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口述|正常开药也会产生回扣,杜绝回扣先要尊重医生劳动

原标题:口述|正常开药也会产生回扣,杜绝回扣先要尊重医生劳动

【编者按】海南万宁一位医生举报自己和同事收回扣一事,再次将这条“行业潜规则”推到公众面前。

舆论喧嚣,举报者与被举报人来回互怼。

回扣现象有多普遍?医生在灰色交易中扮演何种角色?他们的真实心态如何?又能如何改变这一现象?

以下是一位从业十多年的主治医师对医生拿回扣现象和思考。文中评论部分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医生拿回扣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出现的,大概从医疗市场化之后就有了,以前医院都是政府养着,后来医院要自负盈亏,医院不仅要治病救人,还要赚钱。

我工作了十几年,加上本科读医学到博士毕业,在这个行业有20多年了吧,拿回扣这个事好像隔段时间就会被炒作一番,每次医生好像都成了众矢之的,可是大家为什么不去想想医生为什么拿回扣?为什么呼吁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办法根除这个问题?

第一次看到回扣,感到很气愤

包括我自己在内,不少学医的同学、同事,当初都抱着理想选择了这个职业——白衣天使多让人羡慕,治病救人多有意义。我想说我们的初心并没有变,只是这个医疗环境和制度,让一些人迷失了,但这能全怪医生吗?

我自认为是一个善良的人,是一个好医生,也得到了很多病人的肯定。小时候看南丁格尔的故事,就立志长大要做一名医生,可是我也会拿回扣,而且在这个环境下,还不得不拿。

记得我刚毕业的时候,在南方一个医院,那里很多病人都是打工者,我不忍心,给他们开药都是开最便宜的,那时自己管的病人也不多,第一个月主任突然给了一个信封,里面是一百多块钱,这个就是回扣。

我开始还很气愤,很不解,学医这么多年,本科五年,研究生三年,博士三四年,我本来就应该有像样的收入,但现在却需要用不正规的手段获得收入,我感到自己被侮辱了。

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一个合理的制度,合理的途径获得这个收入呢?

当时跟我一起进去的同事,信封里都有好几千,我们主任还好心“提点”我,说我知道你心好,替病人着想,但是你也要吃饭啊,有些药你还是可以适当用点的。

后来自己管的病人慢慢多了,回扣也就多了,但我还是有一个底线,一个月也就拿到三四千,多是时候有七八千,我那些同事,不少人一个月都能拿一万多。那些同事也想得开,说即便开很贵的药,大部分还是医保承担了。

正常工作给病人看病开药,也会产生回扣

那个时候管得不严,“药代”(注:即医药代表)经常在医院穿梭,他们对每个科室的医生可能比我们还熟,某个医生的工作量怎么样,每个月都用什么药,他们都掌握得很清楚。时间久了,我们一看到他们过来,也就知道什么意思。

每个月月底,医药代表都会准时出现在医院,有些是直接把钱给医生,有些是通过科室主任给的。据我了解,一般的药物给医生的提成,是10%-15%,高的话能到20%,中成药的提成比例比较高,而且中成药的用量大,所以很多医生喜欢用。比如30块钱的注射药剂,一次不可能只用一支,好几支用下来可能就是一百多元了,按照15%你也能拿几十块钱。

这部分本来就属于灰色收入,他们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给你,他们会给你打电话,也不会明说,只说有事在哪里见一面,你一看是医药代表的电话,也就明白什么意思的。约个没人的地方,比如走廊里,把装钱的信封给你,或者买一本杂志,把钱加在杂志里给你。因为不同的药品有不同的代表,所以一个月可能会见到六七个这样的医药代表,他们都会准时到来,哪怕你这个月的回扣只有几十块钱,也要给你,他们知道要是这个月不给你,下个月你就不用他的药了。

有时候,回扣是主任发下来,他会单独把我们叫过去,给现金,告诉你这月是多少钱,你愿意数就数一下,不愿意数就直接拿走,但一般没有人还站在那里数。

记得有一次,全院的职工在领导们的强烈要求下,观看了一个反映医疗行业内部医生拿回扣的宣教片,被彻底“洗了一次脑”,看完后估计有些人会有点愧疚感吧,至于他们是否真认为自己像里面说的那样十恶不赦就不知道了,可是我除了气愤还是气愤。

这个问题的责任,不能归咎于医生。哪些药品能够进医院,不是我们普通医生能决定的;药品的定价高低,也不是我们医生能决定的,我们即便按照正常工作给病人看病,开药,最后都会产生“回扣”,你不想拿都不行。

“羊毛出在羊身上”

就像那部宣传片里说的那样,一个药品要进入医院本来需要正规的招标竞争,而且同类的药物只能有那么几种进入同一个医院,这样就可以避免医生为了拿回扣只开贵的药,也可以给疾病的治疗提供更多药品种类。

可是现在的医院,一般并没有完全按照文件规定的那样通过正规招标来进药,那些药剂科的主任们,是这些药物进入医院的重要关卡,于是医药公司便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的药品进来。

一般来说,同类药品会同时有三四种,比如ACEI类降压药就有卡托普利、福辛普利、培哚普利、西拉普利、雷米普利、贝那普利等一堆,这些药物里只有卡托普利最便宜,效果也最不稳定,毕竟是短效控制药,容易使血压波动,其他的药物一般降压效果都比较好,且是长效的,但是价格也相对贵一些。

作为医生,如果患者确实经济条件太差,病情也不是非常严重,那你可以给他吃卡托普利,只是得告诉他这个效果不是很好。如果面对一个病情比较严重,也能负担起这些药费的病人,你还让他吃卡托普利,估计你会被投诉,因此你会选用除卡托普利外的任何一种ACEI类药,但是这些药基本都有所谓的回扣,只是每个药给的提成比例不一样而已。

试问面对这种问题,做医生的该怎么处理呢?

难道你为了避免拿回扣就让病人只吃卡托普利这种效果不好的药吗?

其他的情况也类似,所以说医生其实是没有选择的,你可以不用这种药或那种药,可当所有的药都被贴上了“回扣”的标签后你还该怎么办呢?除非你的病人可以不药而愈。

其次,药物在进入市场流通之前都有个定价,这个定价是物价部门监管的,与全天下的医生没有任何关系。物价局的定价,我想总应该根据这个药品的所有生产成本来制定的吧,该没有那么随意把?那为什么最后的市场价却是药物本来成本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呢?这么大的利益到底关系到哪些人呢?都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你们可不可以少从羊身上薅点毛啊?

经常看到卫生部门下发的各类的文件,都有明确规定各地要配合当地价格主管部门,加强对基本药物成本调查和市场购销价格监测,进一步完善基本药物定价方式,动态调整基本药物指导价格水平,指导各地合理确定集中采购价格之类的话,可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总是事与愿违。

一个药品的提成,基本是医药代表占20%,医生20%,采购15%,如果能把这多出来的55%全部控制,药价不就降下来了吗?老百姓不就看得起病了吗?社保的压力不就没这么大了吗?这些,好像都超过了一个医生的职责。

要杜绝回扣,先要“疏通河道”

最后我想说的是,医生的收入,还是应该体现在他的技术属性上,毕竟我们光学医都学了十几年。我们的社会应有个共识,医生这个工作是有门槛的,什么是门槛?门槛就是技术含量。

之前有一些医改方案,在朝着这个方向进行,就是尽量让医生是收入往技术性劳动上倾斜,而不是像现在都像个卖药的。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改革进行到哪一步了,但是我们的收入中,所谓的技术性的那一部分,还是少得让人笑话。

就拿护理来说吧,一级护理一天是18块钱,最糟糕的是,烈性传染病的护理,比如鼠疫、霍乱等,一天才30块钱,这点钱多低啊,你在外面洗个头都不只三十块。再比如,在ICU的护理,这里都是一些不能动弹的人,给病人洗个头是5块钱,做擦身的抹洗,一次也才5块钱,住院医师查房是15块钱一天,是不是太低了?

医生的手术,诊疗,还有查房,也都属于“技术性收入”,但都没几块钱,这点钱根本没有把医生技术优势体现出来。如果我不出门诊,就只是平时查房的一些费用,没有别的工作,就没有别的收入。

不是医生,无法想象我们的辛苦,查一天的房15块钱,上一个夜班30块钱,你是什么感受?你愿意去吗?媒体都在报道医生举报自己和同事拿回扣,但没有探讨这背后的东西。

按照我现在的业务能力,现在应该每个月能能拿到一万五或者两万元,如果你有一个正规的途径给到我这个数字,我完全不用考虑拿什么回扣,但目前我工资只有七八千,跟我的劳动付出完全不成比例,是个人都觉得委屈吧。我听说广州一些医院的专家号,应该是50块钱,有些甚至是100多的,医院给到医生手上是比较高的。如果我一个上午能看20个人,诊疗费就有一千多,给到医生的至少有一半,那我就不用再考虑去开药创收了。

但不得不说,这两年打击回扣也很厉害,很多医药代表都不敢来医院了,所以以前有的药也没有了,医生的收入自然也就下降了。但他们不来医院,并不等于这个现象就杜绝了,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不然也就不会有这次沸沸扬扬的举报了。

医生拿回扣的问题,本来就不是个可以简单划分责任的问题,“正本”还得“清源”,如果不找到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就像在泛滥的河流下游,拼命地去堵水一样,结果只会让河道崩塌,给这个群体积累更多不满情绪。

何不先好好地疏通河道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丁格尔 普利 福辛普利 培哚普利 西拉普利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