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哈尔滨一教授疑因办公室甲醛中毒致死,法院两次判决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标题:哈尔滨一教授疑因办公室甲醛中毒致死,法院两次判决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梁宙

搬入由无菌实验室改造的办公室工作不久,东北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任晓峰疑因甲醛中毒发病,最终不治死亡。家属与当地人社部门就工伤认定一事对簿公堂,2019年5月14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该案中,哈尔滨市人社局曾对任晓峰的死亡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任晓峰的家属提起行政复议后,黑龙江省人社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哈尔滨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香坊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撤销被告哈尔滨市人社局于2018年6月8日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撤销被告黑龙江省人社厅于2018年9月30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并判决被告哈尔滨市人社局于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2017年1月,界面新闻曾发表报道《“危险”的办公室:哈尔滨一教授死亡近三年病因仍是谜团》,对该事件的始末进行披露。两年多以来,任晓峰的家属一直在向当地人社部门申请对任晓峰的死亡进行工伤认定。

任晓峰出生于1974年,是东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学院预防兽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龙江学者,曾获得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教育部霍英东青年教师奖,还曾兼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生命学部兽医学科流动项目主任。

任晓峰生前照片(家属供图)

2013年9月末,由于任晓峰原来的办公室在阴面,冬季供暖不好,经任晓峰申请,东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学院将319室微生物与免疫无菌实验室改为办公室,分配给任晓峰使用。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一场“怪病”突如其来,击倒了任晓峰。从发病到死亡,没有一家医院能够确诊他患的是什么疾病。

“病来得太突然,我们没有任何准备。”任晓峰的姐姐任玉东回忆说,2013年10月初,任晓峰开始出现口腔溃疡等症状。后来,任晓峰的病情加重。

就诊记录显示,2013年12月24日,任晓峰因双颊糜烂、进食刺痛,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口腔黏膜科就诊;2014年1月23日,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发现脑部有坏死病灶;2月25日,到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治疗,5月12日因“进行性多灶性白质脑病可能”死亡。

任晓峰离世后,任玉东开始查找任晓峰的死因。在任晓峰的办公室里收拾个人物品的时候,一股浓烈的异味让任玉东心生怀疑。她想起弟弟以前的身体很好,还代表学院参加学校的兵乓球比赛并获得过奖项,直到搬进了这间319实验室办公,身体每况愈下。

据东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学院出具的《动物医学学院319房间2008年3月至2013年8月作为无菌操作室从事的相关实验课说明》显示,2008年3月至2013年8月期间,这间无菌操作室从事课程教学主要是动物病毒相关试验。一份学生实验报告显示,319实验室曾使用浓度为37%-40%的甲醛试剂进行“鸡新城疫病毒油乳佐剂灭活苗”的制备。

2015年5月和8月,任玉东曾先后5次委托黑龙江室康检测有限公司对319房间室内甲醛、苯、甲苯、二甲苯、氨、TVOC、氡浓度进行检测。检测报告显示,除了第一次检测甲醛不超标,此后的四次检测甲醛分别超标0.2倍、0.4倍、1.7倍、1.9倍,呈上升趋势。

2015年8月8日,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铁东派出所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任晓峰进行尸检,结论为被鉴定人任晓峰死亡与吸入办公室内甲醛所致难以排除。其后,该机构给铁东派出所出具补充说明称:“被鉴定人任晓峰死亡与吸入办公室内甲醛所致难以排除”可以理解为“任晓峰死亡与吸入办公室内甲醛有关,是造成其死亡的根本原因”。

319办公室(家属供图)

2016年1月26日,该案中的第三人东北农业大学也委托黑龙江民强司法鉴定中心对“任晓峰的死亡和东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学院319办公室内甲醛浓度含量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该机构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目前没有依据认定任晓峰患病死亡与办公室甲醛吸入有关”。

同年3月,东北农业大学委托黑龙江人居环境污染检测有限公司对319室内空气中甲醛、苯、甲苯、二甲苯、氨、TVOC、氡浓度进行检测,结论为符合室内空气质量标准。

结果截然不同的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和319办公室环境检测报告让任玉东为任晓峰的死亡申请工伤认定陷入了困局。

2016年3月16日,黑龙江省人社厅对任晓峰的死亡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任晓峰因病在家中死亡,未有证据证明任晓峰死亡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

任晓峰的母亲张晶不服决定,向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黑龙江省人社厅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判决黑龙江省人社厅认定任晓峰的死亡构成因工死亡,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2016年10月8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黑龙江省人社厅在未查明该事实的情况下,即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其认定事实缺乏依据,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提起了上诉。二审中,哈尔滨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2017年11月16日,黑龙江省人社厅对任晓峰的死亡依然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张晶不服向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黑龙江省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以黑龙江省人社厅超越职权为由撤销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成哈尔滨市人社局依法处理。

2018年6月8日,哈尔滨市人社局对任晓峰的死亡仍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张晶不服,向黑龙江省人社厅提出行政复议,黑龙江省人社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哈尔滨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随后,张晶再次将黑龙江省人社厅和哈尔滨市人社局告上了法庭。

2019年5月14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黑龙江民强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委托协议书及意见书、对319办公室的环境检测报告系第三人东北农业大学私自委托鉴定机构,不具有证明效力。

法院认为,根据事实及相关证据的相互印证,可以推定任晓峰死亡和319实验室改为办公室有直接因果关系,其死因与吸入办公室内甲醛有关,故被告认定任晓峰发病死亡的事实不清。

“任晓峰在319办公室工作期间受到甲醛伤害是由于用人单位提供的工作环境不良造成的,故应认定任晓峰的死亡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甲醛事故的意外伤害所致,其死亡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属于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被告市人社局认为任晓峰发病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系适用法律错误。”

香坊区人民法院判决,撤销被告哈尔滨市人社局于2018年6月8日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撤销被告黑龙江省人社厅于2018年9月30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界面新闻就该案致电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人社部门,哈尔滨市人社局工伤保险处工作人员表示,该案会按照法院判决正常往下走程序,重新调查、重新作出决定,也可能提起上诉。黑龙江省人社厅工伤保险处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上述哈尔滨市人社局工伤保险处工作人员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在疾病方面,职业病可以认定为工伤,以及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任晓峰的情况一直没有被认定为工伤,是因为他的情况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我们是严格依照法律的条文来执行认定标准。”该工作人员说。

任晓峰去世已5年,其遗体至今仍未被火化。这几年来,任玉东认为弟弟的死应定性为生物安全事故,东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学院相关负责人涉嫌构成故意伤害,一直坚持进行刑事诉讼程序,当地公安部门经审查认为无犯罪事实,决定不予立案。

“这五年来,为了弟弟的事情,我们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希望弟弟的死亡能有个真相。”任玉东对界面新闻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梁宙 任晓峰 任玉东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