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揭秘达商

原标题:揭秘达商

自重庆驱车,沿G65高速向东北方向行驶约3小时,地势渐次抬升,大巴山绵延在眼前的达州。2016年至今,出身于此的地产商李勤强势举牌成都路桥,达商这一群体开始引发外界关注,新京报亦对此进行了持续性报道。然而由于长期低调,这一群体一度引发猜测。

5月8日,新京报记者在成都见到了李勤。目前,李勤已开始撤出成都路桥,将精力放在另一家上市公司中迪投资和他的中迪禾邦集团。

新京报记者获悉,仅达商总会会员企业的资产规模就超过1万亿元,拥有上市公司达十余家,李勤即属于第二代达商。目前,包括刘峙宏、李勤、刘江东的多位达商,在陆续入主上市公司之后,正将注意力转向业务层面,而成都路桥等上市公司当年的控制权硝烟已悄然消退。

刘峙宏摆平成都路桥乱局 控制权之争落幕

5月17日,成都路桥公告称,公司收到了宝丰县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发出的《中标通知书》,确定公司(牵头人)、成都市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成员单位)为高铁商务区平顶山西站东广场远期工程四条道路建设项目的中标单位,项目概算约2.56亿元。

成都路桥表示,本项目建安工程费约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9.1%。若公司能最终签订正式合同并顺利实施该项目,预计将对公司相关建设年度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2016年开始,随着达州商人李勤举牌,被查政商大佬郑渝力控制的成都路桥陷入控制权纠纷。成都路桥2018年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2132.52万元,同比下降4.91%。

2018年8月,成都路桥公告,控股股东由郑渝力变更为四川宏义嘉华实业有限公司,刘峙宏成为实际控制人。刘峙宏即四川宏义实业集团董事长,他的入主意味着成都路桥乱局被摆平了。

在成都路桥股权之争落幕、公司走出低谷之际,另一家上市公司中迪投资已获得了实控人强力支援。

中迪投资2018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49.27万元,下降89.13%;实现净利润-6079.79万元,下降145.24%。

4月10日,中迪投资公告,为支持公司项目发展需要,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勤、中迪禾邦集团拟向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提供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借款,平均借款年利率不超过9%,可以在额度内还旧借新滚动使用。5月15日,中迪投资再发公告,实际控制人李勤、公司关联方中迪禾邦集团拟为其融资事项提供担保,担保金额均为人民币65000万元。

相比于成都路桥和中迪投资,金路集团的业绩已实现恢复增长。2018年年报显示,金路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9.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48.25%。

成都路桥、中迪投资、金路集团这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位于四川成都、德阳和北京,实控人分别是刘峙宏、李勤和刘江东,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达州商人。

2015年至今,以这几位人士为代表,达州商人迅速崛起于资本市场,引发外界关注。达商总会资料显示,目前达商总会会员人数约3万余人,总资产约1万亿元。然而,与其在商圈的庞大规模相比,这批商人无一例外均极为低调。

被称四川犹太人 发家后仍保持低调

达州,川东北的一个地级市,人口700万,为四川人口数量第三大的地级市。“达州位于秦巴山区,人口有七百万(加上分出去的巴中有上千万),排名四川第三,地少人多,达州人往往往外发展。相对于土地富集、生活相对悠闲的成都人,达州人能吃苦、勤奋,喜欢闯,在外面被称为四川的犹太人。”5月11日,达商总会执行常务副会长、成都达州商会党委书记郑权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20多年前, 一位叫李勤的年轻人成为这群“犹太人”中的一员。

据一篇多年前对李勤的介绍文章称,1995年,李勤从专科学校毕业,最终选择了下海。从基层学起,打小工、拜师傅、学手艺,很快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15年初,中迪禾邦豪掷23.2亿元,摘得重庆市九龙坡区大杨石组团一幅地块,震惊川渝楼市。

今年42岁的李勤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他的微信名字叫天道酬勤,办公室也挂着天道酬勤的字画。虽早已是四川顶级的房地产开发商,并举牌成都路桥、入主中迪投资,但李勤并非二代出身,早年过得并不容易。上世纪80年代,读完中专后的李勤因家中困难,早早就出来挣钱养家。

“当时没有房地产的概念,都是搞施工。当时别人都是给单位修房子,我们没有关系,就帮城郊的村子修安置房。当时叫危改,后来发现,(这个生意)还可以,慢慢成了开发商。”李勤说。

“李勤是达商中的第二代”,郑权国告诉新京报记者,达商第一代可能都是从体制内、个体户成长起来,达州煤炭资源非常丰富,这部分人从做煤炭起家,做矿业,其次是地产,比如唐铭阳、刘峙宏。第二代的达商基本各行各业都有;第三代主要就是80后、90后,比如蓝润戴学斌。

崛起资本市场 麾下10余家上市公司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达州商人开始登陆资本市场。

2016年1月,成都路桥公告,截至2015年12月29日,李勤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买入公司股份的5.0176%,构成举牌。

到了2016年3月,成都路桥披露权益变动书显示,李勤持续买入成都路桥14789万股,累计支付资金约11.79亿元。

2016年2月25日,成都路桥发布公告,就《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与《关于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李勤提交临时提案,推荐李勤等6名相关人员出任成都路桥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2016年3月2日,成都路桥管理层在公告中称,由于该临时提案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决定不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自此,成都路桥控制权之争展开,双方爆发诉讼等多层冲突,引发市场关注。身处市场关注焦点,李勤却从未发声。今年5月,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李勤当时是被邀请进入成都路桥,并非被一些声音所认为的“野蛮人”。其后相关方面态度转变,导致成都路桥出现控制权之争。

一年多之后,相持不下的成都路桥迎来了新的入局者。

2017年8月15日,成都路桥公告,宏义嘉华累计买入公司股份合计3723万股,占本公司股份总额的5.05%。其后,刘峙宏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据披露,宏义嘉华的控股股东为四川宏义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刘峙宏,他亦出身达州。不过,宏义嘉华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明确表示,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峙宏与成都路桥股东李勤无关联关系,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协议或其他类似的协议安排。

成都路桥股权架构悄然生变之际,李勤将注意力转向了另一上市公司。

2017年9月,绵石投资公告,公司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授予协议,李勤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跟花费大量时间举牌成都路桥相比,李勤拿下绵石投资的动作干净利落得多。到2018年,绵石投资更名中迪投资。

而在刘峙宏和李勤之前,达州商人刘江东已强势入主德阳国有上市公司金路集团。

2015年6月,金路集团发布重组预案,作价112.14亿元购买浙江女首富周晓光旗下的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然而2015年9月1日,金路集团突然发布公告,董事长张昌德、董事会秘书刘邦洪等分别遭遇调查。

在此之际,刘江东强势介入。据披露,2015年8月,刘江东买入金路集团6091.8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0%,超过德阳国资,成为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其后又成为实际控制人。

达州商人在资本市场的频频活动引发外界猜测,然而长期低调的达州商人并未对外回应。

“外面一些声音以往是有误读的”,今年5月,达商总会执行常务副会长、成都达州商会党委书记郑权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达商的企业家很多都是体制内出身,在运作企业上还是规范的。

据达商总会对新京报记者介绍,商会拥有的上市公司已经达到十余家,包括成都路桥、西藏药业、金路集团、中迪投资、龙大肉食、博骏教育、首控集团、星美集团等。

抱团扶持

5月11日,郑权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达商的最大特点就是抱团,而商会就是抱团的产物。

郑权国称,眉山发家的通威和新津出来的新希望是四川的常青树企业,但这些川西地区的商会很少,而达州商会是四川第一家被评5A级社会组织的商会,内部非常活跃。在商会内部,会长就是老大哥,大家很尊重他。

在一些达州商人看来,达商总会的荣誉会长唐铭阳也是他们的老大哥。

“唐总(即唐铭阳)从来不欺兄弟,很义气。他喜欢有斗志的年轻人,借钱给年轻人创业,支持年轻人发展。”一位和唐铭阳相熟的达州大型地产商告诉新京报记者。

一位达州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唐铭阳为人慷慨,出手大方,为人很低调,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据香港上市公司首控集团披露,唐铭阳一九八六年毕业于四川达县财经贸易学校,在一九八零年代创办中国首批从事矿产资源开发及贸易的企业并担任主席。唐铭阳现为成都达州商会荣誉主席兼香港川渝同乡总会荣誉创办主席。

首控集团2018年报显示,唐铭阳为主要股东创越的董事。截至年报日期,唐铭阳被视作80436万股股份中拥有权益,占已发行股份总数约16.51%。

截至5月20日,首控集团股价2.5港元,市值125.67亿港元。而在2018年,首控集团股价一度达到8.24港元。

今年3月,首控集团公告,唐铭阳已辞任执行董事及本公司战略委员会成员,自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起生效,借以希望投放更多时间于彼的其他业务承担。

虽然辞去部分职务,但唐铭阳没有闲着。前述达州大型地产商称,“他(唐铭阳)从早到晚都一直工作。他从来都说不做生意,但他每次都在做生意,他今天又给我介绍了个项目”。

人物

刘峙宏:摆平成都路桥乱局 偏好大手笔投资

根据成都路桥最新公告,成都路桥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并选举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以刘峙宏为首的宏义集团人员进一步巩固了成都路桥的控制权。

这也标志着,自上世纪90年代进入西藏药业之后,宏义集团董事长刘峙宏重返资本市场。

成都路桥是四川知名上市公司,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然而到2015年,其董事长、实控人郑渝力因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批准采取强制措施。其后,随着达州商人李勤举牌,成都路桥的控制权问题引发关注。

直到2017年8月,成都路桥公告称,刘峙宏的宏义嘉华实施举牌,并在2018年8月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其控制权之争开始消弭。

5月11日,在刘峙宏开发的“西部第一大盘”成都麓山社区,新京报记者见到了刘峙宏。虽然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但健谈的刘峙宏一落座就成为全场的焦点。

“既然拿下(成都路桥)了,肯定要把它做好,首先是把业务做好。”刘峙宏说。

成都路桥2018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27.26亿元,同比增长37.15%;但实现净利润2132.52万元,同比下降4.91%。成都路桥现任董秘李志刚公开表示,成都路桥多年股权之争带来的人才流失严重、业务拓展乏力、分子公司职能重塑效果不佳等后遗症,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和内部管理面临较大压力。面对压力,成都路桥管理团队将在新的董事会带领下攻坚克难,大力开展改革纾困、管理创新工作。

如今,刘峙宏为成都路桥这家上市公司配备了高规格的高管团队,比如成都路桥副董事长孙旭军,曾任上市公司博瑞传播董事长。

“我之所以让他们来,就是为了让公司正规化。”刘峙宏说。

2018年12月,成都路桥通过公告发布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本激励计划拟授予的限制性股票数量为2650万股,约占公司股本总额的3.59%。本激励计划首次授予部分涉及的激励对象总人数为153人,包括公司公告本激励计划时的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骨干。

在此番入主成都路桥之前,刘峙宏已在商界打拼多年。

简历显示,刘峙宏生于1963年9月,曾在部队服役,退伍后在四川达川地区水利电力局、达川地区扶贫开发办工作,1992年后从事企业经营管理工作,曾任成都达义物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现任宏义集团董事长。

退伍军人刘峙宏性格直接。

“平时少汇报,多干事,”刘峙宏说,“我的性格就是当兵的性格。任何人不允许到我这里来说长道短。比如我和向荣(宏义旗下地产集团董事长)合作,我对他说你干你的,不用担心我这里。除非我觉得确实是有什么问题,我会找你商量。我们俩之间,互相是对方可以信任的。”

达商总会内部人士称,刘峙宏为大家推选出来的第一任会长,为人和善、很重义气,他在商会内部推崇的原则就是“有功举杯相庆,有难拼死相救”。

新京报记者发现,上世纪末,刘峙宏即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新京报记者梳理1999年上市的西藏药业招股书看到,由于刘峙宏是公司股东达义物业的总裁,其担任了上市公司副董事长,年仅35岁左右。

“达义物业当时是做房地产的,当时我和陈达彬合作。后来因为他喜欢做医药(生意),我喜欢做地产,所以我就退了”,刘峙宏称。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陈达彬和刘峙宏都曾在四川联合大学“城市经济管理研究生进修班”学习并毕业。在媒体报道中,陈达彬被称为掘金房地产业的“隐形富豪”。

西藏药业之后,刘峙宏还曾涉足ST东源(即现在的金科地产)。

2007年11月,ST东源因股价异动而停牌。ST东源称,本公司股东四川宏信置业拟联合四川宏义实业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目前,四川宏义集团和宏信置业正在就重组方案向有关部门咨询。

这场重组未能成功。2008年5月,ST东源公告,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工作。

“本来重组都成功了,当时承诺了3年9个亿的利润。但结果遇到了5·12地震,这是不可抗拒因素,最终(重组终止)”,刘峙宏说。

地震过后,随着成都都市圈大规模建设的展开,刘峙宏的事业起飞。仅仅在2009年,其楼盘就已向市场井喷:2009年3月,宏义集团开发的麓山别墅·翠云岭开盘;6月,麓山别墅·香怡林开盘;9月,麓山别墅·碧湖岸开盘;12月,麓山别墅·黑钻山庄亮相。

资料显示,麓山国际社区占地4300余亩,建筑用地2600余亩,总建筑面积上百万平方米,为西部第一大盘。

一位成都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麓山最开始开发的时候,成都的天府新区还没成立。随着成都南部建设大发展,天府新区成立和地铁开通,麓山的房价从最初的7000,现在二手房都得三四万。

刘峙宏称,麓山项目仅贡献税收就达40亿元。

有达州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刘峙宏偏好大手笔,没有上千亩的项目,他不会中意。其实在20年前,宏义就在武侯祠附近盖了一个项目,当年也是四川第一大项目。

新京报首席记者 赵毅波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何燕

zhaoyibo@xjbnews.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g65 李勤 中迪禾邦集团 仅达商总会 李勤即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