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华为危机暴露中国半导体产业痼疾,AI 芯片能摆脱受制于人的困局吗?

原标题:华为危机暴露中国半导体产业痼疾,AI 芯片能摆脱受制于人的困局吗?

继 2018 年的中兴事件燃起全国范围内对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检讨之后,近日华为被美制裁一事,再度引发国家层面的反映和行业大讨论。

尽管两次事件的本质不尽相同,但都在很大程度上暴露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不平衡、投入力度不到位、产业政策摇摆等历史遗留问题。如果说有哪个突破口给阴霾笼罩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带来一丝曙光,可能非 AI 芯片莫属了。

AI 的落地需要硬件的同步发展,因而为半导体产业创造了新的可能。而且,目前全球业界还没有哪一款 AI 芯片在整个市场占据统治地位,这带来了多元竞争的机会,尤其是对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来说,AI 的成长更是关键驱动力。由于国际形势的不明朗,这样的机会甚至已经带上了一些民族悲情色彩。

可是,当越来越多的希望被寄托到 AI 芯片的崛起时,这个新生事物真到了肩负这个历史重任的阶段吗?

换句话说,眼下国内掀起的 AI 造芯运动,本身对国外技术究竟有多大的生存依赖性?这也决定了现阶段 AI 芯片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帮助中国摆脱半导体产业卡脖子的困境。

图|AI 的应用驱动了芯片大发展(来源:上海交通大学 蒋力)

在 5 月 24 日由中国计算机学会举办的 2019 年 CCF 青年精英大会上,DeepTech 与几位来自工业界和学术界的从业者交流,包括上海复瞰科技 CEO 李侠、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杨帆、华大九天产品总监杨柳、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韩银和、阿里巴巴云智能事业群总监徐凌杰等,论坛执行主席为上海交大副教授蒋力等。

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解读了这一问题,但有两点几乎成为共识。

首先是在处理器 IP 的依赖上。

李侠对 DeepTech 表示,IP 是芯片的核心,这也是为什么 Arm 的 IP 被限制输送华为受到广泛关注的原因。而且,由于 AI 芯片仍然是芯片产品中的一个品类,和传统意义上的芯片一样,它一定离不开生态。如今,作为芯片最源头企业的 Arm 也已经苦心搭建了几十年的生态系统。

图|2018 年图灵奖得主 David Patterson 表示,在摩尔定律即将失灵的时候遇到人工智能是半导体产业的幸运(来源:上海交通大学 蒋力)

松禾创新基金投资总监梁辉也曾介绍,判断国内 AI 芯片是否受制于外方,要看 IP 核。“有的 AI 芯片方案在算法中包括的 Arm 的核,那这样核的 IP 肯定还是使用的国外的 IP。而有些纯做 ASIC 算法的,就跟核没关系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整个设计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就不会受国外影响。”

另一个重点则在于支撑芯片设计的 EDA 软件。几位嘉宾都提到,继 Arm 受到波及之后,如果 EDA 这个关键环节再被锁定,华为恐怕“一天都开不了工”,除非用盗版软件。

目前,全球三大 EDA 工具供应商是 Synopsys 、 Cadence 、 Mentor,不仅是中国,世界范围内各公司的 AI 芯片研发,都离不开这三家大厂的技术输出。

简而言之,从在场嘉宾的发言来看,美国可以扼杀华为海思芯片业务的两大打击点——IP 核和 EDA 工具,同样击中中国 AI 芯片对于国外公司和技术依赖的命门。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两个要素之外,阿里巴巴云智能事业群总监徐凌杰提到一个正在被行业忽略的点——标准(benchmark)

徐凌杰认为,“我们在标准上其实对国外有非常大的依赖。华为在 5G 上旗开得胜,能够作为中国公司提出标准,AI 这个领域其实还是一个处女地,现在还没有一个标准。对于我们做芯片的人来说,也要知道怎么来评估产品,一旦这个体系建立起来之后,别人就会按照你的游戏规则去玩了”。

徐凌杰对 DeepTech 透露,他两年前开始着手做这件事情,也联系了国内外的 AI 公司一起去推这一方面的生态。但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顺利。

“这可能跟中国人的性格有点关系——喜欢做 follower,而不愿主动领导制定标准。谷歌等公司都非常积极地参与到这件事,但中国公司其实总的来说参与度非常之低。在制定标准这么一件关键的、对未来非常有指向性的事情上,大家关注度不是特别够。

图|全球主要 AI 芯片玩家(来源:新思科技 唐杉)

徐凌杰联系了列表(上图)里面很多的中国公司,他们都不愿意参与进去,认为这件事情当出头鸟没什么意思,你定标准,我来做就行了。“我觉得我们要改变这样一个观点,国际秩序是需要参与去建立的。”他说。

DeepTech 了解到,AI 研究标准的建立,在学术和产业上都具有相当价值,既可以推进 AI 硬件+软件的技术创新,也将给系统化的研发思路、投资布局带来长期影响。

图|从左到右依次是上海交大副教授蒋力、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韩银和、阿里巴巴云智能事业群总监徐凌杰、上海复瞰科技 CEO 李侠、复旦微电子学院教授杨帆、华大九天产品总监杨柳(来源:DeepTech)

弱点和盲点之外,也有积极变化在发生。例如,华为和中兴事件爆发之后,国家层面的芯片产业政策快速响应,明确释放攻坚决心:为支持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发展,财政部、税务总局发文,发布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公告,公告显示,对华为、中兴等开展芯片研发的科技企业而言,它们可以享受到企业免征所得税的优惠政策。

在当天的交流中,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韩银和特别强调了半导体产业政策的作用。

过去我们不是不扶持半导体产业,但遗憾的是没有坚定地扶持半导体产业,我们的产业政策是摇摆的”,韩银和说。

他提到,当年韩国对三星就是坚定地十几年如一日地支持,而韩国给三星的支持占韩国 GDP 的比例,远远大于中国支持所有国内集成电路公司的比例。

或许这一次,情况真的会有所改变。

另一个积极的变化,已经发生在高校中。复旦大学教授杨帆对 DeepTech 透露,此前,顶尖生源都选择了复旦的经管专业,但从去年开始,选择微电子专业的高分学生已经开始多起来。

有学生和家长对我们表示,正是中兴的事件激励他们作出了这个选择。今年的华为事件可能也会带来这样的改变”,他说。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蒋力 上海复瞰科技 李侠 韩银和 徐凌杰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