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庞青年的政府生意:在8地画下超三百亿大饼全烂尾,仍受欢迎

原标题:庞青年的政府生意:在8地画下超三百亿大饼全烂尾,仍受欢迎

“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的神话,让庞青年重回舆论焦点。

5月23日,南阳日报在头版刊发题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河南南阳市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报道称,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市委副书记、市长霍好胜参加现场办公。张文深提到,“青年汽车集团要按照既定的目标任务,进一步明确具体时间表、路线图,倒排工期、卡紧节点,全力以赴推动青年汽车生产项目和南阳研发中心落地见效。”

这是2017年,青年莲花汽车遭遇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等系列危机之后,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多达20次的庞青年,再次回归公众视野,依然是充满争议。

庞青年旗下的青年汽车官网显示,青年汽车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集团,生产德国NEOPLAN豪华大客车、德国MAN豪华重型卡车、荷兰世爵奢侈豪华轿车、英国莲花轿车、汽车零部件,目前集团拥有员工8000余人,其中研发人员1000多人,外国专家100余人。

庞青年个人资料 青年汽车官网 图

近年来,庞青年的布局触角涉及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浙江萧山、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等地。澎湃新闻记者的不完全统计显示,庞青年为这些地方政府画出的投资大饼高达三百多亿元,但这批项目几乎全部烂尾。

与之伴生的是,诈骗、停产、破产清算。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3年,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立案;青年莲花在2014年起被爆出资金紧张,大规模停产;2017年,青年莲花汽车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通过中国信息执行网查询可知,庞青年先后共有20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其失信行为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等。

即便如此,现年61岁的庞青年并未被地方政府彻底抛弃。

2018年起,青年汽车仍然亲密接触河南南阳、邓州,南通如皋等地,并获得了部分地方政府的支持,青年汽车所兜售的项目,正是此次引发热议的氢能源汽车。

外界质疑的是,“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违背科学,稍加检索,还可以看到青年汽车集团的劣迹斑斑,为何多地政府仍与之牵手。

5月2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致电青年汽车集团,相关工作人员称,已经关注到了相关报道和质疑,正在拟定回复。

青年汽车落地南阳:预期项目建成后可实现300亿元产值

青年汽车和南阳的合作可追溯到2012年。

南阳市政府网站发布于2012年6月文章显示,2012年6月18日,市委书记李文慧(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在南阳宾馆会见了中国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一行,双方就如何发挥自身优势,谋求合作共赢进行了交流。

6年后,合作正式落地。

据南阳日报报道,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该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

报道称,庞青年介绍了项目概况,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南阳显然对这一项目相当重视,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市委副书记、市长霍好胜均出席了项目签约。

张文深还在致辞中提到,希望市先进制造业专班和发改委、财政局、交通局、高新区能够站位全局,努力打造一流的服务平台;市直相关职能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优势,主动认领任务、上门服务,明确责任、限时办结,抓好各项惠企政策落实,聚力营造宽松的营商环境。

青年汽车与邓州签署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据邓州头条报道,2018年11月14日,邓州市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邓州市领导罗岩涛、孙中英、许惠龙、齐群强、刘连波、刘新明出席签约仪式。仪式上,罗岩涛与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签订了双方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罗岩涛指出,该市与青年汽车集团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约,标志着双方合作进入实质性阶段。各级各部门要牢固树立责任意识、担当意识和服务意识,积极配合,提供最优服务,做好最佳保障。

青年汽车生产的氢燃料电池大巴在如皋交付

据媒体报道,2018年6月11日,青年汽车和江苏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汽车文化馆举行氢燃料电池大巴交车仪式。如皋市委常委、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如皋市政府副市长黄文斌、市各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以及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等参加活动。

不仅是产品交付,双方的合作程度颇深。

“青年汽车集团来自浙江,与如皋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结缘,写下了一段企业与地方政府携手抢抓能源变革机遇的佳话。”如皋市政府网站在2018年11月1日发布的一篇文章写道。

文章介绍,落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南通百应能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氢燃料电池的企业,是国内少数几家可从MEA→电堆→系统→整车集成调试→运维服务的全方位生产与服务型企业。

“正当南通百应为氢燃料电池产业化缺少资金犯愁的时候,浙江青年汽车集团闻讯赶来考察,决定投资合作,培植氢能产业这株未来发展潜力巨大的幼苗。”

工商资料显示,南通百应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庞浩亮。庞浩亮也是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

如皋市政府网站2018年10月发布的文章《青年氢燃料汽车亮相国际氢能大会受关注》介绍青年汽车的“技术”称,青年氢燃料电池汽车加一次氢,仅需3至5分钟,续航里程可达500多公里。而质子交换膜是燃料电池的心脏,对燃料电池的动力效率和寿命至关重要。截至目前,青年汽车已有9款燃料电池汽车产品进入公告目录,位居生产氢燃料车企业排行榜榜首,由其生产的燃料电池客车已在我市投入运营。

青年汽车多地项目搁浅

上述项目多集中在2018年之后。

而在2017年2月4日,工信部官方网站公布,已向7家新能源“骗补”车企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金华青年汽车位列其中。工信部的处罚决定为:撤销这些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意味着7家公司相关骗补产品不再具备生产资质;同时,暂停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资质,责成这些公司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整改完成后,工信部将对整改情况进行验收。

2017年起,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及其下属公司,还多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山西东杰智能物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东杰智能,300486)在2017年7月31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通知书》(2017)浙0109破24号。萧山法院根据债权人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17年6月9日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裁判文书网显示,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人常州长江玻璃有限公司以金华青年商用车销售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金华青年商用车销售有限公司破产清算。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地政府在青年汽车的项目上吃到苦头。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自2009年起,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该公司董事长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

江苏连云港:土地被收回

据连云港日报2007年报道,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在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临港产业区开工建设。

报道称,该项目是连云港市有史以来引进的最大汽车产业项目。项目投资方中国青年汽车集团是浙江一家以生产豪华大客车、豪华重型卡车、轿车及汽车零部件为主的综合型民营汽车工业集团,目前已跻身中国客车企业10强和中国机械工业500强。据了解,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分两期建设,此次开工建设的为一期项目,建设规模为年产轻型汽车5000辆,计划于2008年下半年建成。整个项目建成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

2013年,据《法治周末》报道,青年汽车集团向记者证实,其已从江苏连云港、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的项目中退出,项目用地被当地政府收回。其中,江苏连云港市政府已于2010年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

贵州六盘水:已与当地政府解除协议

据《六盘水日报》2010年12月的报道称,一条年产2万台、适合西南地区运输的重型卡车“青年曼卡”生产线,将落户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该条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由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先期投资27亿元建设。

南方网2013年的报道显示,2013年7月24日,浙江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在北京主要媒体沟通会上时说,青年汽车已退出海宁汽车零部件项目和六盘水项目并集集团优势和优质资源力量建设好浙江杭州、金华、山东三大基地。

针对媒体报道的六盘水项目,庞青年回答道,原六盘水地区煤矿开采量大,与当地政府协议生产矿山自卸车,由于国家采取煤炭进口和开采量大幅下降,矿山自卸车无大量需求,加上六盘水项目土地未购和项目未建,已与当地政府协商解除协议。

浙江海宁:与政府商量终止项目

据《华夏时报》报道,2010年5月29日,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在尖山新区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1.1912亿元,将形成年产100万只30万法拉(容量单位)汽车超级电容器生产能力。

至2013年,《华夏时报》报道称,青年汽车海宁基地所有的项目已经停掉,土地也被当地政府收回。浙江省海宁市尖山新区曾于2013年4月13日发布公告称,对位于海宁市尖山新区国有土地实施收回,土地权利人为海宁莲花乘用车有限公司。

针对海宁项目零部件项目,据南方网报道,庞青年说,青年原来仅同意零部件项目,但当地政府要求做整车,青年汽车认为,整车批复有难度,后来青年与政府商量终止项目,双方达成,厂房、土地的投资和利息由政府回购。双方没有损失,投资收回后可投入三大基地。

宁夏石嘴山:烂尾跑路

在石嘴山,据《中国经营报》2017年报道,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接洽,随后签约欲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然而,3年后石嘴山汽车项目“见首不见尾”,配套给青年汽车的煤矿却被卖了,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

报道称,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报道质疑,青年汽车的真实实力并没有被石嘴山深入考察,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长达三年,石嘴山项目几无进展。

《华夏时报》2017年报道,2012年前后,青年集团发生巨大变化,其在石嘴山的项目建设随后受到影响,多位当地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在2014年年中,汽车项目彻底停工,因为拖欠工资,工人纷纷离去,也引发多起讨薪事件。

山东济南:遭济南当地索赔

济南政府网站披露的《2006年济南市重点建设项目名单》显示,济南青年云雀轿车生产建设项目和浙江青年汽车生产项目位列其中。

不过,2016年,据济南当地媒体济南时报报道,成立于2005年的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落户济南11年间,济南青年汽车承诺生产车型由英国莲花31个车型但最终生产车型未能超过两款,因停产并占用高新区资源,没达到落户时的承诺,也没有明确的发展规划,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并有多起失信记录,高新区将其列为“僵尸企业”并启动处置其资产。

报道称,济南青年汽车厂区内杂草已经一人多高,莲花标志模糊不清。

澎湃新闻从裁判文书网看到,发布于2016年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将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及该公司其两名员工诉至法院。

济南高新管委会认为,其向项目公司济南青年汽车公司累计扶持投入了53280万元,青年汽车方面并未向济南青年汽车公司增资至13亿元,更未实现年产轿车达到18万辆的承诺,因济南青年汽车公司已经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故向青年汽车方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共同赔偿损失53280万元。

山东泰安:已停产,土地被收回

据山东商报2015年1月21日报道,泰安青年汽车(零部件)工业园于2005年9月9日奠基,工业园首期计划投资28.32亿元,年产乘用车车身15万辆。然而工业园于2014年停产,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也在2015年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计划将该公司打包出售。

内蒙古鄂尔多斯:项目未成却已转卖煤炭资源指标

在鄂尔多斯,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协议中,青年汽车不仅被允许在鄂尔多斯投资建厂,并且获得了鄂尔多斯政府分配的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指标。

之后,青年汽车集团将煤炭指标以两亿元定金转卖给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然而青年汽车最终收购萨博汽车失败,无法获得煤碳指标。随后,亿佳合公司报案,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浙江杭州:烂尾,被当地追偿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青年汽车萧山基地2008年开建,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建有冲压、焊装、喷涂、总装四大整车工艺及检测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能达15万辆。

2009年,青年汽车宣布新建下沙基地。2010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批复青年汽车乘用车项目,位于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前进园区,总投资为27.91亿元,建筑面积34.93万平方米。青年汽车同时获批的还有投资为5.569亿元的项目研发中心。

不过,从2013年起,青年汽车被传出资金紧张,在萧山的建设烂尾。

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在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有鉴于上述“案例”在前,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在2017年之后,还能在多地长袖善舞,获取地方政府强力支持,便显得更为特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水氢 张文深 霍好胜 青年汽车集团 乘用车集团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