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迈向2.0升级,以太坊终于意识到自己该成熟了

原标题:迈向2.0升级,以太坊终于意识到自己该成熟了

由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和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企业集团 ConsenSys 等旗舰组织领导的以太坊运动,在 2019 年的区块链周出现了共同的目标和新的紧迫感。简而言之,为了迈向 2.0 升级这个自我改造的雄心勃勃计划,以太坊需要的是成熟,无论是技术、决策、组织文化,还是每个成员的行事态度,都是如此。

“留下的只会是那些想要在这里努力工作的人。”CoinDesk 在刚结束的纽约区块链周期间采访多位以太坊核心成员,其中,以太坊基金会顾问贝林(Eva Beylin)在 ETH 纽约编程马拉松上,与 CoinDesk 进行了对话,与此同时,大约 50 名开发人员就坐在附近编程和轻声聊天。

前一日在布鲁克林的 ConsenSys Ethereal 峰会上,气氛也是相似的,当然更加热闹些。

图|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约瑟夫‧鲁宾(Joseph Lubin)在 ConsenSys Ethereal 演讲(来源:CoinDesk Chinese)

在那里,以太坊基金会的特别项目负责人格里芬(Virgil Griffith)告诉 CoinDesk,他们与 ConsenSys 的关系正在“变得更好”,尽管这些非营利成员与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约瑟夫・鲁宾(Joseph Lubin)领导的营利性企业之间仍然存在着不信任。

“我们决定将所有的价值捕获(value-capture)业务外包给 Consensys,”格里芬说,“基金会的很多人对 ConsenSys 都很小心。但我认为你可以和一个观点不同的人一起工作。”

实际上,尽管目标不同,但这两个组织的领导者可能会对以太坊的发展和使用产生最大的影响。基于 CoinDesk 和 10 位与以太坊顶级项目相关的高阶人士的对话来看,这个区块链周可能是一个转折点。

ConsenSys 首席营销官古特曼(Amanda Gutterman)也告诉 CoinDesk,尽管该集团试图让这个广大生态系统所依赖的一些产品和服务能够盈利,但 ConsenSys 现在与以太坊基金会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

这是因为 ConsenSys 才刚度过一个裁员的寒冬,许多人怀疑其投资组合中的初创公司是否真的能够从 ConsenSys 这艘母舰中独立出来。

与此同时,以太坊基金会更加关注对类似 Uniswap 和 MakerDAO 这样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 DeFi)应用的支持,这两个项目的支持者表示其体现了以太坊的协作精神。

“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开放的金融体系,”Uniswap 创始人亚当斯(Hayden Adams)告诉 CoinDesk。

与个人主义的比特币精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DeFi 运动明确专注于重建全球金融体系。Uniswap 现在拥有超过 1490 万美元的以太,是在以太坊创造者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的指导下开发的,且在 2019 年 4 月向风投融资前也是由以太坊基金会资助。

尽管如此,亚当斯告诉 CoinDesk,布特林的支持者是否可以推出一个可运作的以太坊 2.0 版本仍是一个未知数。

与此同时,ConsenSys 校友兼 SpankChain 首席执行官索里马尼(Ameen Soleimani)已成为社群组织者——他在 Ethereal 宣布其为资助以太坊基础设施而设的项目 MolochDAO,将由鲁宾、布特林,以及一群 ConsenSys 与以太坊基金会成员共同提供资金。

索里马尼告诉 CoinDesk,他希望 2019 年是一个合作的时间。谈到鲁宾和布特林的领导,索里马尼说,“目前为止他们确实引导着我们,而且似乎也已很能够做出最佳决策。”

根据对各组织中许多以太坊经验丰富的人的采访来看,关键决策即将出现。

5 月 10 日,以太坊基金会执行董事宫田亚弥(Aya Miyaguchi)在 Ethereal 表示,该非营利组织计划今年将在生态系统开发上投入 3000 万美元。

基金会的主要钱包之一显示,2018 年是一个支出高峰。余额从 2018 年 1 月价值 6 亿美元下跌到 2019 年 1 月的 6700 万美元。即使用以太计数,基金会去年从这个主要钱包里花了大约 10 万枚代币,只留下 643,536 枚。

虽然宫田亚弥在 Ethereal 表示,这家非营利性组织雇佣了 100 多名自由职业承包商,但她后来告诉 CoinDesk,为不同团队提供的支持结构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这适用于自由职业合同和补助金。她说,基金会的决策是以个案方式去评估:“哪些是我们要支持的最重要的事情?”

根据前以太坊基金会员工瑞提格(Lane Rettig)的说法,基金会计划削减员工来降低其资金消耗率。他在今年早些时候被解雇,随后在推特上成为一个既争议但也令人佩服的角色。

格里芬证实,以太坊基金会仍在考虑中的长期计划是通过鼓励外部社群增长来减少其在直接融资和管理中的作用。但宫田亚弥说,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此的正式计划或裁员计划。

“这并不是淡出,而是改变我们的角色,”她向 CoinDesk 描述基金会的新角色是其他玩家之间的“协调者”,帮助他们建立工具和使用案例。

目前,以太坊基金会这个非营利性组织没有任何收入模式,主要依靠 2014 年销售的原始以太代币的储备。因此,它的未来决定于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才能在拨款逐渐减少后可以继续发挥作用。

基于多个消息来源的对话,非营利组织的优先事项似乎包括如 MolochDAO 等开发商项目,然后是与 ConsenSys 和微软等的行业合作,最后是和政府机构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其中大部分仍处于探索阶段。

至于哪些外部组织将投入大量资源来维持以太坊网络,还有待观察,而建立伙伴关系的过程中势必少不了一番混战。例如,一位匿名消息人士告诉 CoinDesk,布特林对微软抱怨,这家科技巨头的去中心化身份项目(DID)对以太坊不够重视。

布特林本人在区块链周期间发布的一项提案中,概述了让以太坊规模化的部分计划。有业内人士告诉 CoinDesk,争取更多协调合作的背后动力是因为人们开始认识到:今年可能是这个社群找到能实现愿景的胜出方案,或规模化全面失败的一年。

-End-

责编:林佳谊

关注 DeepTech

发现改变世界的新兴科技

(微信号:deeptechchina)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区块链周 太坊基金会 贝林 eva beylin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