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最美的“逆行者”

原标题:最美的“逆行者”

洪水中救援被困群众。

救援现场。

他们,平凡而亲切,用青春和热血诠释着神圣的职责;他们,解民于困顿,救人于水火,面对火灾、爆炸等突发灾难,第一时间冒着险情冲上去,不顾自身安危,他们被人们称为“最美的逆行者”——消防队员。

一半是训练场,一半是救援现场,这是消防队员的工作常态。近日,笔者走进位于广建路的碧江区消防中队,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

勤学苦练练就超能力

来到广建路消防中队,还未进门就听见消防队员整齐的口号声传来:一二一、一二一……

“我们这里的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宿舍、训练场、食堂,大部分时间都集中在训练场训练。”

据广建路消防中队队长何刚介绍,他们有34名工作人员,其中干部4名。他们负责的区域比较广,不仅有城区,还有川硐、滑石、瓦屋等乡镇(街道)。

“消防队员在火场时除了面对浓烟与烈火外,还要在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下,尽全力营救被困者。每一次的训练,对我们来说都是体力上的训练,目的也是为了在火场能够更好更快地灭火、救人。所以我们只有加强训练,让所有的队员拥有良好体能,以便更好地完成任务。”何刚说。

每天早上6点,消防队员们准时起床,出操、洗漱、打扫卫生。8点检查所有设备器材。8点半,训练开始。训练的内容每天都不一样,爬绳、连接水管、负重5公里跑步、爬梯、负重25公斤爬10楼等。3个小时后,训练结束。下午从2点到6点接着训练,然后晚上再接着训练一个半小时,一天的训练才算结束。

训练很苦,特别是负重5公里跑步,即背着20多斤的空呼机跑步5公里,30分钟以内到达才算及格。既需要速度,更需要耐力,所以对于大多数消防队员来说,做完这个项目就相当于上了一次战场。

来自黔西南州的小伙子陆延拿入伍3年了,刚进来的时候,由于体力跟不上,在这个项目上总吃亏。

“因为这个项目的及格线是30分钟以内跑完,而我当时要用30多分钟,所以我心里很着急,生怕自己拖队伍的后腿。”陆延拿说。

为达到要求,陆延拿勤学苦练,利用休息时间自己一个人偷偷训练,有时候请队友来帮助指导,经过几个月的努力,陆延拿终于突破自己的极限,仅用21分钟就完成负重5公里跑,不但成绩达标,还成为全队在该项目上用时最短的人。

当然,除了训练,消防队员们也有自己的娱乐活动,比如打一场篮球,踢一场足球,或者在图书室里看书,器乐室里唱歌。“对于我们来说,最奢侈的娱乐活动就是出门看场电影。因为平常我们都是在管理区内,不允许出门,即使出门一般都是有出警任务,只有看电影的时候才算放松出门。”何刚说。

不辱使命赴汤蹈火显忠诚

“看到受困的人被我们救下来的那一刻,心里真的很欣慰,觉得平时训练所受的苦都值得。”何刚说。

和平年代,虽然没有炮火硝烟,但消防官兵的战场无处不在,无论是火灾、水灾、车祸、事故、高楼抢险等等,大到石化爆炸、燃气泄漏,小到捅马蜂窝、小孩卡手等都需要他们出面摆平,在所有的救援场景当中,几乎都能看到消防战士的身影。

1月29日17时30分许,碧江广建路消防中队接到119指挥中心调度称:碧江区公园道一号小区发生火灾,现场有大量浓烟,情况紧急。接到调度后,广建路消防中队立即出动前往火灾现场进行扑救。

“我们到现场勘查后,发现起火的是9楼,现场浓烟滚滚,起火人家中还有被困人员,火势有向上蔓延的趋势,形势比较严峻。”参加扑救行动的何刚回忆说。

根据现场情况,何刚立即组织消防救援人员展开扑救行动,攻坚、搜救、供水、警戒各小组协同配合,经过近30分钟的紧张扑救,大火被成功扑灭,且无人员伤亡。

对于这样的扑救,何刚早已能沉着应对。但这份冷静是经过许多的演练和实战训练出来的。

“第一次参加扑救行动心里还有点怕,手心冒汗。虽然是在后面跟着,但是也很紧张。参加次数多了,就能冷静处理了。”何刚说。

像这样的救援行动只能算是普通的行动,每年都会遇到很多次,高层救火、抗洪救灾才是最困难和最累的。

2017年6月24日,铜仁遭遇特大洪灾,由于多地险情不断,广建路消防中队接二连三地接到任务,疏通泄洪渠道、救援被困群众、帮助转移群众……中间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等全部救援行动完成后,大家都累到虚脱。

但对于该消防队的通讯员韩青林和冯渠来说,他们的战场却是坚守值班室。除了吃饭上厕所、训练外,其余的时间他们都在这里度过。与他们值班一墙之隔的便是他们的卧室,平时他们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是轮着来。

“对于我们来说,每时每刻都得注意,绝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电话,有时候慢几分钟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我们必须每时每刻坚守在岗位上。”韩青林说。

铁血男儿岂无情

俗话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对于家庭,消防队员们普遍都有一颗亏欠之心。

入伍已经14年的李丕继说起自己的妻子,平日里铁骨铮铮的男子汉顿时眼里闪着泪花。李丕继对笔者说:”我媳妇从怀孕到生孩子,我都没陪在身边,现在孩子2岁半了,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上次我休探亲假回家,孩子不认识我,也不肯叫爸爸,哄了好几个小时才肯要我抱。”

李丕继是云南人,妻子是遵义人,每次一到探亲假,他都得两头跑。没结婚之前,一到探亲假就直奔云南老家,但是自从结婚有孩子后,他第一站就是到遵义看妻子孩子,随后又带着他们一起回云南,让父母享受为数不多的天伦之乐。

“第一次写信回家,我悄悄地哭了。”加入消防队后第一次给父母写信的情景,消防战士陆延拿还记忆犹新。

2016年,20岁的他高中毕业进入消防队,刚进来的时候,每个星期可以给家里打一次电话,但由于对环境不熟悉,加上日常训练辛苦,对家人也就更加的思念。去年,陆延拿终于取得了探亲假,离开父母整整2年后,他终于回乡见到了日夜想念的亲人。(任琴超文/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广建路 碧江区消防 广建路消防 何刚 陆延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