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想看一部老电影,可是它“毁容”了怎么办?

原标题:想看一部老电影,可是它“毁容”了怎么办?

戛纳金棕榈奖即将揭晓,我国现实向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首映惊艳戛纳,成为本届金棕榈大热门,《南方车站的聚会》口碑颇佳是因为聚焦于人性和道德话题?戛纳、柏林等国际电影节为何会钟情于沉重话题?关注公众号“文化产业新闻”后台回复“戛纳金棕榈奖”,获取更多相关资讯!

作者:刘丽媛

作为时代记忆,胶片电影总是太过“任性”!

易燃易划易发霉,会变质会褪色会发粘,即使沾上一粒小灰尘,也能产生大破坏。

胶片电影为什么如此易损坏?是让时代记忆在历史的尘埃中隐去,还是让它们重焕光彩?是忠于原作还是二次创作?老电影修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吗?

溯源:老电影为什么会受伤?

胶片好好的储存在库房里,怎么会毁损呢?

要说这胶片的毁损,主要问题就出在制作材料上。

制作胶片的材料一般有两种,硝酸片基和醋酸片基。而这两种胶片对保存环境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硝酸片基极易燃烧,是纸的几倍,一个小摩擦就可能引起一场大火。醋酸胶片更金贵,只要一遇上高温、高湿的环境,就得变质、褪色、发粘……更别说这些胶片,有的已经储存了一百年之久。期间可能经历战争,几经转手才勉强存活下来。

胶片上的霉点会随着时间不断扩散,胶片粘连处的橡皮胶,经过长时间的氧化会变得又粘又脏。而这些还属于“轻度病症”,有些胶片会因为长时间的保存不当而“收缩”或者变脆,一挂到机器上就有断裂的危险,非常“娇贵”。

电影史上第一步科幻片《月球旅行记》拷贝被发现时,已经凝结成一块砖头了,最后是用蒸馏的方法把它一格一格分开的。

根据全球130余间电影资料或收藏保护机构的数据统计,自电影诞生以来,目前保存下来的拷贝仅为总数的10%左右。

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胶片,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播放时的问题也是千奇百怪。

像这样损毁严重的,左边这张人脸都是模糊的,看情节都费劲,更不要说感受导演的独特风格。而右边这张更加严重,被划过的胶片营造出一种类似龙卷风的奇异景象。

这张是胶片烧过后留的小洞,很像是显微镜下的细胞。

这张噪点像雨点一样往下落,比黑白电视的雪花点还要严重。

斑驳的历史在胶片身上划下一条条印记,那些珍贵的电影,成为仓库里的一个名字,我们错过了历史,却还要错过历史记忆。

传说世界上有一种“魔术”,可以让老电影重焕新颜,貌美如花。

从2k到4k,随着“电影修复术”的发展,老电影开始褪去历史的伤痕,重新进入观众的视野。

探秘:电影修复师是如何工作的?

要修复一部老电影,一般要经过三个步骤,物理修复,数字修复和大荧幕鉴定。

物理修复就是对老胶片进行接补、清洁。这步的困难之一是味儿太大了。一部1950年代的片子,经过半个世纪的挥发,酸臭味会弥漫整个工作室,连防毒面具都不管用。

电影是声光色的艺术,每一个镜头,每一缕光都是导演的匠心所在。把受损的胶片修补好才刚刚是个起步,数字修复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数字修复需要首先将修补后的胶片电影,扫描为2k或4k电影,再在此基础上对画面,声音和颜色各个方面进行修复修复。画面抖动,“雪花点”,黑线,黑点,褪色,声音嘈杂在修复人员的手下都能变成五彩缤纷的电影画面。

真正修复的过程可以说是耗时耗力。除了某些可以用电脑自动修复的损耗外,大多数还是得靠更细致的人工修复。修复单位一般为一帧,一帧是什么概念呢?一秒有24帧,一部片子平均有15万帧,相当于要修15万张图。碰到损坏严重的片子,修复人员一天只能修复几分钟。

声音对比

古玩行有一句话叫“修旧如旧”,修复老电影也有这样的讲究,哪些东西该修,哪些东西不该修,考验的就是修复人员的艺术修养。

最后是在大银幕反复鉴定。因为修复工作是在电脑上进行,大荧幕比小荧幕更加苛刻,在小荧幕上没有出现的问题,在大荧幕上就会凸显出来,所以就得不断进行试验,力求完美。

回顾:我们修复了哪些影片

根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的大部分国产影片,母本拷贝已经不知去向。其中最宝贵的1934年版本《渔光曲》原版胶片在战火中损毁,仅存拷贝胶片且缺失部分段落、划痕和霉斑严重。

为了保存这些珍贵的影响资料,中国资料馆于2005年启动了庞大的修复项目,如今已积累了十多年的老电影“2K”数字化修复经验,共修复了398部的“2K”国产经典影片,修复成果被世界同行广为认可,仅2017年就有33 部修复影片在国外参加展映。中国现存最早的故事片《劳工之爱情》,《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江春水向东流》《小兵张嘎》《鸡毛信》等名作已经被修复。

上海国际电影节和北京国际电影节,都设置了4K展映单元。谢晋导演的《芙蓉镇》、《舞台姐妹》、《大李小李与老李》和《红色娘子军》等电影,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等第五代导演的早期作品都曾在电影节展映。

除了经典修复商业修复也开始崭露头角,《新龙门客栈》和《东邪西毒》的修复版重新上映,是中国电影人商业修复的经典案例。而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修复版在原版的基础上重新进行了剪辑,也是艺术修复的典型代表。

有人说,老电影会不会消失,就要看电影修复的速度能不能赶得上胶片腐烂的速度。我们无法亲历历史,所以要更努力保存住历史的记忆。

部分资料来源:壹条电影;文汇报;大申网;Cgangs;澎湃新闻;中国青年网;B站;优酷

推广:赵锦慧

文化产业新闻:

终于盼来你了,文化产业新闻专注文创行业动态,爆款原创文广受好评,你还观望不加入?让我们一起见证由“小白”到“老司机”的蜕变,不做内容搬运工,只做内容生产者!微信关注 “文化产业新闻”投稿,让你的文章上头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戛纳金棕榈奖 金棕榈大 刘丽媛 醋酸片基 醋酸胶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