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两地一体化从 “有形之变”到“无形之变”

原标题:两地一体化从 “有形之变”到“无形之变”

5月9日 ,深 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公交站。

从深圳出发向东,动车D2350滑出深圳北站,停靠在深汕合作区鲘门站,时间过去47分钟。5月9日的清晨,走出鲘门站,合作区的上空正飘起细雨,群山间氤氲着雾气,犹如一层薄纱笼罩在山间。

深汕合作区距离深圳60公里,由汕尾市海丰县四镇鹅埠、鲘门、赤石和小漠组成,如今也是深圳的第“10+1”区。这块开发建设中的处女地,汇聚山川、海洋、湖泊等自然资源要素,是海陆丰革命老区,也是粤东的“经济洼地”。

如何从“经济洼地”崛起为“粤港澳大湾区东部门户”?答案就写在深汕合作区的变化里。

小镇上的新面孔与老熟人

2014年8月,时任深圳市特区建设发展集团(简称“特建发”)深汕项目筹备组负责人、现任广东特区建设发展集团东部公司总经理李静,跟随公司旗下的城市规划研究院来到深汕合作区,投资建设小漠路网配套等工程。她所在的团队曾用40天时间在一片水塘上建起小漠海港新城展示中心,被当时前来视察的领导称为“深圳加速度”。

“原来深圳改革开放建设的时候,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我觉得在这里能充分体现这句话的含义和价值。”5年来,李静见证了办公大楼、工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初到深汕合作区,李静的同事吴倩宇感到更多的是生活上很不方便,“买瓶矿泉水都困难”。加完班不敢回宿舍,因为没有路灯。而如今,深圳书城开的书吧、街边的健身房等生活配套设施都冒了出来。晚上10点多,南都记者漫步在深汕合作区管委会片区,街道上有夜跑族匆匆跑过。

作为最早的一批拓荒者,见证深汕合作区从零到一的过程,也让李静很有成就感。2015年11月,特建发在深汕合作区成立子公司广东特建发东部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特建发东部公司”),由她担任总经理一职,如今她的团队已从最初的10多人扩展到100多人。

“这段时间已经感受到愿意过来面试的人变多了。”李静说,随着交通、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的完善,新城在未来5年之内是非常可期。“作为企业,我们看得很清楚,随着产业的引入,在外打工的人,已经慢慢回流,也有深圳过来的专业人才,趋势已经出来了。”

几乎是沿着李静当初的步伐,深圳市威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威可特”)总经理郝明在2018年9月来到了深汕合作区,寻找企业发展的土地空间。这家生产熔断器的企业,其产品70%直接或间接出口到欧盟地区。

而深汕合作区除了新面孔,还有一些久违的老熟人。2018年11月,看准深汕合作区的发展前景,当地居民李木旺夫妇谋划起自家的小生意,开了一间面积30平米左右的餐馆,完成了新身份的转换,从外出打工者变成了小老板。

在李木旺夫妇看来,打工不是长远之计,但经营这家餐饮店也让夫妻两人倍感压力。“前几年的时候,租金是一个月1000元,现在要3000多元。而且周围也开了这么多,竞争也非常大。”不过深汕合作区的变化令他们欣喜,新建成片的大楼,以前没有的大马路,还有越来越好的治安,让他们相信“到时候人肯定会多”。

开发建设昼夜不停

随着李静、郝明、李木旺等人的到来与回归,深汕合作区的建设按下快进键。

李静所在特建发东部公司承担着深汕合作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配套的重任,从开发建设小漠国际物流港起步,先后参与了东部大厦、鲘门站前广场及交通场站、深汕湾科技城等项目的建设,累计投资超百亿。其中东部大厦是深汕合作区的第一座超高层的商业综合体,成为合作区的地标性建筑。

距离鲘门站不到500米的工地上,5座吊塔指向天空,地上有300多名工人正在作业。这里将建成占地面积约13 .5平方公里的机器人小镇,目前已引进深汕湾科技城、科卫机器人产业园、华睿丰盛智慧电力产业园等项目。

不久前,深汕合作区科技创新和经济服务局主导建设了锐博特机器人创新基地项目,以机器人、人工智能相关公共技术平台为支撑,以科技孵化与产业加速为核心,完善产业配套服务,推动机器人产业高端资源要素集聚,打造集研发、生产、集成于一体的机器人产业发展科技创新平台与高端研发基地。

“现在完成了10%的工程进度,预计今年11月30日封顶,明年8月验收投入使用。”深汕合作区深汕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洪天告诉南都记者,机器人小镇的一期工程将修建9座产业大楼,楼层最高达16层,对面的住宅区,楼层最高达32层,还将配套商超、幼儿园等基础设施。2018年8月,孙洪天刚到深汕合作区,脚下的土地还是一片农田。

孙洪天见证了深汕湾科技城的点滴变化,他掏出手机,向南都记者展示了他拍摄的施工现场。从基坑支护、桩基施工、土方开挖到眼前成形的地下室结构,他都用相机一一定格。他表示:“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工程建设24小时进行。”

截至目前的数据显示,深汕合作区城区已供地产业项目71个,其中64个来自深圳。随着建设者的涌入,深汕合作区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夜幕下的合作区,依旧有满载着沙石的大卡车、水泥罐车疾驰而过。

李木旺的妻子姚文红期待着城市建设能够再快些,将来征到自家的土地能够“少一些奋斗”。

看不见的变化

从鲘门站出发,乘坐1号公交车到深汕合作区管委会所在的中心区,大约需要30分钟。“可以使用"深圳通"乘车码。”公交司机提醒说。深圳巴士集团的公交车开进深汕合作区,预示着两地的一体化更进一步。

从一些具体可感的细节中,可以看到深汕合作区与深圳的一体化。在深汕合作区管委会片区,周围的大楼上顶着这些招牌:深圳水资源公司、华侨城、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腾讯云计算数据中心……就连深汕合作区的区号和邮政编码也悄然跟深圳同步。

“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变化,法治环境、营商环境和政务服务体系等体制机制正在理顺,转接到深圳。”深汕合作区的一名干部向南都记者表示,作为城市的软环境,深圳的公安、交警、消防都已经进入合作区,城市治理的力度和强度换挡提速,转入新轨道。“今年五一期间发生了一起火灾,消防队5分钟就到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今年3月1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深汕监管局启用深圳市业务系统。深汕监管局许可登记组业务负责人刘晓明向南都记者表示,所有业务对标深圳标准,参照深圳速度,让合作区的企业享受深圳同城化审批服务。在刘晓明看来,深圳的营商环境走在全国前列,深圳标准将进一步助力深汕合作区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

从有形之变到无形之变,被认为是深汕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理顺后的结果。挂牌之后,给社会各界带来很大的信心,投产开工的速度加快了,力度和规模也加大了。

该名干部将深汕合作区的发展定为三个时间节点:5年时间,所有的道路、学校、医院和场馆基本上都能够建成;8年时间,全部都可以建成;基本上不用10年的时间,这里的建设就能够非常的完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节奏?深圳需要花40年建成现在的样子,深汕合作区大概只需要10年的时间。”

站在深汕合作区的狮山上,无人机腾空而起,通过无人机视角鸟瞰这片土地,弯曲的河流串联起山、海、湖泊,阡陌纵横间,一幅滨海新城的蓝图正在此徐徐绘就。

变化

从一些具体可感的细节中,可以看到深汕合作区与深圳的一体化。在深汕合作区管委会片区,周围的大楼上顶着这些招牌:深圳水资源公司、华侨城、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腾讯云计算数据中心……就连深汕合作区的区号和邮政编码也悄然跟深圳同步。

作为城市的软环境,深圳的公安、交警、消防都已经进入合作区,城市治理的力度和强度换挡提速,转入新轨道。从有形之变到无形之变,被认为是深汕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理顺后的结果。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程洋 记者 王睦广

摄影:南都记者刘有志 顾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汕合作区 鲘门站 四镇 鹅埠 赤石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