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暴风TV的四年坎坷路 还要走多久?

原标题:暴风TV的四年坎坷路 还要走多久?

来源:智能电视网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纪录,最高价327.01元/股。但A股神话没有持续多久就宣告终结,5月21日之后,暴风科技股价断崖式下跌,最低时为最高价的21.7%,仅71.02元/股。当外界以为暴风科技仅昙花一现的时候,奇迹再次发生。暴风科技重新涨回到234.26元/股,虽与最高价有一定差距,但形势已是一片大好。然而,短暂的三天之后,暴风科技以跌停报收……正是这种过山车式的股价走势,暴风科技一度被外界称之为“妖股”。

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冯鑫表示,“妖股这个词,我也不喜欢,但也没有其它的词来形容不是。”彼时的冯鑫一定没想到,4年之后,由自己一手创造的暴风科技竟会迎来“生死劫”,而罪魁祸首之一,就是暴风TV。

暴风TV成立,表面风光背后辛酸

2015年7月,暴风科技与海尔集团旗下的日日顺、奥飞动漫、三诺数码合资成立成为暴风TV,加入了当前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按照暴风科技董事长冯鑫的说法,暴风TV的成立,对标品牌就是乐视和小米,目标是成长成为百亿级的公司。

暴风TV成立不到半年,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了旗下首款“超体电视”。之所以叫超体电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配置了业界首创的“插拔式”分体设计,硬件可以升级而不用更新屏幕,暴风TV宣称“升级成本可以降九成”。

有意思的是,在这场发布会上暴风TV花了大量篇幅对比小米、乐视,暴风TV CEO的刘耀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豪言,暴风TV发布后,一年的销量肯定会超过小米。

事实上,当时互联网电视市场已是一片红海。如日中天的乐视,市场份额已经连续两年增长100%,小米出货量也有百万台,再加上微鲸、PPTV、风行等新晋互联网电视品牌,暴风想要突围谈何容易?

但暴风TV有自己的核心逻辑——生态反哺。基于暴风DT、VR计算平台生态、开放的内容生态以及IP娱乐三大生态能力,刘耀平认为,“获取到300万用户的时候,我们可以有比较合理的盈利条件。同时,生态反哺是可持续循环的,用户量越多的条件下,反哺能力越强。”

暴风TV也确实按照事先规定好的路线发展。2016年5月,暴风TV推出了全球首款VR电视,并于9月推出搭载AR技术的暴风超体电视45X。999元的超低价格,一时间掀起虚拟现实与智能电视结合的浪潮。在这场“玫瑰风暴”的席卷下,暴风TV新品开售5分钟售出了3万台。

在此之间,暴风TV还获得了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作企业2亿人民币A轮融资,彼时暴风TV估值已经达到20亿人民币。这家新成立的公司,仅用一年时间估值就翻了4倍,创下了当时互联网电视融资和估值增长速度新纪录。而暴风科技也在5月25日正式发布公告,更名为暴风集团。

但表面风光始终掩盖不了背后的辛酸。根据2016年暴风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暴风TV在给暴风集团带去了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带来了巨额的亏损。暴风在财报里给出的解释是,“电视行业的电视面板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电视产品的成本大幅增加。此外,暴风TV处于市场扩张期,在品牌推广方面不断加大投入,加大营销推广力度,营销推广费用不断增加。”

时任暴风集团CFO的毕士钧当时也在沟通会上解释,“亏损是由于我们的发展逻辑变了,上市前我们是纯互联网公司,收入很稳定,但是上市后我们逐渐加入魔镜和TV业务,和以前不一样了。2015年投入魔镜比较多导致亏损,后来我们把魔镜剥离出去,现在换成TV业务投入比较多,所以会亏损比较多,逻辑是一样的。”

“赔本赚吆喝”其实是当时大部分互联网电视的状态。当时,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长期维持在40元左右。

人工智能抢滩登陆,亏钱也要疯狂卖

2017年,人工智能技术为电视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暴风集团原先所坚持的“N421”战略也开始转向,演变为AI+两块屏。暴风TV的市场规模仍在持续扩大,当时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实现1000万台电视销量。但这在外界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要知道2016年最辉煌的乐视,整体出货量也没有超过600万台。

也正是这一年,电视巨头乐视轰然倒塌,这让一直处在第二梯队的暴风看到了机会。迎着人工智能的风口,暴风TV在5月份推出了首款可实现远场语音交互的人工智能电视——暴风人工智能电视 X5 ECHO,4个月之后又发布了智能电视系统AI2.0。在暴风TV看来,这场以人工智能为目标的抢滩登陆战中,自己已经取得了先发优势。暴风CEO刘耀平不止一次提出,人工智能将引领电视产业第三次革命,推动中国电视进入AI 时代。

但此时的暴风TV仍旧处于亏算状态。一方面是因为上游面板价格上涨,另一方也硬件补贴也让获客成本不断攀升。根据暴风集团年中报透露,2017上半年,暴风TV净利润亏损高达1.29亿元。有媒体算了一笔账,按上半年35万台的出货量计算,平均每台暴风电视亏损达368元。

为了不再拖累上市公司,冯鑫不得不将TV业务剥离出去。在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上,冯鑫表示“上市公司不会再向TV和VR业务进行输血,未来只能靠他们自己造血”。

9月份的风迷节上,脱离了上市公司的暴风TV再次通过降价、以旧换新等方式大力推广自家电视产品。不止是线上,线下也有6000家门店参与到这场声势浩大的“以旧换新”活动。用暴风TV自己的话说,这是一场“人工智能语音电视普及风暴”。

顶着卖一台亏一台的压力,暴风AI电视在双11当天的出货量就超过13万台。根据暴风内部员工的说法,“这是给投资方看销量增长的好机会,所以亏钱也会疯狂卖。”

在2017年末,事情迎来转机。暴风TV成功引入东山精密和如东鑫濠的8亿元战略投资,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暴风TV在资金上的压力。反映在暴风集团2017年年度报告上,暴风TV实现营业收入134827万元,同比增长45%。2017年电视产品亏损减少32%,亏损率缩窄。

All for TV,全力发展暴风TV业务

看到希望的冯鑫在2018年伊始再次调整策略,提出了“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并首次披露未来TV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的规划。这也意味着,家庭互联网将成为暴风集团的主战场,TV业务将承载着暴风集团的全部希望。

对于2018年互联网电视市场,暴风刘耀平曾表示,“乐视是把自己给毙了;苏宁是在用渠道的思想做互联网品牌;微鲸是资源没用好,入场姿势不对,慢慢出局了;其他大麦电视、17TV不多做评价了……整个阵营就只剩下‘风米之争了’。”

于是在米粉节前一天,暴风TV开启了新一轮“玫瑰风暴”,意在截胡小米。999元的40吋电视再次如愿引爆市场,略微尴尬的是,这场“玫瑰风暴”并没有刮太久。仅仅一个星期之后,这款999元的暴风电视就已经需要预约,并且仅在限定时间内限量抢购。当时有网友吐槽,“才卖4000台就涨价了,这是玩不起了吗?”

即使是这样,暴风电视当月还是卖出了6.88万台,5月,销售量更是达到了11.13万台,同比均大幅度增长。冯鑫在采访中透露,即使40寸电视售价低至999元,其毛利率仍为正。用于获客的硬件扭亏为盈,冯鑫所设想的商业模式便有了立足的空间。根据冯鑫的预计,2018暴风电视销量将不低于200万台,至2019年,暴风集团会进入大规模的盈利期。

但是根据暴风集团在2019年2月份回复问询函的公告显示,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70万台。而照此数据计算,在2018年,暴风TV每卖出一台智能电视约亏损1000元。公告称,2018年暴风TV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是其收入下降,成本费用上升。2017年成本费用率130%,2018年成本费用率增长到187%(未经审计),同比增加57%。

从暴风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来看,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2694亿元,较2017年同比下降41.15%,暴风TV为暴风集团贡献营收9.38亿元,占比超过83.23%,但由于暴风集团的硬件业务一直处于补贴烧钱阶段,暴风TV的亏损也相当严重,2018年累计亏损高达11.91亿元,直接将上市公司净利润拖累为-10.90亿元。

自2018年9月以来,公司股东众翔宏泰、瑞丰利永、融辉似锦先后减持股份。持续下跌的股价也让暴风TV的融资进程数度遇阻。

事实上,2018年7月份就有消息称,有投资人拟以现金5亿元人民币,对暴风TV进行增资。冯鑫在后期接受媒体采访也透露,投资人来自互联网公司,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战略投资者现身。

负面消息缠身,暴风TV发送“遣散”通知

2019年5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多位暴风TV员工表示,收到了总部正式发出的“遣散”通知。队伍宣布解散,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但很快暴风TV给出回应称,公司并未解散,只是做了一些行业调整,公司原办公场地因合约到期后不再续约,公司新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

在此之前,暴风TV还身陷“讨薪门”,近十名疑似暴风TV员工拉着横幅维权,要求返还被拖欠半年的工资。至今,暴风TV微博评论上还有讨薪的言论。

资料显示,2019年一季度,暴风集团再亏1.75亿元,净资产则仅剩下684.66万元,货币资金为631.6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末,暴风集团还有2.20亿短期借款,14.73亿应付票据和应收账款,2.63亿其他应付款。

截止5月23日,暴风集团收盘价为7.10元,市值仅剩23.04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坎坷路 暴风科技 a股 冯鑫 奥飞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