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女首相特蕾莎·梅辞职 “英国特朗普”接班?

原标题:女首相特蕾莎·梅辞职 “英国特朗普”接班?

“辞职换协议”?特蕾莎·梅公众认可度跌至上任以来最低

文丨宗威

靴子落地了。当地时间5月24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于6月7日辞职,距她入主唐宁街10号不足三年。

作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特蕾莎·梅曾被寄予厚望。保守党人希望她能成为第二个“铁娘子”,重新凝聚因脱欧公投割裂的保守党各派,带领英国顺利完成脱欧。

当地时间5月23日,特蕾莎·梅与丈夫菲利普一同现身参加欧洲议会选举投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事与愿违。

两年多的任期内,特蕾莎·梅没有展现出期待的领导力。英国脱欧进程一拖再拖,社会对政府陷入空前质疑,党内资深派纷纷弃她而去。除了用辞职来保住最后的体面,她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对保守党,乃至对整个英国来说,形势不太可能在梅下台后有多大改观。不管谁继任首相,都将面临如何处理脱欧这个烫手山芋的难题。可以预见的是,新的唐宁街10号主人,日子不会比前任有多好过。

临危上任

时间拨回2016年。这一年的6月,英国举行了脱欧全民公投。

投票前,多数媒体和专业机构的民调都显示,留欧派比脱欧派支持率高3-5个百分点。时任首相卡梅伦也认为,脱欧公投不过是走个过场,以完成他在一年前对民众作出的承诺——2015年大选中,卡梅伦为挽回颓势,宣布若保守党胜选,将就是否脱欧举行全民公投。

结果“黑天鹅”不期而遇。玩脱了的卡梅伦选择挥别唐宁街,留下了一个从民间到政坛都极度分裂的英国。

当地时间2016年7月13日,英国伦敦,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带着妻儿在唐宁街10号外发表讲话,宣布辞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蕾莎·梅就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临危上任。她能击败众多对手,很大一个原因在于,尽管属于留欧阵营,但她在脱欧公投过程中始终保持低调。在留欧派和脱欧派各自领军人物备受攻击时,她最终作为两派都能接受的温和人物成功上位。

如今再看,这个选择其实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不稳定因素——特蕾莎·梅说白了就是妥协的选择,结果可能两边都落不着好。后来的局势走向证明了这点:脱欧派从来没支持过她,留欧派在她身陷困境后也都选择保持距离。她就像《权游》中的龙母,一路披荆斩棘,最后发现身边已空无一人。

但刚上台那会,特蕾莎·梅还踌躇满志。

在获得女王任命后发表的首篇演说中,特蕾莎·梅强调要维持国家统一,并承诺以民为本,不会为“少数权贵利益”服务,使英国在脱欧的路程上继续成为一个“勇敢、崭新和积极”的国家。

随后在最重要也最棘手的脱欧事务上,她新官上任连烧了几把火。比如任命脱欧派领军人物、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为外交大臣,试图稳住党内脱欧派人心。接着又旋风般访问几个欧盟大国,强调英国脱欧后仍会十分重视与欧盟的关系,同时为英国脱欧谈判争取最有利条件。

脱欧困局

然而,“投票一时爽,脱欧火葬场”。

种种迹象表明,全民公投前,英国政府根本没有做好(或者说就从没做过)脱欧的准备。卡梅伦及时甩锅,恐怕也有这个原因。而特蕾莎·梅领导的内阁,同样对脱欧的困难预计不足,导致一开始就处于被动局面。

困难几乎是全方位的。

第一道困难来脱欧本身。脱欧牵涉的议题非常复杂,涵盖经济、外交、国防等方方面面的内容,每个议题又包含无数个小议题。而启动脱欧,还需要遵守一套复杂的程序。简单来说,脱欧要准备非常繁杂而细致的前期工作。

第二道困难来自议会。政府是脱欧事物的具体执行者,但议会才是做出最终决定的一方。脱欧公投前形成的党派对立,不但没有在脱欧启动后得到缓解,分歧反而越来越大。直接结果是,政府提交的多份协议未能在议会投票通过。

第三道困难来自欧盟。欧盟对英国一再要求延迟脱欧进程非常不满——当初是你们要脱欧,如今又赖着不走,啥意思嘛。在“分手费”方面,双方诉求差别巨大:欧盟要求数百亿欧元的补偿,英国则一分钱都不想掏。

相比之下,困难更多来自英国国内。欧盟已经做出最大让步了,多次同意英国延迟脱欧进程。但面对政府内部、政府和议会的分歧,脱欧协议迟迟无法达成,基本形成了“政府内部先吵一圈,政府和议会再吵一圈,议会吵一圈然后否决”的恶性循环。

5月21日,英国伦敦,特蕾莎·梅就脱欧问题发表演说,称若议会通过脱欧协议,可就是否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进行表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种局面下,作为最重要协调者的首相下台成为必然。

特蕾莎·梅的悲剧在于,她面临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分裂社会,而她又没有撒切尔夫人那样的魄力,把这个分裂的社会重新凝聚起来,让英国人民团结在她身边。

谁来接班

特蕾莎·梅辞职后,一个悬念产生了:谁会继任首相?

媒体提到最多的名字是鲍里斯·约翰逊。一头金发的约翰逊被称作“英国的特朗普”,在脱欧公投中不惜背叛同窗好友卡梅伦,凭借极富煽动性的言论成为脱欧派领袖。

自从去年辞任外交大臣后,约翰逊一直韬光养晦准备随时出山。据英国媒体报道,外形放荡不羁的约翰逊,最近瘦了身、理了发,还聘请了一位竞选经理人,目标直指唐宁街10号。

英国政经网站Conservative Home编辑古德曼认为,“保守党麻烦越大,其成员就越有可能投向约翰逊。”而英国舆观调查公司早前接受《泰晤士报》委托的调查结果显示,约翰逊以39%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位列第二的是前脱欧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支持率只有13%。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日,英国伦敦,特蕾莎·梅和鲍里斯·约翰逊出席接待来访的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夫妇的宴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认定下任首相就是约翰逊,还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首相职位如同火山口,必将经受严峻考验。

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如何带领英国顺利脱欧,并弥合因脱欧带来的巨大社会裂痕。单就任务难度来说,不亚于二战时的“至暗时刻”。至于会不会有丘吉尔一样的人物站出来,则要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如果鲍里斯·约翰逊当选,他还要克服一个困难——如何跟欧盟搞好关系。一向管不住嘴巴的约翰逊,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没少乱说话,几乎把欧盟各大国领导人得罪了个遍。对欧盟来说,一个特朗普已经够难打交道了,再来一个“英国特朗普”,头不疼才怪。

不管谁最终成为唐宁街10号的主人,对特蕾莎·梅来说都可以是一种解脱。在英国社会因脱欧陷入灾难性分裂时,她成为了掌舵者,可惜没能带领英国走出泥潭,最终是“成也脱欧,败也脱欧”。她终究不是撒切尔夫人,但谁又是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文丨宗威 唐宁街10号 若议会 古德曼 ·拉布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