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莫迪再次当选,如何期待印度的下一个五年

原标题:莫迪再次当选,如何期待印度的下一个五年

历时43天,全球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落下帷幕。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BJP)获得过半席位,莫迪将继续出任印度总理。

在过去五年里,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推出了多项经济改革动议,受到了部分群体的肯定,但印度国内宗教民族主义抬头、族群冲突加剧,加上贫困问题,这也让莫迪饱受批评。

大选前夕,曾大力支持“改革派”莫迪的印度作家古查纳·达斯(Gurcharan Das)发文“声讨”莫迪,解释他为什么不再支持莫迪,五年之前,达司曾是莫迪的拥趸。

达斯是印度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1963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是《正义论》作者罗尔斯的学生。《不受限的印度》、《印度在深夜发展》,这两部解释印度经济发展的作品,令达斯的影响力超越印度,辐射到西方主流知识圈。

在印度选举季预热时,达斯在《外交政策》上发表的这篇文章,代表了印度精英知识分子的普遍不满,莫迪改革没有达到预期,而世俗主义日渐被蚕食。达斯还期待,印度也需要拥抱一位邓小平式的改革领袖。

不过,这种情绪并未左右选举结果,底层民众仍然坚定的和莫迪站在一起。志象网全文翻译达斯的这篇文章,我们想提供这样一个理性的视角,既要看到印度的巨大历史机遇,也要看到它沉重的历史包袱和改革惰性。

2014年的印度是一个麻烦缠身、怨声载道的国家。

通货膨胀达到两位数,经济增长下降,腐败猖獗。许多印度人认为,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领导的政府放任自流、软弱无能,渴望找到一位能让国家摆脱困境的领导人。这种情况就像上世纪70年代末的英国,彼时,英国有了玛格丽特·撒切尔。2014年,印度出现了纳伦德拉·莫迪。

这位63岁的硬汉突然崛起,成为国家最高职位的有力竞争者,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曾是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在家乡,在他的领导之下,古吉拉特经济增长强劲,腐败得到遏制。竞选演讲里,他始终强调“发展”,令人耳目一新并深信不疑。

但民众也很谨慎。有人认为莫迪是独裁者,并且反对穆斯林。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很深的污点,2002年,印度教徒与穆斯林在古吉拉特发生冲突,当时,近1000人——大多数是穆斯林,在数天内被杀害,而他的邦政府对此缄口不言。

我也担心选出莫迪这样的政治家。但我也认为,印度政府在充分利用年轻人口红利方面做得不够,这个国家有一半的人年龄在25岁以下。如果数以百万计的劳动年龄妇女和男性能够告别失业,或者能正规就业,经济收益将远远超过家庭负担。

经济学家称这为“人口红利”。如果治理得当,印度的经济有可能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走上中等收入国家的道路。但在十几年内,机会窗口将随着印度青年开始衰老而关闭。

在2014年的大选候选人中,莫迪似乎是唯一一个抓住这点的人,这使他成为国家经济转型的最大希望。另一个候选人则是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他的家族统治这个国家近六十年。

我看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为了繁荣、就业和打击腐败,印度应该牺牲其对世俗主义和多元化的宝贵承诺吗?我挣扎了几个月,然后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决定,将选票投给右翼——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印度人民党,我这么做是因为莫迪是该党的领袖。我在《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和其他六份印度报纸上发表周日专栏,成为第一批公开支持他的印度自由派人士之一。

无可否认,莫迪是一个宗派主义和有独裁倾向的领导人。但我知道,印度的民主体制足够强大,足以战胜这些倾向。2002年暴乱,莫迪难辞其咎。但是,不可否认,良治和消灭贫困同样对印度意义重大。

在我看来,投人民党的票是一种可以预计的风险。数百万印度人是同意这一点的,因此,莫迪获得压倒性胜利。

印度民众总是被视为受害者。但是,莫迪的改革面容,以及无可比拟的辩才,让民众开始热烈拥护他。拉胡尔·甘地领导的国大党,在竞选策略上就马失前蹄,他们将选民描述为全球化的牺牲品;同时,一批以种姓为基础的地方政党承诺,他们将为受深受印度社会等级制度伤害的人民主持正义。

同时,莫迪,这位一名茶叶销售商的儿子,他贫寒的出身,代表着印度的某种承诺,跨越种姓和阶级界限,实现社会流动的承诺。他不太擅长讲英语,这也更加强化他作为普罗大众中一员的形象。他的压倒性胜利让下层阶级重拾尊严,并使印度亲英派精英重新审视其婆罗门式的偏见。

在享受了上世纪90年代经济自由化的成果后,印度的中产阶级正在涌现,而莫迪增强了人民党对他们的吸引力。但在此过程中,他创建了一个分裂的政党,在经济上,他们是自由派,文化上,却是却是保守派。

许多中产阶级不赞同印度人民党的文化倾向——印度是个印度教徒的国度,她应服务印度教徒。即使这些选民支持莫迪的经济改革提议,但人民党的大多数政见也让他们强烈不安。

五年过去,我感到幻灭。

莫迪部分兑现了他的经济承诺,但他使这个国家两极分化更严重。GDP增速达到了7%,印度成为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但这种增长并没有带来承诺的就业机会。莫迪也没有利用他在下议院的绝对多数席位(在印度政治中是罕见的)来实施那些能使印度更具竞争力的深远改革。

例如,他本可以改革农产品的采购链,来防止最近的粮食价格暴跌,然而这并未发生,粮食价格暴跌摧毁了无数农民的生计。又如,在印度缓慢爆发的银行业危机中,改革表现最差的国有银行,将其私有化。然而,这些银行正在走上印度航空的老路,因管理不善而濒临破产。

没有其他民主国家会将70%的金融资产锁定在国有银行,这些银行很有可能基于裙带关系来发放贷款。同样,莫迪本应该更多地关注出口。相反,他和他的前任一样,一直是渐进主义者,在膨胀的公有制和国家控制的共识下继续运行。

值得肯定的是,莫迪兑现了两大承诺:通货膨胀率已从两位数降至2%至3%之间。腐败现象虽没有杜绝,但已经有所下降,自2014年以来,印度在透明国际中的排名上升了7位。

莫迪的另几项措施改变了游戏规则,虽然实施不力,重大的商品和服务税已经取代了混乱的邦级税收,最终使整个印度成为一个单一市场。据估计,从长远来看,这些措施的引进可以使印度的GDP年增长率提高2%。

新破产法将确保国家资产得到更有效利用,僵尸企业可以被新的所有者接管。3亿印度人现在拥有银行账户,超过10亿人拥有手机和的Aadhaar卡(印度独创的生物识别系统),移动支付也开始腾飞。因此,印度政府告别漏洞百出的补贴系统,可以向真正需要的贫民直接发放。

同样,网上办事的效率也大大提高,自2014年以来,世界银行的“营商便利度指数”排名中,印度上升50多位。莫迪确实让印度运转得更好了。

其他举措虽小,却举足轻重。印度开始以透明方式在网上拍卖自然资源、放宽外商投资限制、取消管制能源价格,并允许对法律文件进行自我证明(公民在和政府打交道时不用来回折腾,这也减少了公务员的寻租空间)。

然而,因为人民党在上院没有占据多数席位,劳动改革和土地征用的立法陷入停滞。

此外,莫迪最大胆的举措被证实是个错误。2016年11月8日,他宣布废除500卢比和1000卢比的纸币——突然,流通中总计大约87%的货币变得毫无价值。本来,他是想遏制腐败和非正规经济,但这给每个印度人的生活制造极大不便。

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人们在银行外排队换钞。流动资金危机摧毁了数百万人的生计。两年后,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废除货币流通是打击腐败和无税经济的最糟糕的方式之一,减少贿赂和贪污的系统性机会要有效得多。

一些最强大的政府机构也被削弱了:例如,关于就业的官方数据已不再可信。与此同时,人们对莫迪的多数派政治的担忧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尽管像2002年古吉拉特邦那样的血腥骚乱并没有再次发生,但印度所珍视的多样化社会凝聚力正受到威胁,宗教少数派感到不安全。

印度人民党痴迷印度教民族主义,在北部印度教徒集中的州,禁止牛肉生产法令生效后,它怂恿这些地区的极端分子,去攻击那些与牛肉生产有关联的无辜者。

莫迪失败的核心是印度政府的软弱无能。莫迪过分依赖公务员系统来制定复杂的改革方案,而不是引进外部专家。官员往往倾向于维护现状,而不是执行新的举措——尤其在这个重视论资排辈的国度。

以莫迪的“印度制造”计划为例,它的初衷是提高印度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印度官员缺乏这种能力,来维护这项计划。此外,自从上世纪50年代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担任总理以来,印度官员对出口导向的政策持怀疑态度。

然而,如果印度能够将其在全球贸易中所占份额从糟糕的1.7%提升到哪怕是2.5%,那么,现在正从中国转移的工作岗位可能会流向印度,而不是越南、孟加拉国和印度尼西亚。

此外,莫迪一次性宣布了太多的计划,但却疲于执行。他在总理办公室集中决策,这是他作为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曾经成功的做法。但印度是联邦结构,不是古吉拉特邦。在某特定的州,首席部长可能是强有力的,但总理必须学会通过激励和诱导全国的地区性领导得方式来实施计划。

更糟糕的是,莫迪在过去五年似乎一直处于选举模式中,不断的竞选活动转移了政府的注意力,疏于执行改革措施,但这些能够带来长期利益的改革往往伴随着阵痛。公允地说,莫迪早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支持在全国范围内同时举行州选举,但这个想法并未获得其他政党的支持。

莫迪说到底并不是一个自由派改革者。他是一个务实的现代化主义者,就像新加坡的李光耀一样。他的立场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外部制约:直到今天,资本主义还未能在印度彻底站住脚。

许多人认为,市场化改革使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尽管自1991年以来竞争加剧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许多印度人仍无法区分什么是市场导向,什么是企业导向。

印度从未出现过像中国的邓小平或英国的玛格丽特•撒切尔这样的领导人,有能力引入激烈的市场竞争。因此,每一个印度政府都在缓慢地进行改革,莫迪也不例外。

在未来五周内,9亿选民将拥有投票资格,选举热潮将再次席卷这个国家。

也许是因为莫迪未能创造就业机会,人民党的言论已经从经济领域转向了身份政治和安全问题。2月14日,一个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在克什米尔杀死了大约40人的印度准军事部队,政府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报复措施,在巴基斯坦境内发动空袭,据称是针对一个恐怖分子营地。

这一事件以及随后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喷气式战斗机的战斗,都使莫迪的军事资历变得光芒四射。整个事件与他的民族主义言论很一致,并将批评政府、特别是批评克什米尔军事反恐行动的人打上不爱国的标签。

我本人对莫迪的期望已经褪色了。

如果当时他积极改革,并兑现创造工作的承诺,我会为此而喝彩。我甚至可以原谅他令人厌恶的民族主义政治。

但莫迪仍然是印度政治舞台上最受欢迎的领导人。拉胡尔·甘地领导的国大党在地区盟友联盟上很混乱,似乎不太可能在积极愿景的基础上团结一致,高效地推进改革。

这个国家分裂成了爱莫迪和恨莫迪的两个群体。像我这样的中间派人士,发现我并没有第三种选择。许多和我一样印度人,正处在不幸的中间地带。

作者:杨洋 古查纳

本文原创首发于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志象网,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bjp 纳·达斯 达司 达斯 正义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