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横遭“屎化”,赖清德的冰火挽歌

原标题:横遭“屎化”,赖清德的冰火挽歌

郭台铭与韩国瑜近日频频抛出令人侧目的议题,民进党内的蔡赖之争则露出新闻性疲态,大众只知道蔡英文动用所有资源边缘化赖清德,“赖神”跌落神坛横遭“屎化”,蔡的民调支持度则正在走升。

从大势上看,绿营目前的声势来源是在各种议题上蹭蓝营新“太阳”的成果,换言之,即便郭台铭与韩国瑜各自争议不断,2020“大选”对蓝营高度有利的趋势不变。

在蔡英文使出“拖”字诀——以时间换取空间的策略下,众人皆怀疑民进党是否真会有初选?蔡一方面表现出“和亲共好”的姿态,另一方面又在暗地里猛橇赖的支持者城墙,并让其正面求战而不可得,构成一幅“大小姐一边求吻,一边以小刀捅人肚皮”的画面。使得绿营外部也纷纷对赖清德的惨遭毒手抱以不平。

在这一出内斗戏码里,一手硬,一手软,一边放断头台,另一边放副王之宝座给你二选一,蔡英文各种权斗手段并不算新鲜,比较令人意外的是赖清德破表的温吞。

想当初,声势如日中天的“赖神”之所以被视为绿营“储君”,接班第一顺位之“太子”,乃因其对自我形象的精心打造,集强势、温厚、“铁杆独”于一身,深绿“独派”加码吹捧,搞得好似蓝营无一人可与之匹敌。不过,这都是在台南温室里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过往云烟了。回首“太子”崩坏史,他走了一步致命的错棋,就是北上就任“行政院长”。

从朦胧美到见光死,了解台湾政治生态的人早已预言赖的结局不会好,沾上蔡英文,与之成为命运共同体,是声望不如人的蔡想当然的权力游戏。果然赖现下想要反蔡就苦于正当性不足,因为自己也背负与“蔡皇”一样的包袱。

大家都没料到的是,“韩流”崛起,一举打趴了所有传统形象的政治人物,他们苦心经营的传统形象一夕崩毁,举手投足都成为濒死的政治风格,蓝绿皆然,连柯文哲都差点灭顶。对赖清德而言,这是一波接着一波的负面冲击,所以他急着回到群众的队伍里,想找到输的真相,找回赢的手感。

但辞掉“行政院长”这步棋,又下错了。

在实力原则下,政治资源是比政治名声远为可靠的权争武器,挂冠而去,形同自我卸甲。实实在在的资源,能有效建构话语,以各种公关手段干扰对手的名声,并加以丑化。因此,赖清德这一卸甲,使他又从“见光死”变成了“朦胧丑”。

当蔡之党羽祭出“赖清德破坏团结”的“血滴子”时,赖清德就已被丑化成一锅粥里的老鼠屎,至于初选程序上的是非,对缺乏政治资源的赖而言,根本难有清晰辩证的机会。

从“朦胧美”到“见光死”到“朦胧丑”,赖清德在“行政院长”职位上一进一出的两步错棋,大量消耗了多年来累积的名声形象,再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以民进党的政党前途来看,赖清德回到群众的队伍里倾听民意并没有错,问题在于,权力核心圈关心的是当下的利益,权势没有顾好,讲前途不过是奢谈。赖清德若能赢蓝营倒还好说,既然胜率不高,“蔡皇”也不愿退,又有多少政客能放弃当下的利益去力挺一个没有前途的“光棍太子”呢?

反过来看,虽被蔡英文卯足全力打压,赖清德民调支持度逐次下降,甚至在网络声量上完全为蔡所碾压,但蔡赖的民调支持度仍在伯仲之间,误差范围之内。这显示赖就算用的是佛系战法,出拳绵软,底部仍有强劲支撑,也代表绿营基层选民对蔡英文的不满程度不可小觑。如今两人支持度的拉近,只能怪赖清德无胆、无能,不将支持选民的情绪表达出来,还哽咽发誓“不会伤害小英”。关于此,蔡英文与柯文哲显然做得比较到位,称职扮演了支持者的情绪出口,而不是演谦谦君子。

这出戏的看点,已不是蔡英文的步步杀招,而是赖清德不能打又不认输的倔强,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

至于蔡英文,支持度虽有上升,但民进党的选情并未脱离加护病房,可见蔡的支持度多来自于同党赖清德,而非真的有所拓展。从近期蔡英文坚持纳入手机民调,决定不甩“公投”民意硬挺“同婚专法”,以及积极将自己与网红配对的作为看来,蔡已认知到要挤掉赖清德并拓展票源,还是得回头吸纳年轻人的选票。

从蔡的角度来看,低学历、中老年、中南部支持者版图,是赖清德占优势。高学历、年轻族群的支持者版图,是柯文哲占优势。因此政策讨好年轻选民,对内可资“抗赖”,对外蚕食“柯票”,诉诸“反中”民粹,挺同婚平权,就是一箭双雕。

在“反中”民粹上,柯的立场暧昧;在同婚平权上,赖只能拿香跟拜,皆为蔡英文做品牌区隔的最佳路径。

对柯文哲而言,要拓展票源必须瞄准深绿选民,也就是偷一块赖清德的支持者版图,所以柯一方面直捣赖营与扁同框,另一方面与蔡针锋相对,以让“蔡柯之争”占据媒体版面,间接联手弱化赖清德。

赖清德在内外夹击下,始终没找到既能固本又能进取的选战策略,只能坐看支持者版图的一再缩小。说到底,这位曾经的“储君”,一路走来过于顺遂,都在同温层选举,只打赢面本来就高的仗,也受到“独派”过多的呵护,以致面对真正的横逆时,只展现出呆板与迟钝,毫无战力可言。

在绿营一片废墟里看蔡赖之争,我猜测赖清德是在争2020败选后的绿营共主之位,以谋2024之远图,而非2020之胜选。如果此观点正确,则现在与蔡英文的竞争,赖必须赢要赢得正当,输也要输得漂亮,才能作为大楼倾塌后仍屹立不摇的绿营梁柱。因此“蔡赖配”那种与蔡同生共死的错棋,他是绝不愿再重蹈覆辙,另一方面,也不愿做个“弑君者”,自我黑化。

问题在于,杀,或被杀,才是赖清德面临的真实处境。

对蔡英文而言,2020“大选”,赢也注定赢得难看,输就代表毁灭,但再怎么难堪,都总好过被钉在连参赛资格都没有的历史耻辱柱上,任后人讥笑。所以,赖清德容有后路可退,蔡英文恐怕是没有的。那么若不能将赖清德与自己死绑在一起沉船,在初选时彻底灭赖就势在必行。

故而,结局的看点就在于赖清德是否能全身而退,保住一点日后华丽转身的机会。而所谓全身而退,可不是知难而退,而是顶住一切压力坚持走完初选,并表现出战力。未战而降,赖清德就完了。

《冰与火之歌》故事中,詹姆•兰尼斯特杀了自己在职责上应誓死捍卫的“疯王”,因为此王沉迷于火烧活人,但詹姆•兰尼斯特也从此遭人鄙称为“弑君者”。

“弑君”,或被“疯王”直接烧死,就是赖清德的冰火挽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蔡赖 赖神 铁杆独 蔡想 蔡皇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