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市到破发仅4天!18个月狂奔IPO,瑞幸敲钟后耗光了"幸运值"?对冲基金:绝不碰瑞幸

原标题:从上市到破发仅4天!18个月狂奔IPO,瑞幸敲钟后耗光了"幸运值"?对冲基金:绝不碰瑞幸

赴美上市的第四个交易日,小蓝杯的幸运值或许即将用完。

5月22日晚间,瑞幸咖啡以当初17美元的发行价开盘,随即一路下跌。截止收盘,瑞幸咖啡股价跌至14.75美元,跌幅达到14.89%。

自瑞幸咖啡携资本之势迅速杀入咖啡市场之后,其高额补贴+连年亏损的运营模式一直惹人非议。在持续亏损之下,其“烧钱”速度能否赶上融资的速度,成为业内所重点关注的问题。而作为消费者,在享受着动辄半价乃至更低的低价咖啡后,难免心存疑虑:这一杯,真的能一直喝下去吗?

交易4日即破发,股价面临严峻考验

5月17日,瑞幸咖啡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发行3300万份ADS,每份定价17美元。在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万美元,共募集资金6.95亿美元,市值达42.5亿美元,成为年内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当日开盘即以25美元高开,与其17美元的发行价相比,涨幅接近50%。

然而,高开低走的波动逻辑在上市首日即发生在瑞幸咖啡身上。在盘中一度涨幅达到52.71%后,瑞幸咖啡股价开始一路下跌,当日以20.38美元报收。此后的两个交易日,瑞幸咖啡股价一路下跌,市场关注点也从股价恢复转向股价何时破发。

答案是4个交易日。5月22日晚间,瑞幸咖啡以当初17美元的发行价开盘,随即一路下跌。截止收盘,瑞幸咖啡股价跌至14.75美元,跌幅达到14.89%。

据媒体报道,本周一,前对冲基金经理、CNBC股评人Jim Cramer评论称,他绝不会碰瑞幸咖啡,中概股风险太高,除非我们谈的是一家很牛的公司,有经过考验的可靠过往表现。

正如其所言,在过去几年里,“互联网+”让国人见证了大量的商业神话,从小黄车到拼多多,在资本光环加持下,总能在第一时间迅速实现跑马圈地。然而,对于海外而言,这一套商业逻辑或许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某科技评论人表示,瑞幸股价取决于两点:第一,美股是否继续攀升,带动瑞幸咖啡反弹;第二,瑞幸咖啡后期是否能拿出更令投资者信服的财报。另外,近一两年赴美上市的企业大部分都呈现了“高开低走”的态势,无论从商业模式以及IPO的步伐来看,瑞幸咖啡的股价走势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连番融资,获得贝莱德背书

2018年1月,瑞幸咖啡首家门店试营业,距其IPO尚不足一年半时间。瑞幸咖啡“狂奔式”IPO不仅解决其资金需求,更刷新了国内互联网企业IPO纪录。此前,这一纪录由移动资讯趣头条保持,上线至IPO时间为2年3个月。

而从承销团队来看,瑞幸IPO的承销商行列中,除了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和海通国际4家之外,还增加了市场分析机构Keybanc Capital Markets和来自美国的PE投资公司Needham & Company。

作为国内成长最快的咖啡连锁品牌,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在敲钟现场表示,“IPO是公司发展的重要里程碑,瑞幸咖啡今后会在产品研发、技术创新、门店拓展,以及品牌建设和市场培育方面进行持续的大规模投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坚持高速扩张战略,坚守品质,推进咖啡消费平权。”

在敲钟当日,钱治亚发布《瑞幸咖啡宣言》:“好的咖啡,其实并不贵,瑞幸咖啡坚持做让每个人都喝得起、喝得到的好咖啡,更加注重产品的品质;从采用2018意大利米兰IIAC金奖豆到全球顶级咖啡设备,再到工艺大师,瑞幸咖啡都与全球同步;在瑞幸咖啡89.6%都是回头客。”

既要品质,又要“高性价比”。毫无疑问,在主营业务不断“烧钱”之际,瑞幸得以疯狂跑马圈地的背后依靠的是资本的不断加持。公开信息显示,自2017年10月以来,瑞幸已陆续获得天使轮、A轮、B轮、B+轮4笔投资。

其中,2018年7月,瑞幸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君联资本参与;2018年底,瑞幸再次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GIC、中金公司加入。

今年4月,瑞幸B+轮融资由全球最大的投资集团贝莱德(Black Rock)领投,而贝莱德作为星巴克第二大股东,这一点也被视为是海外资本对瑞幸的背书。

目前,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占股19.68%,黎辉代表大钲资本、刘二海代表愉悦资本分别持有11.9%和6.75%的股份。

低价咖啡还能喝多久?

对于瑞幸而言,其究竟是咖啡行业的搅局者亦或是革命者,或许尚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无论是怎样的商业逻辑,对于消费者来说,最关心的是“这一杯谁不爱”的低价咖啡究竟还能喝多久。

瑞幸咖啡的连续亏损并非行业秘密。根据瑞幸咖啡招股书,2018年全年,瑞幸咖啡的营收为8.41亿元,净亏损16.19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及天使投资人的净亏损达31.9亿元。以2018年卖出9000万杯咖啡的数据粗略计算,客户每带走一杯小蓝杯,瑞幸至少要亏18元。

这一亏损情况在2019年一季度仍然没有得到好转:2019年一季度,瑞幸咖啡的营收为4.79亿元,同比增长35.94%,净亏损5.52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4.2亿元。

以2018年“双十一”期间来看,瑞幸举办首届luckin狂欢节,从11月6日到12日连续一周充1赠2,相当于产品打三折优惠。而据瑞幸官方公布数据,其在狂欢节首日就已经售出超过515万杯饮品,7天总销量达到1820万杯。

事实上,“满天撒券”仍是瑞幸咖啡的日常。以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为例,瑞幸IPO派送上市券包(含3.8-5折券),新电影上市可领5折券……在篇篇10万+的背后,瑞幸高额补贴仍在继续。

招股书显示,自开业以来,瑞幸的门店数量迅速扩张。2019年一季度,瑞幸累计门店数量达到2370家。瑞幸透露称,其计划在2019年继续开店2500家。瑞幸所有门店采取直营模式,2018年单个直营店开设成本约为48.5万元。2018年瑞幸的资本开支10.01亿元,单店开设成本平均为48.5万元。

在大量补贴及轰炸式宣传之下,瑞幸顺理成章实现了用户的成批增长。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一季度,瑞幸咖啡累计消费用户达到1680万人,月活用户超过400万人。在获客成本方面,瑞幸新用户获得成本从2018年一季度的103.5元降至2019一季度的16.9元,平均每人免费产品推广支出从15.8元降至6.9元,获客成本持续降低。

据安信证券诸海滨团队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消费者咖啡消费频次具备很大的提升空间,当前中国现磨咖啡市场呈现三大痛点:品质不一、价格高昂、购买不便。以瑞幸为代表的咖啡新零售的出现,从一定程度上可有效解决以上痛点,刺激中国大众市场的咖啡消费,推动咖啡市场的发展。

而关于瑞幸咖啡何时盈利的问题,钱治亚表示,“亏损符合预期,通过补贴快速获取客户是我们的既定战略。我们会持续补贴,坚持三年到五年”钱治亚称,瑞幸会坚持快速的扩张,目前不考虑盈利。

在创始人的大方让利之下,瑞幸咖啡的低价补贴政策或许还将持续。而作为消费者,在享受着动辄半价乃至更低的低价咖啡后,难免心存疑虑:这一杯,真的能一直喝下去吗?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ID:quanshang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