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酱紫FM】深水长眠

原标题:【酱紫FM】深水长眠

值班主播 | 羊城晚报记者 郑紫薇

“eau,法语阴性名词,水。”念起来像温柔的呢喃。

听不到风声,甚至也听不到水声。孩子的嬉笑声,远远听着像是从水面上传来的,笑声里有真正的欢乐,有雨后初霁的新鲜感……可是,似乎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

2012年的十二月,天气很冷,我把狗埋在院子里墙角的葛藤丛里,葛藤已经枯萎了,墙上爬了青苔,青苔上结满了白霜,狗的毛还像生前一样细软,就是冷了些。

院子里经常有孩子在玩儿,水泥地上跑来跑去,门口是马路,新的旧的车子来来往往,牌馆的客人输了钱就骂骂咧咧。狗仍在那墙角下,顶着一片藤蔓,闭着眼努力分辨地面上的笑声和骂声。

春天不久就来了。葛藤重新长得郁郁葱葱,把墙角根儿的红土全都遮得严严实实看不见,去年翻动的新土,又像从前一样平整。

后来雨季来了,不知道下了多久的雨,草地里的白玉兰都开了,然后又一树一树地凋;栀子花和茶花又开了,然后是桂花。

有一天,放学的时候看到围墙被拆了——其实也不算被拆,院子外面的楼在翻修,顺手给院墙加高了半米,新栽的石榴树越过了墙头,侧柏被火烧了半株。每次看他们在墙角下走动,我都以为他们会发现我的狗,可是没有。倒是我的狗一直缩在墙角下,好端端凝望着这个忙碌着变迁的院子。

或者,根本没有过这样一条狗。有时候很怀疑,我从来不记得它活着时候的样子,只记得那么一声喉咙里的温暖的呜咽,究竟算不算有过,也不敢说。

更多时候,是被草莽里的它所注视着,我自己好像在深水里长眠似的。

岸边的它闭着眼朝水里张望,不知道里面的人什么时候出来。

来源| 《羊城晚报》2017年12月06日A20版

文字 | 杨竟

编辑 | 大方、Hanna(实习)

校对 | 毕金华

审发 | 鲁钇山

水天然带着柔情和低调,我依旧希望可以像水一样,宁静致远。点一个“在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酱紫fm 郑紫薇 eau 葛藤丛 葛藤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