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张春:证监会不该为股市兜底,不必为上市公司经营失败负责

原标题:张春:证监会不该为股市兜底,不必为上市公司经营失败负责

点击进入专题:搜狐财经直击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5月26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举行,今年论坛的主题是“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执行院长张春发表主题演讲。

张春认为,中国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任务是通过资本市场来分散和化解聚集在银行系统里面的风险,重在改变证监会要为资本市场收益负责、兜底的观念,减少对资本市场的行政干预。

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否存在?张春表示,由于中国最近几年对跨境资金的流动监管得很严,所以短期出现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很小。

“但是存在结构性风险,因为中国的投融资过度依赖银行和影子银行提供的短期信贷,80%到90%的社会融资主要是通过银行和影子银行短期的信贷提供的,这个可能是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潜在风险”,张春说。

以下是演讲内容精编:

我讲三个观点,第一,由于中国最近几年对跨境资金的流动监管得很严,所以短期出现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很小。大家知道,中国现在的战略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大国的崛起,从历史上看,几乎毫无例外都需要很强大的金融支持。

金融如果是封闭的,国家是很难对企业和居民提供全球化的支持和服务的。我们应该问的一个问题,中国的金融如何开放?潜在的风险点在哪里?怎么在全面金融开放前去防范和化解?

第二个观点,中国金融体系还是有很大的结构性风险问题。即使在中国金融体系没有完全开放的今天,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潜在风险,这个所谓结构性问题或者风险是在哪里?这是源于中国的投融资过度依赖银行和影子银行提供的短期信贷,80%到90%的社会融资主要是通过银行和影子银行短期的信贷提供的,这个可能是中国金融体系最大的潜在风险。

具体的风险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企业融资渠道主要是通过银行和影子银行,不光是杠杆高,还有期限是错配的,往往这些信贷是短期的,而企业更需要长期资金,在企业的层面上,这是错配的。另外,企业往往拿短期的贷款做长期的投资。在银行层面也是错配的,因为银行主要的存款人都是短期存款,用短期存款来贷款给企业也存在错配的问题。

这个风险往往是我们来承担的,而且国家是兜底的,银行系统,包括影子银行系统是刚性兑付的。即使在2008年,美国银行和影子银行出现了问题,美国也是去救助的。这对国家而言,风险是非常大的。这是中国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现在的对策是要做大做强资本市场,尤其是股市。比如说,国家推科创板和注册制,希望能够让全球最好的创新企业来中国上市。目前,我们最好的科创企业到境外上市,我们老百姓没有能够分享这些创新企业带来的收益,我们必须要改变这个情况。

中国的金融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任务是通过资本市场来分散和化解聚集在银行系统里面的风险,而且能够鼓励中国的创新,解决中国创新企业融资问题,也解决我们去杠杆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决策。

第三,我简单讲一下怎么做大做强资本市场。

为什么中国的股市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我个人觉得这当中有一个原因就是行政干预过多,包括对上市公司的审核、发行、定价、交易等的干预 。我觉得这个观念必须要改变。

银行出了问题,国家是有责任的,是必须要承担的,国家是要兜底的。但是资本市场一定要改变这个观念。因为真正创新企业的前景是很难预测的,即使上市的这些创新的企业里面也会有很大比例不可能持续盈利的,政府很难预判。政府就是应该推注册制,只要信息披露准确,就让它们上市,让市场来定价,来评判,最终它能不能持续盈利,企业自担责任,如果企业实在不行,那就及时退市,及时淘汰。

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讲了3点。总结下,第一,在中国资本账户基本关闭的情况下,中国短期出现大的系统性风险概率不是很大,但是中国的崛起需要强大的金融,封闭的金融是不可能做大做强的。

第二点,因为银行的短期信贷过大,聚集了很大风险,而且银行出问题,政府是要兜底的,带来了道德风险和效率低下,这是我们金融供给侧改革最主要需要解决的。

第三点,中国的股市没有做强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行政干预过多,行政干预的原因是政府没有放弃,还要为股市兜底,或者为上市公司兜底的概念。真正要把科创板注册制做好,就必须要放弃这样的观念,而且国家要给证监会更大的空间。它们只要对造假公司的处罚负责,对违规企业的退市负责,但是不应该对创新企业的经营失败负责,这个观念一定要转过来,我觉得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有很大发展潜力的。(编辑/陈贤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春 陈贤忠 五道口 美国银行 供给侧改革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