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专访万茜:红不红真的没那么重要,我享受现在的自由自在

原标题:专访万茜:红不红真的没那么重要,我享受现在的自由自在

万茜接受搜狐娱乐专访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马森/图 小明/视频)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白日焰火》导演刁亦男的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主竞赛单元。这是一部男主戏,故事围绕胡歌演的在逃杀人犯周泽农展开,万茜演他的妻子杨淑俊。周泽农想见到她的妻子,同时要躲避警察和对手的追踪。万茜在电影里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是她学方言,体验生活,研究病理,功课做得很足。最后呈现在大银幕上,也非常让观众信服。

作为一名优秀的女演员,万茜被观众记住和讨论的,通常都是角色和演技。有影迷甚至提出了一个口号,“万茜不红,天理难容。”不过,对于万茜自己来说,她觉得红或者不红真的没有那么重要,那更多的只是外界对她的一种判断。“我挺喜欢我现在的状态,我可以跟好的演员合作,我可以跟好的导演合作,参与好的作品的创作。我还可以保护好我自己家人的隐私,该拍戏的时候拍戏,该生活的时候生活,这是一个非常自由自在的状态。”

搜狐娱乐:电影已经首映了,作为观众你怎么看这部片子?

万茜:其实可能没有办法真的作为一名观众去那么客观的看这部电影,因为毕竟也是倾注了很多努力和心血。只能说我对自己这个角色的完成度还算是满意的,而且电影非常好看。

万茜自信表示《南方车站的聚会》会很好看

搜狐娱乐:这个电影我们感觉导演风格特别的强,你当初看剧本的时候,会设想到它呈现出来是这样吗?有超出你的预期吗?

万茜:有很多东西其实是剧本上面没有的,包括我们看到的这种风格化的东西,都是我在最后这一次看到首映以后所感觉的。我没有想到,原来我饰演的作品是一个如此绚烂的黑色电影,会觉得好好看啊,我也会为自己居然加入了这样一次表演感觉倒挺自豪的。

搜狐娱乐:这是以男主为主的一部戏,胡歌的戏份特别的长,作为老朋友你怎么看他的表演?还有他这一次从电视往大银幕的转型?

万茜:我觉得这部电影是他的代表作了,他完成的非常好而且很棒,作为他的师姐挺为他感到骄傲的。

搜狐娱乐:作为观众我们有一个疑惑,比如像胡歌和你这样优秀的演员因为之前演电视剧比较多,电影圈对你们的关注就有点太少。你作为演员有这个困惑吗?

万茜:就还好,你看老胡他来拍这部片子,他应该是电影界新鲜的血液,是一个新的面孔,我也相信在这部片子结束以后,将来他能够得到更多电影的邀约。

对于我们演员来说,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我们要做的就是表演,我们能不能让自己的表演能够打动观众,能不能够演到观众的心里面去,这个是最重要的。而电影或者电视剧,它只是一种不一样的表现形式而已。

万茜表示特别想吐槽导演刁亦男

搜狐娱乐:你跟刁亦男导演之前熟吗?是什么样的机缘来演这个片子?

万茜:这是我第一次跟他合作,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我很高兴导演邀请我演这个片子。

搜狐娱乐:他之前的作品你有专门看过吗?

万茜:看他的《白日焰火》感觉他可能是一个酷酷的人。等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一个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书生形象的暖男。等真正开始拍摄的时候,他是一个对细节要求非常严苛的匠人。直到前两天在电影宫看完《南方车站》首映的时候,我发现原来他是一个艺术家,是一个作品非常之绚烂,可以创作出不一样类型作品的文艺工作者。

搜狐娱乐:他跟演员是什么样的沟通方式,你从他身上学到哪些东西?

万茜:刁导啊,真的是想吐槽他。他在现场说话一直是很温和的,也会对演员有很多要求,我们在拍摄的过程当中,跟导演沟通的过程当中,我们也是一直在尝试不一样的表演方式,但是导演的确没有给我们一个特别准确的信息说,好我就要这个,你今天表演的真棒,没有过。所以作为演员就会有点忐忑,因为我不清楚我的东西是不是足够让导演满意,或者说我所提供的表演是不是导演想要的,会有一些不确定性。

但是时间一久,我就会觉得导演肯定是故意的,因为我们的角色是需要这样的一种状态的,因为所有的人都像是在那种黑暗中奔跑,寻求光明的这种人,我们看不见未来的路,我们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向什么地方,所有一切都是不确定性,所以我觉得导演肯定是故意的,他就是为了得到我们角色身上的这种不确定感,来这样弄我们。

搜狐娱乐:你每次进入角色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有些人可能比较快,有些人需要体验生活,那个过程比较漫长。

万茜:体验生活是一定需要的,我们组的演员应该都进行了体验生活的这个过程。像我演杨淑俊就是除了跟其他演员一样都需要去学当地的方言以外,因为我是在旧家具厂收旧家具,必须要一个人进行旧家具的维护,然后再卖旧家具,所以我必须要知道我所有的这些工作流程,然后去熟悉它的工作过程,我要去掌握这个技能,这些都是我要去做的。包括杨淑俊她同时也是一个有羊角风的病人,在病理这方面,也是需要去做很多的了解和研究的。

搜狐娱乐:这个角色她老公是一个逃犯,是相对比较边缘的一个人,你是怎么理解她的?

万茜:再怎么边缘也好,她也是一个普通女人,她身上打动我的一个点也是在于她的足够普通,她是个被生活打磨得面目全非的人,是具有传统东方女性特质的一个女人。

所以当她的丈夫离开她那么长时间,了无音信以后,很多人都问我对他有没有感情,一定是有的,只不过这个感情可能是过去式,他消失那么长时间,一直不回来,然后把整个家庭的重担全部都堆到一个女人身上,她一个人要扛起这个旧家具市场,而通常的旧家具市场都是夫妻老婆店,丈夫来做重的木工活,妻子可能就是做一些油漆活,而在杨淑俊这个店里面,所有的重活累活都是她一个人干的,她还要养孩子。

他要是消失时间长了,这种感情也会逐渐被生活所磨灭,会淡忘。但是他突然出现以后,就会像平静的湖水突然丢了一颗石子,一定会荡起涟漪。我也会想知道他到底这些年干什么去了?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他为什么一直不回来?小孩儿你不要了吗?我也想问他这些问题。尤其是在他出现的这一刹那,并不是刘爱爱告诉我说,你老公要找你,并不是这样。而是之前警察就已经找过了。其实是挺复杂的一个情绪。

万茜表示,只要能打动人心的表演就是好的表演

搜狐娱乐:大家提到你就会说实力派,演技,你觉得演技是有所谓的高下之分吗?

万茜:我一直感知到和我认为的是,好的表演一定是可以打动人的,不存在什么所谓的段位,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表演,不管你是什么形式的表演,只要你足够能够打动人,用任何方式都可以,它就是好的表演。

搜狐娱乐:有一些演员演完电影之后就不太想演电视剧了,因为觉得演电视剧太累了,演电影可能会相对比较享受,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万茜:电影也超累的好嘛,只不过你看起来好像这个电影不累。我上次拍《你好,疯子》的时候,我也曾经一天连拍32条,只拍一场戏。身体的折磨就不说了,那种心理的折磨语言是没有办法去描述的。要不是因为我坚强,可能早就崩溃了。

搜狐娱乐:那你觉得电影、电视剧、话剧的表演有本质的区别吗?

万茜:因为我是话剧舞台出来的人,对于我来说,话剧就像一棵大树的根,我们根扎得越深,汲取的养料越多,我就可以在电影、电视上开枝散叶,我可以把更多的营养,我所获取到的一些知识,我充电充过来的能量,在电影、电视上散发出来。在表演形式上一定是会有一些区别,但是根是扎在一个地方的。

搜狐娱乐:喜欢你的影迷有一句口号,“万茜不红,天理难容”。关于大家对你的这种期待,你是怎么想的?

万茜:首先非常感谢喜欢我的观众,感谢他们喜欢我的作品。但是对于我来说,红或者不红,更多的是外界对我的一种猜测和一种判断,还甚至有人认为我会用不红这件事情进行自我人设的一个炒作,但是实际上对于我来说,红不红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我挺喜欢我现在的状态的,我可以跟好的演员合作,我可以跟好的导演合作,参与好的作品的创作,现在还可以来到戛纳见到来自全世界的优秀的电影人,这是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非常好的。我还可以保护好我自己家人的隐私,然后该拍戏的时候拍戏,该生活的时候生活,这是一个非常自由自在的状态,所以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搜狐娱乐:之前听郭京飞说过,待在二线就挺好的,不想去一线,高处不胜寒。

万茜:对,基本上算是。他是我亲同学,他太幽默了,他是在用幽默的言词来表述这样的状态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哈麦/文 刁亦男 周泽农 杨淑俊 南方车站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