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暴力抗法的深大通遭证监会狠批,“青岛首富”还能摆平吗?

原标题:暴力抗法的深大通遭证监会狠批,“青岛首富”还能摆平吗?

作者|郝美平 鹿凯

来源|野马财经

红的方式千千万,深大通(000038.SZ)却因为暴力抗法一“抗”而红。
5月22日,证监会稽查总队一行4人前往深大通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没想到公司相关人员不仅拒收,甚至对执法人员进行言语攻击、恐吓、推搡……最终,证监会工作人员报警后才能解围,而其中一名女性稽查人员伤势较重,被送往医院处理伤口。
虽然跟证监会玩“横”的,但深大通不只是“四肢发达”。它还是个擅长玩概念的“资本高手”。从互联网、区块链到工业大麻,深大通屡屡“强蹭风口”。可惜,风口上的概念没炒出什么结果,却因为暴力抗法一夜爆红,冲上头条。

抗法一时爽,后果想没想?

5月23日,深交所对深大通发出谴责。紧接着第二天,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严肃性,严重影响资本市场的正常法制环境。下一步证监会将依法查处相关案件,处理相关人员,有关情况会继续公开。目前2名肇事者已被行政拘留,1人行政警告。

被证监会点名连批两个“严重”,深大通的未来堪忧,而股市也当即做出反应。深大通股票24日开盘跌停,报11.04元/股。

眼看形势严重,大股东坐不住了。24日深大通发布公告,宣布股东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亚星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在一个月内增持100-200万股。这次增持是深大通在2016年11月以来唯一的一次增持。

深大通“水深火热”

深大通官网显示,公司致力于发展成集新媒体传播、金融服务、大数据服务、数字娱乐、物联网等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产业集团,构建“内容”+“平台”+“服务”的企业生态系统。

乍看之下,会以为这是一家传媒公司,然而深大通年报显示,其煤炭、铁精粉方面的营收占比达56%,广告发布业务占到43%。

图片来源:深大通2018年报

煤炭、铁精粉等供应链交易占了半壁江山,这与公司官网的介绍大相径庭。野马财经梳理其历史发现,深大通本来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就在2017年,其房地产业务还占到总营收的24.34%,到2018年才完全剥离了。

之所以深大通将自己定位为传媒公司,源于2015年的两笔重组。彼时,还是房地产公司的深大通分别花费17亿元、10.5亿元收购了科视传媒、冉十科技。前者是一家新媒体公司,后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正是在收购这两家公司之后,深大通才开始向传媒业务转型。

这样的资本操作在A股市场并不少见。深大通收购之时,互联网概念风头正劲,深大通看准时机切入,成功从房地产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的市盈率一度高达200倍。有人甚至在当时分析,深大通这支股以后会是一支百元股。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如今,深大通不仅没有成为百元股,反而因为暴力抗法跌得一塌糊涂。

正是上面的两次收购,给深大通日后的商誉减值埋下了隐患。2018年,科视传媒和冉十科技先后爆雷。最新年报显示,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计提商誉减值共 21.2 亿元,而深大通的市值也才57亿元。

商誉爆雷的同时,深大通的股东们似乎也已为自己安排好了退路。年报显示,深大通的前3大股东,实控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朱兰英、亚星实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94%。目前,这些股份几乎全部质押。

有证券从业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如此高的质押率,存在变相套现的可能。

图片来源:深大通2018年报

概念股“戏精”

在A股炒概念、炒题材一直都是快速拉升股价的好办法,深大通深谙此道。从地产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又先后染指区块链和工业大麻,不得不说深大通的概念连环套玩得实在“高明”,“大麻上链”的思维更是深得“币圈”炒作之道。

但是,这样对概念的左套右套瞒不过深交所,动辄10亿的投资规模更是招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2019年4月18日,在目睹了工业大麻概念助力多家公司股价飞涨后,深大通坐不住了,宣布与天益新麻共同成立大通-新麻有限合伙企业。新企业投资接近10亿元,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等。

随后,深交所就发来了关注函。对于深交所关于为何从事大麻业务的问询,深大通给出的解释竟然是基于自身区块链优势。其在项目上也明确指出,双方将就区块链与工业大麻业务场景的切入和深度结合进行探索。

深大通这种将“万物上链”的区块链思维应用到工业大麻概念上的做法,惯于炒作概念的“币圈”大佬们恐怕也要甘拜下风。

而且,在回复深交所相关问题时,深大通披露其从去年6月开始就与北京邮电区块链进行研发合作。公布的信息显示,深大通的区块链主要应用在广告行业,换档到工业大麻实在有些突然。

随后,深交所要求深大通对公告中未提及主业,而是强调“在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方面有着丰富的技术积淀和经验”做出解释。

野马财经深入分析其区块链业务发现,深大通2018年、2019年,向区块链行业累计投资411万元。以区区400多万就想撬动近10亿的项目,很像是“小马拉大车”。

反观深大通的股价,尽管接连蹭上“工业大麻”、“区块链”两大风口,而除了4月18日到4月22日出现短暂上涨外,很快就被打回了原型,跌到了不足11.04元/股。

如今,暴力抗法之下,深大通是彻底“火了”。作为深大通实控人的姜剑,此时内心深处想必也是五味杂陈。

神秘的青岛首富

2016年,姜剑及其家族以110亿的财富登顶青岛首富,在全国位列第36。而深大通在姜剑成为山东首富的路上,功劳不少。

姜剑1993年下海创业,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亚星实业,并且通过借壳深大通上市,最后成为青岛首富。

对于自己创办的公司——亚星实业,姜剑曾公开表示,“亚星并不是亚洲之星的意思,而是取亚的第二之意,在创业中始终保持‘第二’的心态,吸取很多‘第一’的教训,让企业会永远有发展上升的空间”。

从经营物资贸易开始,姜剑逐渐把自己的产业扩展到了房地产业。1999年的“亚星花园”和2002年的“亚星·拥翠山庄”成功的树立了亚星质优、名品的标签。

也是随着2002年亚星实业的做大做强,姜剑姜目光放到了多元化的未来上。但多元化话的未来还没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却接踵而至。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2010年,亚星实业入股深大通。两年后,亚星实业正式完成“借壳”。从加入深大通开始,市场上对姜剑和亚星实业的质疑就没有间断过。

2013年4月,有媒体曝出亚星实业将以赠予的方式将其持有的青岛广顺房产83%股权和兖州海情置业90%股权置入上市公司。但之后,迟迟无法取得进展,接着媒体曝出亚星实业与深大通原非流通股东因资产陷入争端,深大通的董事会更是一度陷入瘫痪。好在随着亚星实业的入主,最终息事宁人。

然而,姜剑的风波并未结束。一年后,网络上出现了关于“山东头和朱家洼人民被亚星、姜剑官商勾结,拖延至今未拆迁的黑幕”的帖子。帖子曝光了亚星实业早年间,利用伪造文件趁东头村和朱家洼村换届时间点,与之前村委会达成虚假合同,非法侵害了当地老百姓利益。一时,亚星实业和姜剑被置于风口浪尖。

祸事连连,2015年1月,一则关于亚星实业借壳深大通上市的内幕消息再遭曝出,深大通的股价瞬间跌停。

据当时的网友爆料,亚星实业为了借壳顺利,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将股权平分到青岛美丰置业、北京合生伟业等七八家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实控人均是姜剑。更有甚者,姜剑为了借壳顺利还动用了政府关系,才击退了其他竞争对手,从而成功借壳。

对于网络上的质疑之声,野马财经曾致电深大通予以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如今,姜剑和其旗下公司再次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深大通公司相关人员已被行政拘留。姜剑作为深大通的实控人,是否会受此事影响?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也向野马财经表示,“这要根据具体违规事实才能确认法律责任,目前来看可能需要等到证监会查明后才能予以处罚。”

不知这次“牛气冲天”的姜老板,还有没有通天的能力?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郝美平 深大通 亚星实业 一家传媒公司 铁精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