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李晓华:对华为禁运与全球价值链的崩塌风险

原标题:李晓华:对华为禁运与全球价值链的崩塌风险

近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禁止美国企业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向华为销售元器件和相关技术。禁运对华为的影响已经有许多评论,本文将讨论的重点放在这一禁令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全球分工格局以发达国家进口原材料、出口制成品而发展中国家出口原材料进口制成品的水平分工方式为主。20世纪80年代以来,信息技术的发展带来通信成本和交易成本的持续下降,运输技术压缩空间的“时间距离”并大幅度降低运输成本,因此世界各国之间进行产业内和产品内分工的全球价值链生产模式快速发展。每一件最终产品都会用到来自众多国家的投入品(元器件、原材料等),而这些元器件、原材料和最终产品的生产分布于多个国家。由于世界各个国家、地区的资源禀赋各不相同,价值链不同环节、不同投入品的生产所需的要素结构迥异,因此价值链各环节、各投入品按照投入要素结构的特点,布局在最具要素比较优势的国家和地区。从全球的角度看,这样的分工安排能够实现福利的最大化。在全球价值链分工格局下,发达国家的企业多从事知识和技术密集型的元器件制造、最终产品的研发设计以及高附加值的品牌管理和营销等活动,而发展中国家企业多从事低附加值的通用零部件生产以及最终产品的加工组装活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模式之所以能够形成,其大前提是在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推动下,资金、技术、产品、服务能够自由地在世界范围内流动,从事最终加工组装的企业知道它能够从全球采购最终产品生产所需的机器设备、元器件和原材料;而从事核心元器件生产和研发设计的企业也知道,它能够将元器件卖给最终产品的加工组装企业,将设计方案交给作为代工方的加工组装企业后能够获得最终产品,而其质量能够达到要求且价格比自己生产更具有价格优势。

尽管美国声称是国际贸易和全球生产网络的受害者,产生了巨额贸易逆差,但是美国至少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中得到两方面利益:第一,专业化分工与规模经济加强了美国在研发设计领域的主导地位;第二,全球化分工与大规模生产带来的低成本降低了美国国内的采购价格和美国人的生活成本。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由于价值链各环节按照要素投入结构与要素分布的匹配度进行布局,因此每个国家可以专门从事具有比较优势的经济活动,而专业分工又会进一步强化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比较优势,推动分工的进一步深化和专业化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即所谓“分工取决于分工”。国家之间按比较优势进行产品内分工,实际上减少了产业中生产者的数量,市场集中度要比每个国家自成体系高得多,因此每个生产者的规模会更大,从而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整个价值链的成本。ICT制造业是全球化分工最为深入和细致的产业领域,一些核心元器件的制造以及价值链的各个环节通常集中于少数国家,形成市场份额高度集中的产业格局。例如,微软在桌面操作系统一家独大,个人电脑CPU英特尔和AMD两强并立,Android智能手机芯片高通遥遥领先。美国企业在这些全球价值链的关键环节或核心产品领域取得领先的地位,固然有ICT产业网络效应发挥作用,但是高度全球化的分工体系的影响也必不可少。

美国对中兴、华为等中国公司进行禁运,旨在遏制中国的产业升级特别是在关系未来竞争格局的关键产业领域(如5G)的崛起。从全球分工的角度,美国的这种作法向世界释放了一个不好的信号——全球供应链是不安全的。如果一个国家缺乏核心能力从而形成对强权国家的对等制约,那么它就面临被强权国家随时以“莫须有”罪名禁运从而造成供应链中断、经济活动遭到损害的风险。被禁运的国家不仅会因缺少核心元器件和原材料造成最终产品生产无法为继,而且即使能生产出最终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也会遭遇重重阻碍。既然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同时在国际市场采购不具备优势的投入品或服务是不安全的,那么被禁运国家最理性的选择就是努力实现核心元器件的自给,甚至需要恢复相对完整的制造业体系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断供。虽然目前美国剑锋所指主要对准中国高科技企业,但是其他国家甚至美国的盟友未必能够幸免——加征关税的大棒也已落在了欧盟、日本等美国盟友的头上。

各国对供应链中断的担忧可能会最终导致全球价值链分工模式的崩塌。应对产业链中断、加强产业安全需要建立自主的供给体系,自主供给体系的发展意味着全球统一的市场被分裂为多个割裂的国家或区域市场,每个国家或区域市场的核心供应商以本国企业为主。更多的企业分割市场份额意味着每家企业的产量更小,而更小的产量会影响规模经济的发挥,造成企业生产成本的提高和利润的下降,从长远看还会影响企业持续的创新投入,造成世界总福利的减少。对于美国而言,禁运未必能达成遏制中国在高科技和前沿领域崛起的如意算盘。从短期看,由于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是美国核心元器件的主要采购者,而短期找到可与中国企业产能相匹敌的替代者非常困难,因此会造成英特尔、高通等核心元器件供应商出货量的下降。由于许多能力是在生产中不断改进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在使各国获得专业化分工好处的同时,也限制甚至几乎剥夺了它们在其他领域创新升级的能力。美国禁运带来的供应链中断风险恰恰给被禁运国的本国产品提供了市场以及更重要的“干中学”机会。所以,从长期来看,禁运将会给美国的核心零部件供应商培养起一批竞争对手。由于市场分割造成的出货量下降和产能利用率降低,为了提高核心元器件生产商的产能,美国会在其他国家培育新的加工制造企业或将加工制造迁回国内,这同样又会造成最终产品的市场割裂。

所以,禁运是一种多输的愚蠢做法。被禁运国短期会面临供应链的中断风险,中长期需要培育国内自己的供应商;禁运国的产能利用率下降,核心元器件成本提高,本国从全球价值链分工中获得的利益受到损害。更为严重的是,禁运会停滞甚至逆转全球价值链分工模式,给整个世界经济造成损害。(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晓华 bis amd 美国剑锋所 美国会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