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张大千与喻钟烈的四次相会

原标题:张大千与喻钟烈的四次相会

张大千手书《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资料图

张大千留在家乡内江公共机构的书画作品大约有17件,其中有喻钟烈(1928~2006)无私捐赠的5件,所占比例很大。喻钟烈与张大千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捐赠张大千的作品呢?

喻钟烈是喻培伦大将军胞弟喻培棣之子,在上海出生后刚满月,就据喻培伦父亲喻德荣训谕“付继培伦夫妇名下为子”,成为喻培伦大将军嗣子。后来,他回老家内江城内的“喻家漏棚”(现文英街),在内江高中毕业以后,到上海圣约翰中学读书,后到香港。1956年秋,由法国巴黎到西德科伦攻读经济学,1967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到柏林自由大学经济系任教,获得该校终身教授殊荣,还先后担任西德比勒菲大学、科伦东方科学院、西班牙利堪大学客座教授和联邦德国经济研究会执委。他虽然离开祖国50年,但他的爱国爱乡之情丝毫没有减退。

喻钟烈是著名的国际经济学家,研究成果丰硕。他非常关心祖国和家乡的发展,改革开放后,他经常回国,多次回家乡,在作关于经济学和文化、教育等学术报告,介绍西方发展情况的同时,尽最大努力进行了大量的牵线搭桥和引进合作项目等工作,为祖国和家乡的经济文化等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他与张大千为表兄弟关系并有交往,曾撰写介绍和纪念张大千的文章,更向家乡无私捐献了张大千手书真迹,充分体现出他的爱国爱乡之情。

123456全文阅读

张大千是喻钟烈的表哥并大33岁。因张大千离开内江较早,回家乡时间少,喻钟烈在解放前虽然经常听家人谈起张大千,还在成都看过他的画展,却一直没有见过面。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到60年代后期,他们先后仅4次相会,但亲情、乡情和共同的爱国情把他们逐渐联结在一起。

1956年4月下旬,张大千与喻钟烈第一次相见。当时张大千途经香港去欧洲举办画展,喻钟烈也在香港,从报纸上偶然知道就去探视。但他们“见面却宛若路人,几乎相对无言”。在不到15分钟的时间里,简短摆谈内江已经不存在的“家”。 张大千告诉喻钟烈他已经在巴西定居,喻钟烈则说不久将去西德求学,互相之间甚至没有交换地址,更没有再约后会之期,在黄昏中分手了。张大千将喻钟烈送到门口,深深鞠躬告别。同年秋天,张大千在法国巴黎国家画廊举办特别展出。喻钟烈当时去西德路经巴黎,虽然看见进门处挂着的张大千的画,有“骤然在异国看见巨幅丝裱的中国画,确是倍觉亲切,何况还是自己表哥的大作”的情思,却都没时间去找他。

1964年,张大千与喻钟烈第二次相会。在5月4日至12日,张大千应西德科伦(张大千称可仑)的中国古董画廊店主德国人Editha Leppich(中国名李必喜)邀请开办画展。喻钟烈当时就在科伦读大学,之前了解到张大千要来,就写了信给他。4月5日,张大千非常高兴回信:“良晤匪遥”。其间,喻钟烈与玛利亚·乌蒂结婚,从当时在巴黎的远亲郭有守(资中人,民国时期曾任四川省教育厅长)处得知张大千的住址,邀请张大千和郭有守一起参加他的婚礼,女方家人都感到非常惊讶,“男方亲属竟会不远千里前来欧洲参加婚礼。”5月10日是张大千65岁生日,他邀请喻钟烈参加了在莱茵河上游船一日的祝寿聚会,大家非常开心。这次科伦城之会仅几天时间,张大千因为找他的人太多了,和喻钟烈“仍未能作畅谈就又匆匆分别了”。7月8日,张大千致信喻钟烈称回巴西途经日本小住横滨谐乐园,赶画了小幅山水画《峦浦平桥》寄给喻钟烈留念,作为补送婚礼的贺礼,并邀请喻钟烈夫妇去他巴西的家中度假。

1965年11月,张大千与喻钟烈第三次相会。张大千的巴西“八德园”迎来了从西德飞来度假的喻钟烈夫妇,他们日夜相处,畅谈阔别,历时两周。

张大千在23日替喻钟烈夫妇准备晚席洗尘时,亲自拟定并亲笔写好菜单:“乙巳年冬月初一日摩诘山园晚宴,钟烈表弟伉俪相邀。炒虾球、糖醋背柳、白汁鱼唇、红煨大乌参、清汤、缠回手抓鸡、糯米鸭、冬菇豆腐、炒六一丝、葛仙米羹”,送去厨房,让私厨特地做了一桌精美的酒席,还将菜单送给喻钟烈作纪念。喻钟烈一看菜单,吃了一惊,“白汁鱼唇”、“红烧大乌参”等名菜,深感“受宠若惊”,认为远在万里海外,能在私人家里吃到如此考究精美的菜肴,恐怕很难找到第二家。张大千一看客人的表情,猜中了几分,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医生一直要我当素食主义者,这样禁,那样戒,各种禁令,封住了我这张好吃的嘴巴。今天你们来了,我也好趁机大饱口福,与其说是我请你们,不如说是你们请我。”所以在菜单上是“钟烈表弟伉俪相邀”。

张大千当时已年近70岁,身体欠佳,但他总是陪着喻钟烈,恐怕怠慢了客人。他们每日晨起静听园中鸟啼猿鸣,早餐后环“五亭湖”散步,午饭后小睡一阵,下午张大千在屋前树下“摆龙门阵”,晚上大家在客厅围坐,张大千儿孙成群,大家东一句、西一句讲个不停,热闹非凡,使喻钟烈强烈感觉到那失去已久的“天伦之乐”。张大千还陪喻钟烈到附近的小镇上看电影,那怕是枯坐两个小时,因为那部影片张大千早已经看过。喻钟烈夫妇在离开“八德园”的前夜,张大千安排在花园里吃巴西烤肉,其儿孙们在火光下唱歌、游戏,直到午夜才尽兴。这次相会,喻钟烈赠送了张大千《先烈喻大将军培伦事略》,并问他是否能将其内的章太炎著《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手书一遍”,“张大千当时眼力已甚差,书写困难,故未作答”。

1967年夏,张大千与喻钟烈第四次相会。张大千当时在加州克密尔城筹办画展,知道喻钟烈夫妇在美国后,就邀请他们去加州相会,在克密尔城相聚了一周。喻钟烈看张大千画画,陪他散步,张大千向喻钟烈介绍画理,用乡音讲故乡人物、轶事,其乐融融。张大千在喻钟烈离开克密尔城时,挥毫为他画了一幅墨荷,并在画上题写“钟烈表弟分袂三年,顷来访于克密尔;欢聚数日,又将去西德,别绪不任,写此黯然矣。丁未夏日,爰。”他们之间因为分别而后会无期,带着无限的伤感。此后,张大千与喻钟烈再未能会面,成为永别。

喻钟烈对与张大千的4次相会是几个过程、几种境界,从认识的差别到因张大千的独特和艺术上取得的辉煌成绩而为之骄傲;增进了解而亲近;共同的思乡爱国情而依依离别情。第一次相见时,喻钟烈年轻气盛,醉心欧美文明,面对张大千一身长袍、美髯飘胸、满口乡音,感到又“土”又“古”,却又带几分令人温暖的乡情。第二次相见时,张大千长袍布鞋,一派中国绅士的风度,处处引人注意。特别是在莱茵河游艇上,其他游客见到这样一位中国“美髯公”,纷纷前来请他签名留念,喻钟烈和一群身着西服的“华人”站在他身边既感到骄傲,也感到羞愧,认为自己已“西化”到连穿中国衣服的勇气都没有了,而张大千却能一身布衣走遍世界,四川方言从不离口。第三、第四次相会后,喻钟烈和张大千相互更加了解和认同,关系更为亲近。喻钟烈认为“早已超越了年龄、地位、学识的差别,而有了不止于表亲的友谊”,“回想当年在港初次见面时,彼此相对无言、宛若路人的情景,这份友谊就显得更加可珍、可贵了”,因为“日后与他有过较长的相处,使我一向对中国传统文化冷漠的态度也逐渐改变,对祖国重新获得了"认同"”,这就是由亲情、乡情发展起来的共同的爱国之情。正因为他们亲情、乡情和爱国之情的浓郁,才有了离别的伤悲之痛。喻钟烈对张大千有非常中肯的评价:“他像一个超然的"文化大使",独自在海外展出书画,足迹遍及欧美及东南亚各国,着实宣扬了中国文化。而他那挽袖挥毫、落笔拂须的神态,确也堪称一位表里相符的中国"文化大使"。”

喻钟烈先后于1985年11月11日、1986年3月26日、1990年10月5日和1995年9月6日4次回家乡。其中两次向家乡捐赠张大千手书真迹。

1990年10月5日,喻钟烈到四川大学讲学之暇,携夫人专程回到内江,向内江市人民政府捐赠了珍藏多年的张大千手书《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真迹。下午,“内江市政府接受喻钟烈先生赠张大千手书《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仪式”在内江宾馆举行。喻钟烈首先介绍了张大千手书《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真迹的情况,并强调“大千表兄以画闻名天下,但书法也绝佳,而太炎先生是同盟会元老,亦以文章传世,如此珍品,理应还归乡梓”。时任市长梁昌飞代表市政府接受了捐赠,向喻钟烈先生颁发了“荣誉证书”,并致答谢辞:“喻钟烈先生虽然身居海外,却对祖国和家乡怀着炽热的感情”“他十分关心家乡内江的每一个变化”“这次又专程回到家乡捐赠大千先生手迹,充分体现了喻先生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赤诚之心。我代表内江市人民政府、代表内江市人民向喻钟烈先生及夫人玛丽亚·乌蒂女士表示深深的感谢。”时任内江市政协副主席、著名画家邱笑秋高度评价了那幅手书真迹的价值。他说:“大千先生书法极好,上世纪30年代日本人崇拜他的字超过画,他融北魏、汉隶、唐楷为一炉,自成体系。这幅手书是他晚年书艺日臻完美的精品。800多字没错一个,在大千先生来说是个奇迹。在我所见到的大千墨迹中,这么长的手书还是第一幅。因此,单说书法也是价值连城。”

晚上8点半时,喻钟烈夫妇冒着细雨来到了邱笑秋的家,参观欣赏了邱笑秋的画,热烈地摆谈了关于张大千的龙门阵,乡情与艺术把他们连得很紧。喻钟烈喜欢邱笑秋的画和写的川剧《张大千》;邱笑秋为喻钟烈夫妇当场作画,两只形影不离的梅花鹿跃然纸上。喻钟烈夫妇还津津有味地品尝了女主人精心烹制的红苕,邱笑秋夫妇和着电子琴演唱川南民歌“巴山豆,叶叶长,爬山爬岭去看娘,娘又远,路又长,哥哥留我过端阳”,更激发了喻钟烈夫妇的思乡情感。至晚上10点钟离开时,喻钟烈依依不舍地站起身说:“要是没有今晚的安排,回西德我会永久遗憾的。”

喻钟烈那次捐赠的张大千手书《赠大将军喻君培伦传》,是他1965年11月请张大千书写,而一年半后,张大千“趁他长子保罗来德办事之便,真带来横轴一卷,内中赫然是他亲手所抄章太炎著小传。”该手书形成时间应在1965年11月至1967年4月间。

1995年9月6日,喻钟烈携夫人回内江,向张大千纪念馆捐赠了张大千手书书信、贺年卡等。他将这些书信等交给时任张大千纪念馆馆长的汪毅手中,分别有张大千给喻钟烈手书书信3件、张大千给喻钟烈手书菜单1件、张大千亲自制作的贺年卡1张、《张大千画展》1本、张善子画的龙等影印件3件,并介绍了收藏的情况。

那次捐赠是年初时喻钟烈就写信给张大千纪念馆,表示愿意将他和张大千表兄通信的部分信件等捐赠,以慰张大千表兄生前的思乡之情。同时,还在4月1日的《大风堂》上撰文《张大千信札一组》,文章说:“我与大千是表亲,他虽然是驰名世界的大画家,但极平易近人,在他写寄我的这些信件中,便可见一斑。特别是他对故乡、亲人的深厚感情,至今使人难以忘怀。如他在第一封信中说:"他乡故知况乃至亲耶,"亦令人感慨万端。他在邀请我和内人去巴西八德园度假的信中说"八德园(小园)可以下榻,一切并如在内江也,"无不使人感到故乡内江的亲切。这些信件,我一直珍藏于身边多年,现寄与故乡的《大风堂》刊出,以慰大千在天之灵。”

喻钟烈那次捐赠的就有1964年4月5日和7月8日张大千写给他的书信,捐赠的菜单则是1965年11月23日张大千替喻钟烈夫妇洗尘晚宴时,亲笔书写所赠的。

喻钟烈捐赠张大千手书真迹,充分体现了他的爱国爱乡之情和无私奉献精神,对研究张大千及喻钟烈具有重要的价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喻钟烈 喻培伦 喻德荣 付继培伦 文英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