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独家专访摩根大通全球首席信息官兼运营委员会成员Lori Beer: 码农占领华尔街 美国现代金融业“教父”每年豪掷超百亿美元投资技术

原标题:独家专访摩根大通全球首席信息官兼运营委员会成员Lori Beer: 码农占领华尔街 美国现代金融业“教父”每年豪掷超百亿美元投资技术

  汹涌而来的科技大潮,正在悄然改变着银行业。

“作为一家银行,我们面临着一些世界上最复杂、规模最大的应用技术问题。我们每天要处理涉及多个国家130多种货币的6万亿美元,并面对200多个监管机构,这本身就是一项相当复杂的挑战。”摩根大通全球首席信息官兼运营委员会成员Lori Beer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作为美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她透露,目前摩根大通大约有5万名技术员工,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0%左右。在投资银行或资产/财富管理业务的员工中,技术员工的占比可能接近30%。但我们的零售业务中还有许多非技术人员,因此降低了整个公司技术人员的比例。”

根据摩根大通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摩根大通全球25.2万名员工中,有近5万名技术人员。其中,超过31000人从事开发和工程工作,有超过2500人从事数字技术工作。

事实上,“码农”占领华尔街已是不争的事实。被称为“华尔街第一投行”的高盛,有四分之一的员工为程序员,该行的首席技术官David Solomon甚至有望成为下一任高盛的CEO。在高盛2018年的招聘岗位中,50%以上为工程技术人员。

一场有关银行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正在酝酿之中。咨询公司 Opimas 的一份报告就指出,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金融业目前的基金经理、分析师、后台员工等30万个岗位,到2025年将锐减9万个,降幅达到30%。

今年技术投入达115亿美元

近日,麦肯锡发布的《全球数字化银行的战略实践与启示》报告显示,在全球范围内领先银行投入税前利润的17%-20%用于数字化银行、金融科技银行的转型和创新。

被誉为美国现代金融业“教父”,摩根大通在科技转型中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今年2月中旬,摩根大通宣布推出和美元以1:1比例兑换的JPM Coin, 使该行成为首家创建并成功测试代表法定货币的数字货币的美国银行。

2018年,该行的技术投资金额为108亿美元,这个数字在其净收入的占比接近10%,占去年净利润的比重则约为33%。事实上,从2015年到2017年,摩根大通每年在IT和技术上的投入都超过90亿美元。

Lori透露,今年摩根大通的技术支出约为115亿美元,在过去两年中,这个数字大约每年增长了10亿美元,“我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资金投入的顶峰,但我们还将继续寻找拥有更高技术技能的人才。事实上,今天在银行看到的许多工作都对技术和数字化工作的流畅性有越来越高的要求。”

作为一家在200多年的历史中通过1200多宗收购不断发展壮大的银行,摩根大通深谙如何将AI、大数据这些“黑科技”与现有的架构完美对接。

在Lori看来,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这是一项多年来的技术挑战——当固有系统的各个部分已变得如此紧密相关和根深蒂固,做出改变就需要时间和成本。我们必须对现代工程更加深思熟虑,并构建一个有利于新工具、新功能运用和迭代发展的体系结构。现代工程正在将事物分解成更小的组件,比如使用API构建隔离层。这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考虑如何构建现代技术平台,以跟上不断演变的技术生态系统。如今,如果你能更快地更换系统的"零部件",公司便具备了一项竞争优势。”

在今年约115亿元的技术投入中,其中超过5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新技术的投资,摩根大通在将人工智能及机器学习应用于实际业务上已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据悉,该行的DeepX系统利用机器学习帮助该行的全球股票算法,每天执行约1300只股票交易。

“公司进行平台更迭工作的关键是确保我们能够实时聚集数据,无论数据来自哪个平台。我们有一个优秀的新一代平台,我们称之为石墨(Graphite),进行这项工作的关键是确保我们能够实时聚集数据,无论数据来自哪个平台。过去,将数据从旧有平台转移到新战略平台需要数年时间。现在,我们则可以通过新兴数据功能将技术组件化,将旧有平台隔离开来,并将其逐个拆除,同时不影响公司实时收集来自不同数据源之间的数据。”她指出。

为了确保随时跟上科技日新月异的步伐,Lori表示:“技术的平均寿命比过去短了很多。我们有一个团队的全职工作就是对行业格局进行前瞻性监测,不断评估在云技术、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区块链等领域的最新技术进步。”

在香港设立技术基地

事实上,科技也是金融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金融服务业是世界上最容易受到网络攻击的行业。摩根大通作为最大的美元清算银行,每天高达6万亿美元在我们的系统中流动。所以,我们必须力争在网络安全方面做到尽善尽美。每年,我们仅在网络安全方面就花费6亿美元。”Lori坦言。

为此,摩根大通在新加坡、纽约和英国都设立了安全运营中心,全天候识别和处理网络安全事件,“我们的程序很完善,还有很多前瞻性控制。我们已经具备强大的能力,可识别出正常支付、恶意软件或支付诈骗。我们甚至在客户意识到自己受攻击之前就提前通知他们。”她说道。

其中,亚洲在摩根大通的技术版图中举足轻重。Lori表示:“在亚太地区和中国,消费者与科技和银行的互动与美国的情况截然不同。这可能更像是美国的未来。随着我们在亚洲业务的快速增长,我们正在加大对亚洲的投资。我们正在香港设立一个技术基地,支持公司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的发展。我们还在加大对香港和中国内地等战略市场的投资。”

“(亚洲团队)不仅支持整个亚太地区不断增长的业务,还帮助在整个公司范围内推行"全天候不间断的"业务运营。例如,当美国是夜晚的时候,我们的亚洲团队就在支持需要24×7式全天候运行的美国系统。同时,印度和大中华地区等亚洲市场,STEM【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 工程(Engineering)及数学(Math)四个学科】领域人才辈出,我们将继续在这些市场中寻找高质量的人才,支持本地市场的发展。”摩根大通亚太首席技术官梁亦玠在采访中透露。

麦肯锡对亚洲银行客户的一项长期调查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许多发达市场中,使用在线服务的客户数量大幅上升,大多数新兴市场更是翻了两倍以上。

同时,去年6月,摩根大通作为“颠覆者”推出了改革,率先“推翻”延用至今的依照行业划分的投行架构,而以科技为轴重新设计投行服务模式。设立以科技为轴的七大组别架构,投行从业者的角色则切换为tech-banker(科技投行家)。

三大策略对待技术公司“除了监管成本上升、新兴市场经济放缓、信用风险积累的顾虑以外,数字化挑战无疑成了全球投资者对银行业务模式最根本的担心。”麦肯锡的报告指出,数字化变革的速度比预计得更快,如果银行不采取任何应对措施,到2025年数字技术革命将给全球银行业ROE(股本回报率)带来超过400个基点的冲击。

因此,金融科技成为了资本追逐的一大风口。数据显示,金融科技板块的风险资本投资从2013年的32亿美元飙升至去年前10个月的308亿美元。大量金融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凭借成本、技术优势,正在全方位地进军银行业。

“对于数字科技公司而言,最难的是建立客户基础。例如,美国50%的家庭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将消费者数字平台的丰富性和财富管理功能相结合,创造了一款名为YouInvest的新产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在该平台上实现了很好的销量,客户基础就是良好的开端。”Lori坦言。

为此,2017年10月,摩根大通以近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在线支付公司WePay,并随后推出了移动钱包Chase Pay,此前亦曾试图收购英国支付公司Worldpay Group。

“我们关注的一些主要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区块链和云技术。我们不会从纯技术的角度去看待这些投资,因为我们需要的是如何取得并利用相关技术来解决业务问题。”Lori指出。

她坦言:“当我们发现某个具备差异性的技术需要继续发展成熟,或者我们需要取得一家公司的董事会席位时,我们也可以启动流程,进行投资。 总而言之,对待技术公司,我们根据需求可以采取三种策略——收购、通过投资获得董事席位,或者展开合作。”

(编辑:辛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ori opimas 金融科技银行 jpm deepx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