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小贷迎来新一轮监管,从业者:不用清理,“死”得差不多了

原标题:小贷迎来新一轮监管,从业者:不用清理,“死”得差不多了

5月20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全省小额贷款公司2018年度分类监管评级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其中,在符合参评条件的208家小贷公司中,有32家小贷公司面临取消资质的风险。

消金界了解到,在此轮监管中,除了湖南,云南、天津、吉林、四川等地同期都在进行摸底盘查。

某地方小贷协会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各地都在摸底调研,下一步就是要清退一些人。

监管新标准并未统一

根据《通报》,截至2018年12月末,在湖南省市州实际报送资料的153家小贷公司中,有32家公司连续两年评为D类,这32家小贷公司将面临取消资质的风险。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表示,由于各地执法的力度和划分标准不同,目前监管的标准并未统一。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就发布了关于对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取(注)消业务资质的规定,主要分为主动退出和强制退出。

其中,注销是指小额贷款公司自愿解散,或小额贷款公司自愿注消小额贷款公司业务资质但暂不解散公司。

而取消业务资质则为小贷公司整改不到位,以及存在弄虚作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暴力催收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

司法裁决小额贷款公司解散或宣告破产也在取消业务资质的范围内。

消金界发现,就在今年3月,小米注销了旗下的珠海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对此,小米金融向消金界回应,此次注销为“主动注销”,原因为小米小贷及其母公司小米金科并未实际投入运营。

此外,根据湖南省此前披露的分类监管评级办法,适当提高分类监管评级等级较高的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比例。

具体来说,分类监管评级结果为A级的,融资比例可放大至净资本的300%;B级为200%;C级为100%,D级公司暂停对外融资。

而小贷一般的杠杆率为150%,也就是说,若注册资本1个亿,可放贷资金不过1.5个亿。

小贷不良率高达63%

小贷公司自2008年以来兴起,直至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才明确表示小贷公司属于金融机构,而在这之前,一直被定性为一般工商企业。

由于不能吸收公众存款,资金来源受限,以及杠杆率等诸多限制,传统小贷一直处于被金融机构“瞧不起”的尴尬地位。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监管并不能限制小贷的蓬勃发展。

正如一位业务人员所说:“金融牌照并不重要,有钱有渠道才是最重要的。”

实际上,一些平台没有牌照,凭借助贷业务,也能赚得盆满钵满;另一些公司通过多地设立公司,大搞“贷款网”,实现跨区经营。

与此同时,一些不良的小额信贷公司出现了“高利贷”“暴力催收”等问题。

2017年底,监管掀起对现金贷的整治,网络小贷牌照批设被叫停,小贷牌照迎来第一波洗牌。

2018年下半年以来,大量P2P公司“爆雷”,小贷公司风险加大,从而引发了小贷的第二波洗牌。

根据央行近期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小贷公司的机构数量、从业人员数、贷款余额实现“三降”。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967家,相比2018年末的8133家减少了166家。贷款余额9272亿元,一季度减少273亿元。全国小贷公司从业人员87231人,实收资本8293亿元。

一位来自互联网仲裁公司的员工反映,在他们接手的案例中,有些消金机构的不良在7、8%,很多小贷的不良率甚至高达十几个点。

最新财报显示,在33家新三板小贷公司中,净利润下滑严重,不良率甚至高达63%。

“不用清理,湖北这边自己死得就差不多了。”一位知情人士称。

小贷牌照价值何在?

纵观金融牌照江湖,前有互联网小贷和消金牌照的夹击,后有网商银行、微众银行为代表的民营银行围堵,传统小贷牌照的价值何在?

消金界了解到,首先,多元化的牌照布局有利于分散风险。

苏宁金融一位内部员工对消金界表示,他们既做银行的产品,也做小贷的产品。比如,苏宁房抵贷产品有两种,一种是苏宁小贷资金,还有五年先息后本、十年等额本息的苏宁银行资金,根据不同资质的客户,提供不同利率的产品。

“多布局一些牌照是没坏处的,不能把鸡蛋都放一个篮子里。拿苏宁来说,去年消金一直增资不成功,那后面的业务就没办法开展了。”该人员表示。

此外,相对于消金和银行牌照,小贷受监管限制相对较低。

据一位企业人士表示,某地银监局要求他们消金产品的利率不能超过年化24%,而小贷只要不超36%就行。

最后,具体到不同的地区,小贷牌照的价值差别也非常大,其壳价值从到100万到1000万不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陈文对此表示,从商业价值考虑,中西部由于没有太多项目,小贷牌照没太多价值。比如内蒙古、宁夏等地,聚集着上百家小贷公司,然而实际经营的只有个位数,大多数早已处于停摆状态。

而发达地区由于政策相对宽松、需求较旺盛,还是具备有一定价值。比如,此前“3·15”曝光的714高炮,大家都想通过传统小贷做贷款业务,从而解决资质问题。

纵观当前金融监管,不管是“3·15”对于现金贷的打击、网络小贷流传出的监管细则,还是对于融资担保公司停业整顿、内地版本的“放贷人”条例,监管都是趋严的态势。

而小贷作为金融监管的重要一环、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最后一公里”的融资渠道,虽然各地的政策并未统一,未来也必将实现合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湖南省市州 小米小贷 小米金科 贷款网 额信贷公司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