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大疆之后,科大讯飞也进美国“黑名单”?回应:暂不属实

原标题:华为、大疆之后,科大讯飞也进美国“黑名单”?回应:暂不属实

进 “黑名单”成科技公司身份象征?

5月22日,彭博社报道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将华为之外的5家中国公司列入 “实体管制黑名单”,禁止其获得美国零件与软件,其中包括海康威视、旷视科技、浙江大华,但并未透露另外2家公司的名字。

5月23日,彭博社更新报道称,有消息人士表示,另外2家公司是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讯飞”)和美亚柏科。

对此,科大讯飞方面5月23日表示已关注到外国媒体的相关传闻,没有收到来自美国的任何官方信息,期望得到美国政府公平、公正的对待。

针对上述信息,科大讯飞方面表示,科大讯飞拥有全球领先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最近几年在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和机器阅读理解等国际比赛取得了全球领先的成果,这些核心技术全部来自于科大讯飞的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此外,科大讯飞目前海外业务收入占比并不高;使用海外元器件的部分消费者产品,科大讯飞已有针对极端情况的应对措施和替代方案。科大讯飞方面认为即使极端情况发生也不会对科大讯飞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5月22日至5月24日,科大讯飞股价大跌逾9.6%。

时间财经询问科大讯飞董秘办公室,对方表示,其实目前市面上流传着几个版本的“黑名单”,有的版本里面包含了科大讯飞,有的没有包含。在未接到美国官方消息之前,暂时认定该“黑名单”消息不属实。

“语音领域讯飞没有对手”?

虽然以上彭博社报道中并未直接说明科大讯飞被列出以上“黑名单”的具体原因,但有业内人士称,美国14类管制技术,科大讯飞至少占了三种。比如人工智能、声纹技术等。

2018年11月,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出台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Reform Act)》,确定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计算、机器人、脸部识别和声纹技术等14类新技术领域,是美国实施技术出口管制的领域。

科大讯飞官方资料称,科大讯飞成立于1999年,公司长期从事语音及语言、自然语言理解、机器学习推理及自主学习等核心技术研究并保持了国际前沿技术水平。

5月中旬,2019苏州智博会期间,科大讯飞副总裁李世鹏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语音领域讯飞没有对手。CES展上80%以上的中文对话产品都是用科大讯飞的技术。包括海尔一类大厂,前不久我们还和海尔做了一家合资企业。我们和大型汽车厂商合作,做车内语音控制。”

李世鹏认为,科大讯飞的技术有三大优势,一个是在嘈杂环境功能的拾音性能;二是方言的识别精度,讯飞支持24种方言,目前没有第二家公司能做到;另外在不同领域下,专业词汇的翻译有很大差异化,一个词在医学领域与IT领域有不同的含义。

李世鹏称,除了语音,讯飞也在深入做计算机视觉,“即便媒体普遍认为商汤、旷视专注做视觉,但至少ORC领域,我门认为国内是没有第二家可以与讯飞竞争的。”

备受质疑

不过,近年来,对科大讯飞的质疑声音时时浮现。

2017年,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质分析了科大讯飞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公司资产规模截至当时已扩张到了104.14亿,但其秘籍其实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股东伸手,而且是定向伸手。公司分别于2011、2013、2015、2016、2017连续五年定向募集50亿,2016年,又向银行申请长期和短期借款6.76亿。而公司在过去10年的累计盈利不过22.67亿,累计现金分红6.76亿。两相比较,公司向股东和银行要钱的能力要远胜于其赚钱的能力。

薛云奎总结称,科大讯飞在经营层面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的公司;在管理层面,是一家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是一家擅长募资但却不擅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是一家大手笔花钱但股东回报率却低下的公司。在其光鲜的增长背后,其实隐含了巨大的风险。

2018年9月,科大讯飞陷入 “AI同传造假”风波。当月20日,一位同传译员在知乎上发文称,在上海的一场会议中,讯飞的翻译其实为人工同传,并非机器智能翻译,并且译文由机器进行朗读。这容易让观众产生“都是人工智能翻译”的错觉,而忽略背后同传译员们的劳动成果。对此,9月21日,科大讯飞的回复是,“科大讯飞从来没有把同传翻译包装成机器翻译。”

2018年10月,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东方时空》报道了安徽宣城市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遭到科大讯飞建设的观塘培训基地破坏的情况。报道称,科大讯飞在宣城所建设的名义上是培训基地,实际上是对外经营产业。并且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之后,还在继续建设别墅和楼堂馆所。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科大讯飞在此地建设任何建筑设施,均属于违法行为。

科大讯飞否认了利用土地做资产运作,称只是为了满足公司在当地的研发需求。但时间财经由此事件发现,公开资料显示,科大讯飞旗下有多处房产。从2008年5月上市以来,科大讯飞的资产规模较上市时的5.97亿,增长了16.45倍。其中,固定资产10.6亿(房产、计算机设备和专用设备等),无形资产10.7亿(软件和校名使用权),商誉11.26亿。科大讯飞投入了大量资金在地产和并购等项目中。

而在资产负债表中,科大讯飞的固定资产比重同行业中处于较高水平,其中房屋建筑物资产账面价值达10.42亿元,即三分之二的资产都是房屋及建筑物。

根据过去五年的财报来看,科大讯飞的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4.83%、12.59%、12.79%、12.36%和14.31%,远高于同处人工智能行业的海康威视、紫光股份和汇顶科技。又由于科大讯飞的折旧政策规定,房屋建筑物的折旧年限为40年,意味着分摊到每年的需要抵减的利润大幅减少了。

据报道,作为合肥乃至安徽为数不多的高科技公司,科大讯飞获得当地政府的充分支持。有媒体测算,近十年来,仅来自政府的补贴就超过10亿元。科大讯飞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净利润为1.35亿元,其中政府补助超过1.5亿元。这意味着,该公司实际亏损达到千万之巨。

这一问题直到目前依然存在。从2019年一季报的数据看,科大讯飞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为8421万元,占一季报净利润1.02亿的82.56%。(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