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

原标题: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开始

社会堕落,从贬低文科始

文/闫肖锋

发于2019.5.27总第900期《中国新闻周刊》

70年前,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提倡教育要走出“半个人”的世界,也就是教育要将理工与人文结合,培养具有完全人格的人。但如今,重理轻文倾向不但并未改变,反而越演越烈,以至清华又重新给学生开写作课,帮学生“回炉重造”。

我在微博上发问,据说文科生是学理不成才学文的,是吗?结果居然很多人赞同。文科生真的那么没价值吗?看看历史上那些伟人。不过你会说,现在是科技时代,是理工科的天下。

穷理富文,国家穷的时候需要大量理工科人才,以实现现代化。现在富起来了,就需要人文社科人才,进行文化自信的建设,掌握话语权。话是这么说,可实际呢?

学理科更容易上大学,跟高校学科设置的文理比例有关。2017年全国高校本科506个专业中,文科专业只有不到200个,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文理兼收,如经济学类、法学类、教育学类等热门专业。如果你学历史啊,呵呵。“俄国十月革命是不是十月发生的?”百度百科比你答得全啦。况且文科领域是学术抄袭多发地。

似乎是,选择了文科,你就输在了起跑线上。当你自招没有名额、高考选不到好专业、毕业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会理解父母当年为什么跟你说“学文科,我打断你的腿”了。

诗词歌赋能奈何,社会公平值几何。建国后曾取消了大量的文科系,我所学的社会学就是曾被取缔的一个。光提出社会问题又解决不了问题,不砍社会学砍谁。直到上世纪80年代之后社会学才恢复,但在此之前,费孝通早年的学术著作却已成为西方社会学必读书。

本人从清华到北大,弃工从文,追随费先生。他在上世纪80年代末指导我们进行通县卫星城研究,其成果可以说早30年就预言了北京副中心。如果早采用这个研究成果,北京何至于今日拥堵至此。

当社会急速前进时,科技一马当先,经济学也成显学,而当社会发展慢下来之后,社会问题丛生,就应该花大力气反省来时的路,反思这样的发展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以为,社会堕落是从贬低文科开始的。当前社会浮躁,精神类病症频发,权威统计称,我国有心理疾病的人数少则数千万人。而早年大学心理学系不知被取消了多少,导致现在心理医生奇缺。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个硬道理横行数十载,迟早我们会付出代价。单从培养人才上说,会培养出如钱理群所称的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讲数理化,只讲成功学,所谓“10分干掉一操场”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现实版。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即便一时成功也难以久远。或者说,纵然在个体意义上成功,但在社会范围内可能是有害的,就像社会学家韦伯所称的“没有灵魂”的专家。

今天,一个大学经费排名说明我们重文轻理的倾向并未改变。理科有国家自然科学奖,而文科的国家级奖项近乎没有。反映到就业市场,就是对文科生的异常残酷。2017大学各专业就业排行榜,就业率高、薪资和满意度较高的专业全被理工科包揽,而很多文科专业则前景黯淡,如文史哲、工商管理。

文科学生苦,与众多文科专业名不符实有关。最典型的就是公共管理,太水了,PPT做得漂亮又怎样呢?看来文科生要懂点理科,跟上时代节奏;理科生要学点文科,有点情怀,至少写字行文不成问题吧。

作者:闫肖锋,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费先生 北京副中心 尔文主义 闫肖锋 通县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