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想征服远方,先探索脚下!一趟超越西湖、灵隐、西溪的杭州之旅

原标题:想征服远方,先探索脚下!一趟超越西湖、灵隐、西溪的杭州之旅

西湖十景、龙井问茶、IT巨擘……杭州的骄傲在于,既延续了古人的风花雪月,又牢牢握住了时代脉搏。但浪琴康卡斯体验官杨昊铭此番杭州探索之旅,并没有选择以上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名胜,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另一面——

到杭州人曾经的物质粮仓、如今的精神粮仓——富义仓,接受中国古代繁荣的仓储文化、漕运文化与建筑文化带来的洗礼;从京杭大运河上的御码头起航,追逐一把乾隆皇帝的“富春山居梦”;在千年径山古道体验自然与人文、速度与激情的全方位刺激……

所谓探险,并不一定要飞跃千山万水,攀爬人间险境,用生命触摸极限,在熟悉的都市探寻本地人都鲜少知晓的传说和秘密,同样能惊喜连连、回味无穷。

富义仓:曾经的物质粮仓,如今的精神粮仓

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农耕文明的国家,仓廪充实一直是中国人心中最基本最核心的安全感,所以才会有“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样的圣人之言,以及每位中国人内心深处对于风调雨顺的深深祈求。因循这样的文化根源,当我们来到杭州这座鱼米之乡时,旅行首站便是京杭大运河畔的富义仓。

义仓,从隋朝开始历代封建政府为了备荒年而设置的粮仓,富义仓这座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皇家粮仓正是晚清、民国时期极为重要的战略储备粮重地,与北京的南新仓并称为“天下粮仓”,是全国唯二保留比较完整的皇家粮仓。有意思的是,富义仓的始建原因并非因为粮食充足,而是因为缺粮。

历史回到一百五多年前,在经历了1860年前后太平军两次攻打杭州后,杭州城里的众多粮仓几乎成了空仓,再加运河水运体系因战乱多年失修,漕粮已大多改走海运,杭州城的粮食储备问题几乎一触即发。1880年是点燃导火索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是历史上有名的荒年。面对极严峻的民生问题,头一年刚刚上任浙江巡抚的晚清著名政治人物谭钟麟在经过数番考察后,下令让城中士绅出资采购十万石粮食,分别储存在永济仓和义仓两座旧粮仓,因原仓库不敷存储,谭钟麟决定由官府出面购买霞湾民地十亩,再建新仓。

新粮仓建设工程从1880年开始动工,两年后谭钟麟调任陕甘总督时还尚未峻工。临行前,谭钟麟以“以仁致富,和则义达”之意,把这个新仓库命名为“富义仓”,并留下“散而积之,无方其数,为民忧”的名言,以叮嘱后任继续关注仓储问题。

1884年7月,历时四年建造的“富义仓”终于完工,这里有仓房四排,粮仓五六十间,每间约20平方米,共有可储存谷物四、五万石。从此,富义仓成为了杭州百姓最主要的粮食供应地,也是江南谷米的集散地,当年的朝廷贡粮就是从这里开始北运。民国时期,富义仓改为浙江省第三积谷仓,并短时做过国民党军用仓库。

斗转星移,建国后,富义仓的功能几经变迁,到如今,这座杭州现存唯一的古粮仓已经卸去了曾经的粮食储备重任,经过原汁原味的修复后,完成了历史使命的富义仓如今已摇身变为时尚创意空间,设有咖啡馆、茶馆、精品店、创意工作室等现代行业,一批现代手艺人让它焕发出了全新生机。

矗立在千年运河之畔的富义仓现在更大的意义是作为中国古代运河文化、漕运文化、仓储文化和码头装卸行业的实物印证,这里空荡荡的砻场、碓房、司事房里仿若回荡着旧日大运河边的繁华忙碌,成为一个逝去时代的见证。

除此之外,富义仓还具有非常重要的中国古建学意义——这里的十三栋建筑均采用清代仓储式建筑,全榫卯结构,也就是说,整个建筑群没有使用一颗钉子。历经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历史主体建筑还难能可贵地留存着原有规模的75%左右,并坚不可摧地矗立至今,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精巧绝伦的建筑技巧让置身于此的杨昊铭无限感慨:“当我置身于其中,仿佛能看见富义仓当年的盛景,也让我再次深深感慨中国古人的智慧!”

御码头:乾隆皇帝“富春山居梦”的寻梦起点

富义仓的南面便是反映中国古代接驾文化的御码头。这里相传是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入杭州的上岸地,同时,乾隆又是从这里登船,沿着京杭大运河顺流而下,去寻找他挚爱的《富春山居图》所描绘的实景之地。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用了四年时间与河流山川达成了真正的对话,这个人叫黄公望。从80岁到84岁,他每天驻足富春江畔,画了巨作《富春山居图》。这幅画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画面用墨淡雅,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极富变化。

画作于1350年绘制完成后便几经易手,还因“焚画殉葬”而身首两段,前半卷《剩山图》藏于浙江省博物馆,后半卷《无用师卷》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成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属国宝级文物。

许多名画都经历过破损,但没有一幅画像《富春山居图》这样破损得如此富有戏剧性,它历经过掉包、火烧、断成两半、被指假画、打入冷宫、战乱丢失,还曾与乾隆皇帝发生过一段旷世奇缘。话说,《富春山居图》的“子明卷”与“无用师卷”同为皇帝所得,但赝品“子明卷”尤其深得皇帝珍爱,画卷上写满了皇帝题跋,并且五十余年形影不离,而真迹“无用师卷”则被乾隆皇帝定为“赝鼎”,冷冷地束之高阁,一字未都题写,在乾清宫静静存放了近200年。据说,乾隆皇帝还曾多次随身携带《富春山居图》,沿着京杭大运河顺流而下,探寻画作描绘的实景之地。对此,民间流传有找到和未找到两派说法。

这此次杭州探秘之旅,杨昊铭也拿着一张类似于《富春山居图》的画,站在乾隆皇帝登船的御码头,眺望着远处京杭大运河的开阔风景,内心不时升腾出一种振奋人心之感。他还从御码头下河,驾驶水上摩托,在大运航上宽阔的水面上尽情驰骋,追随乾隆皇帝的踪迹,像古人那样扬帆远航,向着远方,去探索那未解之谜。

径山古道:感受自然与人文、速度与激情的立体刺激

最终,杨昊铭穿越了古今之间的距离,到达众多速降爱好者的向往圣地——杭州余杭径山。径山有座创建于唐天宝年间、距今有1200余年的古刹径山寺,传闻这里是日本茶道的发源地。径山上还有一条始建于唐朝、全长3公里的古道,在古代,径山古道不仅是一条重要的交通要道,更是一条文化要道,正是通过它,使得径山的禅茶文化走向了世界。

来到径山脚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径山古道” 四个石刻大字,那条青石板路便是径山古道。最早的径山古道是自然山体石路,直到2007年,余杭区开始对古道进行修复,才有了如今更安全更舒适的全新山道。古道两侧山崖陡峭,古树参天,泉水叮咚,一侧苍翠高耸的竹林和另一侧碧绿低矮的茶园一路绵连,清风徐来,树影婆娑,更能感受到一种源自古代的幽静与古韵。

不仅自然环境优雅清新,一路走来还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最有名的是一潭常年不竭的清泉,因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此洗毛笔洗砚台而得名“东坡洗砚池”,苏东坡还曾作《洗砚池》诗一首:“玉书自发春前早,旧墨曾翻浪里浪。闭客喜从寒月夜,醉看松影动龙舌。”

时至今日,这条蜿蜒曲折犹如盘龙的古道还多了一重全新身份——这里是中国速降比赛专业赛道之一,其赛道难度在中国排名前三,这里也是杭州唯一一个在竹林里的赛道,是江浙沪沿海一带很多速降爱好者心中向往的挑战场地之一。

行程末尾,杨昊铭还化身速降爱好者,扛着越野山地车用了整整一个小时爬上山顶,然后从蜿蜒曲折的山路一路骑行而下,用与那200多级青石台阶产生的数百次震动与径山古道做了一次触及灵魂的接触,用飞驰而下带来的风与古道两旁葱郁苍翠的棵棵竹林做了最深入内里的交往……

回首江南事,最忆是杭州。

回首杭州事,最忆是探秘。

其实所谓探险,并不一定要飞跃千山万水,攀爬人间险境,用生命触摸极限。

探索的乐趣,更在于发现身边的未知。在熟悉的都市探寻本地人都鲜少知晓的传说和秘密,同样会让人惊喜连连、回味无穷。

想征服远方,先探索脚下,说走就走的探索之旅,就从你最熟悉的地方启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龙井问茶 浪琴康卡斯 富义仓 干隆 富春山居梦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