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梦里的“红”元素,都与贾宝玉有关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红”元素,都与贾宝玉有关

“红”是我们民族的七彩之首,是美丽、欢乐、喜庆、兴隆等美好境界气氛的代表色。在我们的审美中,是以“红”为世界最美的色彩。

研究《红楼梦》的大家周汝昌先生说过《红楼梦》作为一部文化小说,其中含有“三纲”:玉纲、红纲、情纲。

就“红纲”来说,《红楼梦》这部被周汝昌先生称为“中华唯一一部真正当得起文化小说的伟著”,的确够“红”。

首先,这部小说是由作者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而成的,小说的名字又叫“红楼梦”,小说的故事来源也是由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把一块顽石携入红尘的经历。

男主角宝玉的居所叫“怡红院”,别名就叫“怡红公子”,而且宝玉还有爱“红”的毛病。的确,书中的宝玉与“红”是那么的有缘......

一是红茶--红之色。这里的“红茶”当然并非是我们现代所指的诸如祁门功夫、正山小种、金骏眉等,以茶性为标准的分类,而是象征意义上的“红茶”:千红一窟。

这盏茶是宝玉在梦游太虚幻境时,警幻仙姑招待宝玉的第一道茶。宝玉觉得此茶“清香异味,纯美非常”,原来是大有来历的,“此茶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所以名曰“千红一窟”。

当然所谓的“千红一窟”,曹公以音谐意“千红一哭”。红妆、红袖、红粉、红颜等向来是指女性的,这里的“红”当然指的是小说中那些可爱可敬可怜的女孩子们。

她们为什么“哭”,因为她们处在封建礼教严酷的环境中,受尽了人生的悲苦,“哭”是她们的倾诉,“哭”是她们的悲愤,“哭”是她们的呼号,“哭”更是她们的无奈。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这一盏“千红一窟”的“红茶”,与接下来的一杯“万艳同悲”的“艳酒”,上下呼应,点出了小说红粉佳人的女性主题和红色血泪的悲剧基调。

二是红胭脂--红之癖。胭脂是古代女性主要的彩妆用品,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类似现代的腮红和口红。

宝玉爱“红”的毛病就是与这胭脂有直接的关系,而且从小就对红胭脂“情有独钟”,在小时候抓周之时抓的就是“脂粉钗环”,长大之后更是爱“红”成癖成痴。

首先,宝玉爱制红胭脂。在《红楼梦》第九回中,宝玉要去上学了,来给黛玉辞行,除了告诉黛玉要等他放学回来一起吃饭之外,反复叮嘱的一句话是“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

在第十九回中,黛玉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红渍,以为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宝玉的回答是“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

在四十四回中,平儿挨了凤姐的巴掌,哭花了妆,在怡红院里补妆,宝玉向她介绍的胭脂制作和使用注意事项,可以说是十分专业的。

其次,宝玉爱吃胭脂。在二十一回中,宝玉一大早来到潇湘馆,在镜台不觉又顺手拈了胭脂,意欲要往口边送,被暂住在此的湘云伸手打落,嗔怪他“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

第二十三回中,宝玉到王夫人处见贾政,被门口的金钏一把拉住,奚落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

在二十四回中,看到漂亮的鸳鸯,便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

虽然早在第十九回中,袭人为了使他改掉吃胭脂的毛病,曾经以赎身来吓他,并给他定下了以后不许吃别人嘴上的胭脂的箴规,但是宝玉仍旧是转身就忘、“恶习”难改”。

在古代胭脂是以鲜花花瓣为主要原料制成的,宝玉吃胭脂不用考虑食物中毒问题。但是,在现代宝玉吃胭脂的行为,就是“异食癖”的表现。

那么,宝玉为什么爱制、爱吃胭脂成癖成痴呢?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这与他对女性的认知有关系: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见到女儿便清爽。

他认为女子是美与纯洁的化身,他对女性高度的尊重和赞扬,因情生痴,爱屋及乌,色泽艳丽、味道香甜的胭脂在宝玉的眼里成了女性的化身,只可惜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中“三千宫女胭脂面,几个春来无泪痕”。

三是红落花--红之惜。我们习惯上把落花称为落红。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清朝的龚自珍说落红是有情的,她飘落之后变成了春泥去滋润花朵。

宝玉对落红也是有情的,有无限的怜惜之情。在二十三回中,宝玉在大观园中百无聊赖,便携了一套《会真记》到沁芳闸桥的旁边去看,正看到书中的落红成阵时,面前也是现场版的“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 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

此时宝玉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此处的“落红”喻指的便是大观园中那些灵秀的女儿们,她们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被风吹落,被人践踏。

像宝玉这样有疼惜之心的人,太少了。况且,即使被宝玉这样的仁心之人“抖在干净的水里”,但是“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宝玉的怜悯之心仍旧阻挡不了封建社会对女性的迫害。

四是红手串--红之惑。这里的红手串并不是一般的红手串,它和红汗巾子一样来自宫廷,是元妃御赐的端午节礼物。

当这条鲜艳的红手串出现在宝钗的手臂上时,那耀眼的红和脂玉的白,一下子“迷惑”了宝玉,“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呆性痴性并发。

宝玉看到宝钗“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连宝钗递过来的手串也忘了接,被刚进门的黛玉戏谑为“呆雁”。

曹公把宝玉的“惑”谓之“呆”,脂砚斋在此处批阅“宝玉忘情,露于宝钗,是后回累累忘情之引”,宝玉对女孩子的“情痴”可见一斑。

五是红汗巾--红之缘。这是一条特别有故事的汗巾子出现在《红楼梦》的二十八回中。

它的特别有故事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它的来历不凡。它是一件宫廷之物,由茜香国女王赠给北静王,北静王又转赠给了琪官,琪官又转赠给了宝玉。当然,后来宝玉又把这条汗巾子送给了袭人。

另一方面,它的作用不凡。宝玉与琪官蒋玉菡相识在冯紫英家的聚会上。因为两人彼此倾慕已久,便互赠了见面礼物。宝玉送给琪官扇坠和袭人的绿汗巾子,琪官送给宝玉的便是一条红汗巾子,所以这条红汗巾是宝玉与琪官相识的缘分之物。

汗巾子在古代用途有多种,其中一种就是当腰带用。所以,很多读者以此觉得宝玉与琪官之间存在暧昧关系,这也无可厚非,拿贴身之物赠人的确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如果从宝玉“一见女儿就清爽”的特点来看,宝玉是把天下女子视作偶像,而琪官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反串演员,其引人注目的舞台形象和实际的外在形象都更接近于女性,这可能是吸引宝玉的主要原因。

再者,两人一个是不爱仕途经济的官宦公子、一个是供人消遣的“下九流”,都是当时主流社会认为的“出格”的人,两个亦正亦邪的人一见如故也在意料之中。

一条汗巾子,不仅再次体现了宝玉对女性的仰慕,更体现了宝玉对地位低下阶层的一视同仁的尊重。当然,这条红汗巾子也让宝玉的屁股被贾政揍的像极了红汗巾子的颜色。

再者,这条红汗巾子几经转手最后是落在了袭人处,曹公还把它与宝钗的红手串安排在在同一回目出现,也暗伏了琪官与袭人的“红汗巾和绿汗巾”婚姻之缘。

六是红腊梅--红之寂。这里的红腊梅指的是妙玉所在的栊翠庵的红梅。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大观园的一群青春儿女们,吃着鹿肉烧烤,作着锦心绣口的诗。宝玉落第,众人给他了一个雅致而有趣的惩罚,让她到妙玉的栊翠庵摘红梅。

为什么摘红梅这么浪漫的美差却成了惩罚措施了呢?只因为它的主人妙玉是一个孤傲清高、目下无尘的人,大观园中能入她目的人极少,宝玉就是这极少之一。

妙玉对宝玉确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当宝玉去讨要红梅时,她觉得单独只给宝玉一支,怕众人误解,不合群的她竟然一反常态地每人都送了一支红梅。

宝玉踏雪寻梅,惊扰到了一个与世俗不和的寂寞灵魂和一个在佛与情之中挣扎纠结的美人。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同样是妙龄女子,同样才貌双全,栊翠庵却成了妙玉最安全的地方,她只能独处一隅,在栊翠庵中默默修行,任青春在寂寥的晨钟暮鼓中逝去。

那些盛开在栊翠的盛放的红梅是妙玉蓬勃的青春生命,然而一道庵门使蓬勃变成了孤寂。宝玉的乞梅和妙玉的赠梅,使那红梅成为了妙玉与宝玉、妙玉与大观园青春儿女们有形的联结,但愿“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七是红裙子--红之怜。唐人万楚在《五日观妓》中有云: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石榴裙是唐代年轻女子极为青睐的一种服装款式。石榴裙就是红裙的别称。

在《红楼梦》六十二回中,香菱和芳官、蕊官等小丫鬟们斗草,不慎将新石榴裙拖入了泥中弄脏了。正好经过这里宝玉,连忙让袭人把她同款的新裙子拿来让香菱换上。

宝玉深知香菱的处境,香菱弄脏的红裙子是宝琴送给她的新裙子,如果被薛家的人知道了,香菱受到责骂是肯定的。

此时,宝玉是体贴和暖心的,对香菱充满了关怀和怜悯:可惜这么一个人,没父母,连自己本姓都忘了,被人拐出来,偏又卖与这个霸王。

他对身世凄苦的弱女子不幸的遭遇感到无比的悲愤,宝玉这样的行为,再次证明了他对女性一视同仁的同情和珍爱。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封建社会的女性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活,多少美丽的女子 “强于污淖陷渠沟”。

宝玉这个封建社会的“叛逆”,对社会地位低下的女子,却是有天壤之别的态度。

宝玉不是晏小山、纳兰容若式的“多情”,更不是西门庆式的“泛爱”。他是昵中有敬,关注女孩子的荣辱得失,关心女孩子们的哀乐悲欢。“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亦日甚矣”,宝玉的每一次“红”缘,都流落出他内心深处对女孩子的无限的、真挚的同情、爱护和眷恋。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周汝昌 悼红轩 怡红公子 太虚幻境时 放春山遣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