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反对特朗普的人总是孤军奋战,最终在整个舞台上默默无闻

原标题:反对特朗普的人总是孤军奋战,最终在整个舞台上默默无闻

此前,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批评胳膊肘往外拐的贾斯汀·阿玛什一直在引发人们关注,外界称他为密歇根州自由意志主义者,这是他一个人的反抗,他也是首位共和党内部要弹劾特朗普的人,他的行为让美国民主党人和为数不多的从不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兴奋不已。阿玛什在推特上对弹劾事件进行了深思熟虑的猛烈抨击,他也是唯一一位在这个美国政治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上立场相左的共和党人。

由于特朗普平时的作风比较任性,喜欢看他出洋相的人非常多,但大问题查不出来,小问题总是被特朗普轻松化解。当“大坝”出现裂缝时,特朗普的批评者总是等着看到更多裂缝。一旦第一个勇敢的声音说出来,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在众人的目光中坚持己见,让他的同事相信被告可能根本就没有罪。工厂里的工会组织者,团结他的同事反对更大的错误。举报人独自站在参议院的地板上,大声疾呼,直到真相大白。问题是,这样的事情通常只会发生在电影里,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曲折。当涉及到真正的政治时,过程是严肃的。历史也许会奖励你的勇气,但目前美国的政治形势表明,异类总是孤军奋战,在整个舞台上默默无闻。

这种事情在美国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上世纪六十年代,当参议院给林登·约翰逊总统一张空白支票,让他“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在越南使用武力”时,近百名参议员投了赞成票。约翰逊将越南战争作为未来几年大规模升级的法律依据。只有来自俄勒冈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莫尔斯和来自阿拉斯加的格鲁宁对东京决议投了反对票。到后来,历史证明他们的立场是正确的。但这对莫尔斯和格鲁宁没多大好处。两人都在接下来的连任选举中落败,也都没有再次担任公职。​还有许多名字,例如艾尔·史密斯曾反对罗斯福的新政;珍妮特·兰金当选为美国众议院首位女性议员,她反对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她的第一个任期也是她的最后一个任期。

美国的这一套是一场数字游戏,上面记录的这些事情表明:对持不同政见的人来说,在美国政治上生存下来有一条更安全的道路:成为一个规模可观的群体的一部分。而贾斯汀·阿玛什却没有把握住这一点。从理论上讲,一些新的爆料,或者经济的突然下滑,可能会让特朗普变得足够脆弱,以至于他所在政党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候选人会发现,让自己与总统候选人保持距离是聪明的做法。但是,考虑到共和党人愿意捍卫、甚至拥护这位总统的性格和行为,阿玛什发现自己周围罕有支持者,这也不应该让他感到意外。

​目前,来自美国前麻州州长威廉·维尔德的主要挑战,以及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的潜在竞选阻碍,似乎都面临着类似阿玛什的命运。他们为什么很难撼动特朗普?要知道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率目前达到90%。那些大声疾呼效忠总统的官员们发现他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偏离正常轨道,被特朗普所抛弃。在今天的共和党中,有这么多与阿玛什持有相同观点的人,他们的行为举止远远没有那么冲动,这并不奇怪。俗话说:有勇气的人占多数,但当涉及到挑战特朗普以及美国政治时,没有多少人敢往前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阿玛什 格鲁宁 艾尔· ·兰金 麻州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