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桃花,如思如慕(林芝游)

原标题:世有桃花,如思如慕(林芝游)

因为遇见你,

我将那年年三四月,

唱成一段千年的思恋。

只是为等你,

我落下不忘卜成卦,

结出一梦缱绻的牵挂。

南伊沟

我走过许多地方,也听过许多故事,但在某个四月以前,我并没有如何憧憬过那个西边的藏地,一直以为那只是一种附和并非我所期待;在那个四月到来以前,我也不是那么喜欢浪漫的姑娘,对于旅行中遇见的花海,也一直以为是点缀而非主要。直到我看到他人镜头下屋脊上的星空,直到听到别人为我描绘318上的惊艳,这是我一份新的期盼的开始。2017年底,我原本最为期待的还是走上318、驾驶在 阿里 的路上,但鬼使神差的,看到了老莫分享的那片缠绵悱恻的雪山桃花相后,又听说5月前的 西藏 实行全境挂A景区免门票政策,便匆匆下定决心,趁着年轻,再去体验一番花海的浪漫。

或许, 西藏 对于许多人来说太过遥远,环境也太过恶劣,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金钱和时间也难以协调,但经历过无数纠结与挣扎后,我和吃吃还是毅然选择了两个姑娘背上行囊,义无反顾地踏上入藏之途。飞机+火车入藏,飞机+飞机返回,一连11天的行程,一个 林芝 五日团、三个景区一日游匆匆而成。

行程安排:

3月30日 南宁 →(飞机)→ 兰州 →(动车)→ 西宁

3月31日 西宁 →(火车)→ 拉萨

4月01日 拉萨 → 纳木错 → 拉萨 神湖酒店

4月02日 拉萨 →米拉山口→ 巴松措 →俯瞰林拉高速→卡定沟→ 林芝 八一镇

4月03日 嘎拉桃花村→色季拉山口→鲁朗林海→鲁朗国际小镇→古乡湖→ 波密 途友庄园

4月04日 波密 →嘎朗湖→ 波密 桃花沟→然乌湖→米堆冰川→ 波密 仁青客栈

4月05日 波密 →通麦大桥(观通麦天险)→尼洋河风光带→ 雅鲁藏布江 大峡谷→索松村

4月06日 索松村→佛掌沙丘→南伊沟→ 拉萨

4月07日 拉萨 神湖酒店→布达拉宫→ 拉萨 八廓街

4月08日 拉萨 →岗 巴拉 山→羊卓雍措→ 拉萨

4月09日 拉萨 →(飞机)→ 重庆 →(飞机)→ 南宁

鲁朗镇

Day1 雪域千里路·青藏铁路

3月30日, 南宁 飞 兰州 ,转乘动车至 西宁 。

3月31日,从 西宁 踏上入藏列车。

有一些坚持,终会成就惊世的绝艳。

像我们这些生活在祖国小城里的孩子,稍稍远一些的地方,出门总是诸多不便。春季的 西藏 ,天气变幻无常,会出现许多飞机无法降落 拉萨 与 林芝 ,只能飞返出发地的情况。考虑到假期宝贵,更是因为身上没钱,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绿皮火车入藏,也想要借此机会,走一趟那一条征服了世界屋脊,令人神驰向往的青藏铁路。

绝望的是,即便铁路部门增加了两趟入藏列车次,我们仍然抢不到卧铺,20小时的硬座,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或许,我以为这一路上的绚丽奇瑰足以让我克服一切高反。

纳木错乡

西藏 ,雪还下得正欢,而 南宁兰州 ,窗外的黄土高原,还是那个熟悉的样子,当飞机降落停稳,感受到温度骤降的我们立即冲往更衣室,套上了所有能套上的保暖衣,也憧憬着千里之外的皑皑白雪。经历了一天的飞机、城隙高铁、动车,我们终于在傍晚7点半,登上了入藏的火车,“ 西宁 → 拉萨 ”的字样,让我看到第一眼就止不住的激动,止不住去期待它穿过的 可可西里 ,它跨过的念青 唐古拉山 ……

青藏铁路

网上说因为是有氧无烟列车,车内不允许售卖站票,然而,童话都是骗人的,还是有人想尽一切办法补到了站票,拥挤的过道也塞满了姿态各异的人,带我回到了大学那段每年都要坐好几次火车回家的痛苦时光。

青藏铁路东起 西宁 ,途径 青海湖 、 柴达木盆地 、察尔汗盐湖、 昆仑山 、 可可西里 、沱沱河,翻越 唐古拉山 ,再过羌塘、 安多 、 那曲 、 当雄 到达 拉萨 ,常年驻立在屋脊青藏高原上,全长1956公里,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天路。4000米海拔上的路段多达960米,最高点到达 唐古拉山 5072米的海拔上,不要轻易自诩无高原反应,至少去之前我也是能活蹦乱跳在 黄龙 景区和 玉龙雪山 之上的人,然而……也不要轻易相信什么坐火车是最适合适应高原反应的入藏方式,火车上加压加氧,在 拉萨 下了车你仍旧跳不起来,况且火车上的空气还不流通……吃吃原本买了回程的火车票,下了车后立即退换成了机票,青藏铁路入藏作为一种信仰,这样的经历,普通人有过一次就足够了。

火车过 青海湖 时已入黑夜,何时路过 德令哈 我并不知道,窗外漆黑的一片也不妨我回忆17年的 西北 行,11天穿梭在各种荒漠之中的筋疲力尽,我以为我会想要一段休闲的旅行来过渡,但却早已被那片戈壁荒滩的魅力所折服,那种大气磅礴,只此一眼,便无法放下。 德令哈 里那趟擦肩而过的入藏列车,是我8个月后去往远方的倚仗。

德令哈

凌晨2点多,列车在 格尔木 站停靠,去年因假期太短,我们没能进入 格尔木 ,这座小城外,有我期待的 昆仑山 和藏羚羊的家乡 可可西里 。 格尔木 至 拉萨 段是青藏铁路最难以攀登的高峰,沉寂了13年后再次复工的修建工程,牺牲了400余人,好不容易花了5年时间,在察尔汗盐湖上搭起万丈盐桥,将铁路向西推进至 昆仑山 脚下的南山口时,却因国民经济浩劫, 格尔木 至 拉萨 段铁路再被叫停。直至23年后的2001年,青藏铁路再次全线开工,凭借着多年的试验,它终于从 柴达木盆地 登上 昆仑山

青藏铁路

格尔木 站后开始供氧,也自此换上新的机头牵引列车从海拔2700余米的 格尔木 向海拔5000余米的 唐古拉山 攀爬。停站后,穿上羽绒服的我便拉起吃吃下车想要一观火车换头的操作,刚到列车门口,就看到一群人捂着衣服往回跑, 格尔木 的夜晚低温接近0度,在车上暖洋洋的人们,披着单薄的衬衫便想要下车舒展腰身,直接被无情的冷风刮回了车上。吃吃一路躲在全副武装的我身后,但因为车厢距离车头太远,没走几步害怕超过停车时限的我们还是回到了火车上。原本计划停站25分钟的列车,因为提前到达 格尔木 ,经停了几近1个小时,当列车再次出发,填写完《旅客健康登记卡》后,吃吃陷入了高反和硬座疲惫的萎靡当中。

青藏铁路

接下来的1142公里,听说我们会穿越戈壁荒漠,横跨沼泽湿地,在雪山草原的一路陪伴下,前往圣城 拉萨可可西里 终是不得见,更别说还需幸运加成才可遇见的藏羚羊。我只能在列车上想象着窗外的苍茫与寂寥,想象着列车是如何载着我离 玉珠峰 远去,登上 昆仑山 ,在星空下哐当哐当地路过熟睡的藏羚羊身侧,飞驰在生命禁区的 可可西里 中。

青藏铁路

当所有人还在迷糊中沉睡,我抱着相机迎来了这一天青藏高原上的第一束光。三四月的藏北还是一副荒凉的土黄色,前行的火车破开夜幕,在青藏高原的第一缕晨光中,我抓住了 可可西里 最后的影子。整个晚上断断续续休息了两三个小时,清晨后还一直处于兴奋当中,直到离开 可可西里 ,开始横渡长江的源头,4100米的沱沱河站,我人生的第一次高反开始了,自此后的8个小时,我在座位上未挪动一步,吃吃期间吐了两次,差点要跑去吸氧,我俩就这么抱着橘子,相互倚靠到了 拉萨 。

米拉山口

从沱沱河往后,列车外只剩冰天雪地,他人窗户外的措那湖、沙漠、绿地,都被三月的白雪所覆盖,我至此才明白,这不是一个适合乘火车观光青藏铁路的季节。漫天的白色里,我的窗外最深刻的风景,是坚守在铁路边士兵们举起的右手,他们敬着礼目送我们平安穿行在雪域的天路中,我的感动也随着那些远去的直立起的背脊留在了青藏铁路上。那些坚守着的信念,那些践行着的忠诚,把寂寞和奉献都镌刻入了他们的灵魂,无论是几十年前的修建史,还是如今这些驻守使命的故事,青藏铁路除承包了各种世界之最外,还成就了 中国 最动人的名为“奉献”的故事。

青藏铁路

唐古拉山那曲 ,在车上憋了一晚的人们都下车抓起被太阳晒得亮起荧光的雪球肆意玩耍,当鸣笛声再次响起,它带着我们逐渐驶向了藏北的羌塘大草原。春季的羌塘还未长出青葱的绿意,但仍阻止不了大群大群的牦牛闲荡在雪山之下的草原上。

青藏铁路

离 拉萨拉萨 已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只能封闭在祖国西边的城市,所有队伍,所有工程人员,都手握着图纸,为这片青藏高原上的土地描绘出盛世蓝图。列车在高架桥上蜿蜒前行,我歪着头靠在车窗上,时不时可以看到前行的车头,时不时看到被甩在身后的车尾,就这么昏昏沉沉地陪伴着列车穿行在崇山峻岭与广阔草原上,头疼什么的,经历过8个小时,已成为习惯,也只能如此一路疼到 拉萨 。终在翌日下午4点,我们踏上离天空最近的那一座城市的土地。

青藏铁路

保罗•泰鲁曾断言,只要有 昆仑山 脉在,铁路就永远到不了 拉萨中国 ,总不乏勇者,愿用生命引路,用白骨做标,即便经历过九死一生,经历过满堂哄笑,也经历过中断停止,仍以最坚定的信念,在高原上铺开战场,用血肉之躯一根根铺出令世界最为惊艳的铁路。

青藏高原的“世界屋脊”之名,伴随着的还有它的高寒缺氧、多年冻土、生态脆弱,曾经被嘲讽痴人说梦的工程,凭借着1959到2006四十余年的坚持,终是建成了世界海拔最高的风火山冻土隧道,也建成了世界最长的 昆仑山 高原冻土隧道与 清水河 特大高原冻土铁路桥,列车在冻土上的时速超越了世界上任何一段高原冻土铁路上的最高时速,成就了世界铁路的五大奇迹之一。也许,因为季节原因,这一路我没能看到属于青藏铁路最绝美的风景,但这一条融入了千千万万国人心血铺设而成的铁路,走上一次,终也会令我倍感身为一个 中国 人的万千骄傲。

纳木错乡

拉萨 火车站里移动,我们定的7日团,5日 林芝 ,剩余2日为一日团,第二天 纳木错 的行程为额外预定未安排住宿,但旅行社仍派车接送到我们到预定的酒店。 拉萨 火车站的广场外有军人驻守,任何人不得进入、不得停留,我们匆匆而行,随手拍下一张相片便跑去寻找迎接我们的车辆。司机师傅是 青海西藏 的风光。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每一个街道都充满着旧时小巷的怀旧味道,远远路过布达拉宫,一眼便足以让人无尽期待。

布达拉宫

西藏 的第一晚一夜安眠。

Day2 心自远方的流浪·109国道

4月1日 拉萨 →109国道→ 纳木错拉萨 神湖酒店

只身雪梦外,不负我情衷。

拉萨 至 纳木错 往返车程几近12小时,所以无论是哪个一日团,均是日出而往,日落而归。5点半的窗外,还是黑魆魆的一片,我们便已起身准备行李,拎着酒店的路早,坐上了前往白塔集合点的滴滴。路边暗红色的“灯笼”将寂静的街道照得影影绰绰,有水滴飘落窗边,却不闻滴答声,才惊觉,是一场小雪迎接了我们到达 西藏 的第一个清晨。雪中,我们在布达拉宫脚下的白塔处等候,到了约定的6点50仍未等到旅行社的车。因高反严重,早早在此等候便是为了能坐上靠前的位置,结果当车辆姗姗来迟,里面却已载满了乘客和行李,只好满脸嫌弃地缩在了最末端的位置。

德令哈 入藏火车,也像是这一条曾走过的109国道。109国道是紫禁城通往圣城 拉萨 的枢纽,17年,我们沿着109,追随着 文成 公主离开中原,路过日月山,途径 青海湖 ,最后在茶卡与它分别,18年4月,我们又重回109,来到了 文成

纳木错乡

4月的109国道,窗外绵延了片片雪山,我悄悄打开窗边缝隙,不让雾气迷蒙双眼。前往 当雄 的路况并不平稳,颠簸中吃吃继续在我身侧昏昏沉沉,我虽也有感不适,却仍阻碍不了这一路上飞跃的心情,渐亮的天际,阳光慢慢从雪线下绽放,这是我第一次在雪中遇见日出。

纳木错乡

藏地的司机师傅们,开起车来那叫一个张狂,好几次我们直接弹起撞到了车顶,已经分不清到底是高反引起的昏沉还是被撞出来的眩晕。途中停下两次,我都下车蹦跶了好一会儿,保持着兴奋的心情是治愈高反的最好良药,每一颗期待的心,每一种被惊艳的情绪,都可以让人暂时压制所有身体上的不适。

直到一片纯净雪色里,车子再次停下。为了方便拍照,我没有戴手套便迅速跳下了车,一瞬,即刻后悔。这是我26年来感觉最刺骨寒冷的一天,刚离开车门,双手立即接近毫无知觉,但眼前的雪原,却让人舍不得浪费时间再跑回车上寻手套。这起伏在雪海中的山峦,像是掀起的白色巨浪,在被繁华薄待的角落里,与孤独共生,自在梦里怡然。

纳木错乡

别人在满溢的天地灵气中酿出钟灵毓秀的青山绿水,它却以最孤傲的姿态,将天地霜雪披身为铠,不惧焰阳灼烧,不惧狂风凛冽,沉睡在遥远的尽头,织上一场落寞的梦,陪伴着历代星辰,在千万年光阴中瞬息万变。它的世界几无万籁,有的只是误入人群踩雪的吱呀声;它的世界亦无伤痕,即便是我们走过的浅浅脚印,也无需一刻便又被抹平在漫天霜雪中。虽然往来的人群吵吵嚷嚷,但无论多么鼎沸,都不能打破它的丝毫沉寂,我们就像被挡在了它的梦境外,终成不了唤醒它的有缘人。

纳木错乡

还是第一次得见如此纯粹的冰雪世界,白得没有任何一丝杂质,但最美最壮阔的风景总会伴随最严苛的条件,我们还是被刺骨的寒风和灼灼的紫外线给打败,不久便溜回了车内。接下来的一路,灼灼日晖下,我看万里雪线绵延至天边,阳光也被晒成刺眼的亮白,褪去了原本的暖色。

纳木错乡

接近 纳木错 景区的路段,大片土地渐渐从雪白斑驳成了枯黄,有绿色列车流浪其间,是它,把远方送到了我的脚下。冬季独有的枯黄色,远远望去,原本寂寥的生命在蓝天雪山的映衬下镀上了一层灿烂的金,黑色的牦牛偶有移挪,随着风吹起伏的草浪缓缓而动,时间仿佛此刻慢下,却丝毫不减它的大气磅礴。我见过最贴切的“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的实例便是 西藏 ,不是自驾游的我们,没有机会在每个惊艳的路边停下,只能贴着车窗疯狂连拍。

纳木错乡

纳木错 景区后,结果还是如同料想中最坏的打算,大雪封山未得开放。司机师傅将车停在了4800海拔上的 纳木错 景区大门前,等待冰雪解封。为了防止呕吐,我们一上午未进食,结果吃吃一下车还是冲去卫生间吐了一轮水,门前的各式小吃摊点丝毫打动不了我们,最终选择了一家藏式茶馆,点了一壶酥油茶,就这么捧着暖暖的杯子,听窗外风声飒飒,看人们在雪地里捂衣迎风而奔。生活中偶得的一刻清闲就在此时,我们像是在风雪中行走了许久的赶路人,憩在点点人声的茶馆一隅,品上一味暖茶,喝下一份惬意,三两好友结伴,听茶肆主人给我们念叨属于这里的故事,听身侧不具相同的过客声音。我想,如果时间允许,我愿意在这样的闲适中虚度我一日的时光。

纳木错乡

听说酥油茶是治疗高反的良药,我们静坐了半个多小时,品位了一番4800海拔上的悠闲时光,车内却起了争执……同行的9人团不愿意再等下去,想要立刻返回 拉萨 ,另一对夫妻却坚持等到下午,最后拗不过其他人,夫妻俩下车找了辆车继续等待,其他人则返程。但其实,因为景区免门票政策,下午的 拉萨 许多寺庙都已闭门,如果不是身体有不适,我想我也愿意再去花费力气寻找另一辆车继续等下去。很多时候并不是说少数服从多数的选择就是对的,本来今日的目的地就是 纳木错 ,多等一些时候又何妨,虽不一定能有幸等到,但按以往经历,很大几率下午三四点景区便能清扫完雪堆让游人进入,只是晚上回来的时间相对晚一些罢了。说起自私,又怎能断定是少数人的自私,我们原本约定好的就是少数人所期待的那个样子……吃吃怨念,旅行社既知道前一天晚上大雪,今天就不该这么早前来,总想着人们等不下去便可直接返回,毕竟从景区门口上到 纳木错 ,还需2个多小时,这样一来,旅行社便能省下四五个小时的路程。

虽然4月的 纳木错纳木错 两种不同风采。我们带着遗憾离开了 纳木错 景区,又再一次踏上那西部独享的荒凉渺远,也许是长时间的坐车身心疲惫,再次见到窗外的壮阔,我失却了第一份兴奋,车外飞沙走石,我却在摇晃的车内躲入心底最平稳的角落,倚靠在窗边,突然就有想哭的冲动,无关喜乐悲欢,只因眼前绚烂。这个我向往的远方,终不负我所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