的合作,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意义。第一次去好莱坞拍《尖峰时刻2》,对章子怡来说就是图个新鲜,“可以跟成龙合作,可以看看好莱坞是怎么拍戏的,这不是很好吗?他们给我机会,我就去做了。”后来也有类似的角色找到章子怡,“我觉得我已经玩了一次,我就不要去做了。”

“《艺伎回忆录》我觉得对于亚洲演员是很值得骄傲的电影,是难得好莱坞有重要的作品以亚洲人为主角。那时我的第一感受是太好了,我们有真正的一个‘角色’可以去演绎,而不是去‘打架’。”

最近章子怡出演的《哥斯拉2》即将上映,这是很多年后她再一次拍好莱坞电影,“之所以接受这个邀请,是因为他们给了我‘有得演’的角色,而不是只用我的脸和我的名字。这是一个对于演员的邀请而不是对于明星的邀请。作为一个亚洲人的面孔,我真的希望当好莱坞再邀请中国演员的时候他们可以给我们有情感的角色,而不是所谓的‘中国人’的角色。”

《艺伎回忆录》剧照

愿意低片酬出演现实主义文艺片

章子怡这些年出演的电影并不多,她说大多数时候她在等。“做演员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有耐心,我其实拒绝过很多不重要的角色,他们也来找你,我就问自己我为什么拍她?我的耐心让我等到值得我去花时间演绎的角色。”谈及未来,她说其实还有很多想演绎的角色还没有机会去尝试,“我很想去拍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跟现代的生活和环境有更直接的关系,那个力量会更强大。”

章子怡坦言,到了现在这个年龄,衡量作品所传递的价值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你参与的作品要传达的讯息,以前我不会想,现在我会非常认真的思考。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取舍,对于我来说我宁可很低的片酬去拍一部很强的女性角色的戏,这样的戏很多时候可能是文艺片,就要很残酷的面对市场的现实,可能就要面对电影院几日游的现实。更现实的是如果只能卖(上映)这么多天,那还会不会有很多人愿意去拍这样的电影?作为专业演员,我们都希望拍有深度有能量的作品,但是作为生意人,又有谁愿意去拍这样的作品?”

对于如今的章子怡来说,未来可能会做些“任性”的选择,“对于我来说,如果有很棒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女性角色,哪怕只上映三天我也会全力以赴地去演。”

本期编辑 周玉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敏佳 尖峰时刻2 周玉华 哥斯拉2 郑佩佩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