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都说伴君如伴虎,王导的玄孙却受两朝皇帝的赏识,真成了训虎师

原标题:都说伴君如伴虎,王导的玄孙却受两朝皇帝的赏识,真成了训虎师

南朝人王僧虔拥有超级豪华的祖先阵容:王导、王羲之、王献之……生在这样的家庭,他对自己的期望值自然不低,家族聚会上,别的小朋友只顾嬉戏,他却用蜡烛油捏了只凤凰,令长辈对他的前途点赞不已。

二十多岁时,王僧虔的书法已成气候。宋文帝对他很是推崇,说他不仅字写得比王献之好,器度风雅更在王献之之上。之后,王僧虔任秘书郎、太子舍人等职,虽身在官场,却甘愿做宅男,为政之余,不显山露水,只修身养性,培德固本。但在涉及孝悌时,他也不愿意舍弃道德底线:他的哥哥因站错队被杀,他不逃不躲,视死如归;对侄儿,他更是视如己出,侄儿生病,他衣不解带,喂汤喂药,还誓以仕途换侄子平安。低调而有坚守,他由此赢得了颇多赞誉。

宋孝武帝性情昏庸残暴,却是个文青,诗写得慷慨悲凉,字写得行云流水。但文人相轻,有权力的文人更想出风头。某日,宋孝武帝招来一帮文人,明里搞风雅聚会,暗地里却是灭王僧虔的威风。聪明如王僧虔怎能不知?和性命相比,书法算得了什么?于是,他故意露出破绽,留下小辫子给大家抓,大家抓得欢实,皇帝才心里欢喜,才好保全自己。

只是,太明显的败笔容易适得其反,不露痕迹地落败才是王道。王僧虔想了想,干脆弄来一支坏笔,坏笔写坏字天衣无缝,没有刻意之嫌。宋孝武帝的字本来不坏,王僧虔又故意求败,这样一来,高下自然分明。宋孝武帝见状松了口气,放过了“技不如己”的王僧虔—顺便也可显示自己的胸襟。

之后,王僧虔又当过吴兴太守和会稽太守。王献之也当过吴兴太守,王僧虔踏迹寻祖,做官清简、写字清秀,成为佳话。当会稽太守时,王僧虔却遇到了考验:皇帝的红人、会稽籍中书舍人正在老家,这等结交权要的机会,别人求之不得,王僧虔却只是礼节性地拜访,没有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结果,中书舍人回京后,王僧虔被罢官。

不过,凭借家世、修养和能力,不久,王僧虔就复出了,从吴郡太守一直做到中书令、尚书令,为官清简宽厚,颇有令名。齐代宋后,王僧虔也没有被清算,照样做官。

巧的是,齐高帝也喜欢书法,也要和王僧虔排排坐。王僧虔巧妙地用“我是臣书中第一,陛下是帝书中第一”滴水不漏地拍了皇帝马屁的同时,也标榜了自己,让齐高帝挑不出毛病,大笑而止。

之后,王僧虔被任命为文散官的最高官阶—开府仪同三司,和侄子共居要职。恩宠如此,王僧虔却更低调,向朝廷力辞。侄子盖房,稍微豪华点儿,王僧虔就不进其家门,侄子只好亲手拆房。件件桩桩,不是王僧虔不通人情世故,而是他深知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王家兴盛多年,与其坐等“水满则溢”的宿命,不如主动出击,低调内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59岁时,王僧虔无憾而逝,被朝廷追赠为司空,哀荣无限。他生前极力推辞的官职,在他身后又以这样的方式回归。

都说伴君如伴虎,从没落贵族到新朝权要,在频繁更迭的南北朝,王僧虔却凭借品格和底线,优裕自如,进退随意,创造了奇迹,堪称驯虎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王献 王僧 秘书郎 太子舍人 宋孝武帝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