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茅台祛魅,让酒回归于酒

原标题:茅台祛魅,让酒回归于酒

  “双开”次日,袁仁国被逮捕。5月23日,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日前,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袁仁国做出逮捕决定。

落马的消息并不意外。今年63岁的袁仁国,2/3的时光都在茅台度过,与茅台的交集太多,后来完全变了味儿。官方说法是,非法获取巨额利益。他在执掌茅台期间,利用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把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成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茅台可以告别袁仁国时代,问题却不会一下子迎刃而解。出现混乱的不仅是袁仁国的政商关系,还有错综复杂的市场价格和渠道。多年间,茅台酒出厂价和终端零售价一直存在很高的差价,茅台被指几乎用“高价”和“涨价”构筑了自己的护城河。

经销商大权在握,难免有操纵市场之嫌。如何在市场化改革征途中,用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最大限度地约束权力,抗衡人为因素随时利用制度漏洞,茅台面临的困惑,只是中国若干大型国企的一个缩影,虽有特殊性,又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时至2019年,茅台酒仍然是稀缺品。标价1499元的500ml飞天茅台在市场上一瓶难求,零售价涨至2000元以上。在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的信息包围下,贵州茅台股价呈下跌之势,仍接近千元,市值破万亿。

民间对于茅台的崇拜,一度源自其拥有的权力色彩。这一点有时连茅台自己也津津乐道。加上市场上紧张的供求关系推波助澜,无形中神化了茅台,助长了畸形的供需关系存在。

茅台密集改革的背后,已经有茅台对自身危机的警醒。茅台酒价居高不下,到底有多少真正被喝掉,又有多少来自外力的哄抬,理顺销售渠道,始终是茅台面临的改革难题。李保芳执掌茅台后表示完善经销商退出机制,淘汰“三无”经销商,更透露出将取消100多家违反条例的经销商销售资格。

今年5月,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甩开经销商,茅台想要开始掌控全局的心思变得越发激进了。

投资者们担忧也随之而来,茅台集团营销公司可能使得茅台酒的营销扁平化,原本渠道的丰厚利润将归这个新成立的茅台集团营销公司。丰厚的利润将很可能归于贵州茅台大股东茅台集团,上市公司的其他股东们则很难从中分得一杯羹。

消费者依然面临两个极端:一边是2000元的市场价,一边是1499元的自营却无货。一股新鲜血液流进了茅台酒的经销商名单里,大型商超、卖场有经营实力的连锁大鳄也正通过投标招募中。然而,破冰之旅一定不会尽是坦途。关联交易、控价、供需平衡,茅台酒的营销改革如何通过换血实现已经迫在眉睫。

袁仁国掌管茅台时,白酒市场老大还是五粮液,此后步步登顶站上高峰。无论是谁治下的茅台,都需要一场由内而外的自省,及一场由外而内的祛魅,最终让酒回归于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祛魅 袁仁国 李保芳 茅台集团 茅台酒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