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FLOW福禄获千万美元融资 创始人朱萧木:做电子烟功德无量

原标题:FLOW福禄获千万美元融资 创始人朱萧木:做电子烟功德无量

文 | 搜狐科技 尹莉娜

“我觉得做电子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不以为耻。”在接受搜狐科技专访时,FLOW福禄创始人兼CEO、曾经锤子科技的1号员工朱萧木这样表达他对行业意义的理解。“电子烟如果能延长每个烟民的生命延长一点点,全球10亿烟民累计起来,就是为世界争取千万年的寿命。”

从根本上说,电子烟无疑也是有害于健康的,而在朱萧木看来,他是在用一种危害较小的产品替代危害较大的传统烟,“功德无量”。

5月22日,FLOW福禄电子烟宣布完成天使及Pre-A两轮融资,人民币、美金的合计融资金额达到10,891,978美元。此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某一线美元机构、壹叁资本、Jager Capital跟投。拿到融资的FLOW福禄下一步计划如何,创始人如何看待如今的电子烟市场,搜狐科技和朱萧木一起来聊了聊。

一、“降温”还是“升温”,这是个问题

在经过了被外界普遍认为是给电子烟行业“降温”的3·15晚会后,朱萧木并没有感觉到太大压力,尽管当时Flow的融资还没有完全敲定。“有投资人给我发来了‘关怀’短信,告诉我‘要坚强’或者‘支持你’。”

315当天,长达6分钟的晚会节目都在重击着这个还在萌芽期的行业。报道称: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尼古丁是会让人成瘾,但成瘾和危害一定能划等号吗?”朱萧木对搜狐科技表示。

根据英国公共卫生署在2015年发布的报告显示, 电子烟比传统烟草可减害95%,这一数据也被各种资料所引用。“但具体这5%是什么,谁也说不清。”在朱萧木看来,在成瘾上,电子烟的危害和咖啡一样,“还得是无糖咖啡,毕竟糖也会对身体有危害。”

(央视315点名电子烟:长时间吸食电子烟同样会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

相较于传统烟草行业巨头将电子烟视为成熟的生意,FLOW等新晋电子烟玩家则是彻底的“搅局者”。“以前的人都特别自信,认为能做出来就行了,但新进来的玩家都认为这是大生意,与互联网相关,与烧钱相关。”因此投资人的态度决定了公司的生死。

而对于“趋利”的投资人来说,电子烟是典型的“风险投资”。高额的利润和巨大的市场都可以为投资带来巨大的回报,而监管层面上的不确定性则让这门生意充满了风险和诱惑,巨额的回报往往与极大的风险并存。

当然,资本也有来自LP方面的压力,一些大机构LP对成瘾性产品的投资都非常谨慎,不止是电子烟,还有咖啡。

“电子烟不是风口,而是一个长期的方向和趋势。” 朱萧木表示。后续的行业发展情况也并不悲观,3·15对品牌的冲击并不大,“甚至还多了一些经销商”,融资上也如期到位。

事实上,在被3·15曝光后,新的品牌、新的融资、新的用户,数量都在不断增加。

有消息人士对搜狐科技表示,“一刀切禁止电子烟的可能性并不大,问题就是民营企业是否以及用什么样的方式参与到烟草的生意中来。”

二、收紧的广告与下沉的渠道

尽管经销商多了起来,但是电子烟的线上广告投放却不容乐观。

从法律上看,广告法没有限制电子烟,但大多数广告和电商平台对电子烟的宣传却有着严格限制。“把电子烟当作一般快消品做大众营销是种奢望。“一位业内人士对搜狐科技表示。

“电视、地铁这些渠道不可能,现在电梯广告也不能打了。还有一些常见的平台,比如小红书、微博甚至微信都收紧了。”朱萧木细数着这些目前被限制的宣传渠道。前段时间,FLOW的小程序售卖渠道被微信封禁,最近刚刚被解禁。“现在线上我们基本上就是做品牌,不带销售。”

尽管线上渠道被严格限制,但线下渠道却是另一番风景:宣传上更为灵活,也更容易带销量。“从比例上来讲,FLOW的线下销售额更多。”

作为电子烟的盛会,IECIE(深圳国际电子烟产业博览会)曾有业内人士对搜狐科技表示,在2015年时,深圳电子烟展馆还只有1个馆,今年的就已经扩大到了4个馆,还有很容展商没有订到位置。”

除了深圳的电子烟展外,今年初夏,FLOW首次在草莓音乐节上作为赞助商出现。另外,在如巢湖这样令人意想不到的三四线城市和县城也出现了电子烟的身影。“在集市上,一个不大的摊位,旁边放着介绍的易拉宝,小桌子上摆满FLOW的各种产品和烟弹。”而且,“就在卖肉的旁边。”而在大多数城市,FLOW和华为、OPPO等手机同时出现在店内。

(FLOW首次露面草莓音乐节)

“烟酒店、3C店和综合商超,这些都是我们的渠道。“而这些渠道在未来也将会成为FLOW的主要战地。“你看谁平时会在网上搜电子烟啊,人数真的很少。”

而为了更好地铺开这些渠道,FLOW也花了不少真金白银。据朱萧木介绍,经销商渠道分走了FLOW的很多利润,“电子烟的成本虽然低,但是由于经销商的原因,我们剩下的利润其实也没有外面描述的那么夸张。”

而在国内市场受到诸多限制的情况下,更多的电子烟品牌把出海作为未来的方向之一。悦刻创始人兼CEO汪莹曾对搜狐科技表示,悦刻在海外的份额已经占据了整体的15%,未来还会持续地增加。朱萧木也对出海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三、“新人CEO”与“老朋友”

整个行业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新”,朱萧木一连用5个“非常”来形容行业的发展状态,“我也是一个新人CEO。“

朱萧木对搜狐科技表示,“我现在没有时间休息,就希望FLOW能跑得快点、再快点。我们现在是第二,可是现在国内很多头部的电子烟厂商都比我们提前了整整一年啊!如果我有这一年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来。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有些放大。

从FLOW的业绩上来看,这款电子烟首次出现在锤子发布会的时间是今年的1月15日,到面市已经四月有余。“我们现在的用户基数有10万,而且每个月翻倍的涨。”作为对比,最强大的竞争对手的海外用户也在10万量级。

对于电子烟来说,想要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品牌营销,硬件经验和销售渠道缺一不可。尽管一再强调自己是“新人CEO”,但作为锤子曾经的1号员工,朱萧木在这3方面的经验不可谓不丰富。“我们的产品外观就是最美的,营销上当初也在锤子练出来一套四两拨千斤的打法,渠道更不必说。”

(FLOW和OPPO的宣传板同时出现在运营商门店前)

而提到锤子,就不得不说一说罗永浩最近新出的电子烟“小野”。面对曾经的老朋友转身变为如今的竞争对手,朱萧木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在罗永浩宣布做小野之前,也和我私下聊过,包括一些顾虑、一些经验等等。“

“但为什么他不直接来帮你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朱萧木曾被问到这样的问题。

“当我要做电子烟的时候,老罗还在锤子,那时候他就是锤子,锤子就是他,锤子是不可能做电子烟的,现在罗永浩抽身出来了。”其实,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在形容两者关系时,朱萧木用了OPPO,vivo来举例,尽管小野和FLOW这两家公司在资本层面上并没有过多的牵扯。

而在谈到FLOW下一步的研发计划时,这位“新人CEO”沉吟了一下,“还是口味和回味吧,口感更像真烟。未来我们可能还会推出更多‘无害而有功能’的产品,可能在电子烟里加入美白的功能?”朱萧木说道。

(搜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尹莉娜 壹叁资本 无糖咖啡 iecie 汪莹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