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美团打车成为“高德第二”,但它真正的敌人仍是滴滴

原标题:美团打车成为“高德第二”,但它真正的敌人仍是滴滴

5月20日,周一,首汽约车司机朗师傅照常8点钟出车。他是杭州郊区良渚镇大陆村的居民,今天系统给他派送的第一单来自良渚镇附近的一个小区。

几分钟之后,他接到乘客,和乘客的闲聊中,他才得知这是美团打车给他派的单,而不是自己所属的首汽约车。

5月19日,美团打车聚合首汽、曹操、AA、神州等平台的一键打车业务,正式在17座城市上线,其中包括杭州。朗师傅作为首汽约车的司机自此多了一个接单渠道。

朗师傅做网约车司机已经五年,目前手机中只有两个软件,一个是滴滴打车,另一个则是首汽约车。

接到美团打车派给他的订单时,他并不知道这一单是来自哪里,他说,只有在最后付款的时候能看到。据朗师傅说,之前首汽接的订单多是高德打车来的用户。

早在去年7月,高德地图就上线了“打车”功能,输入起始点之后选择“打车”就能同时呼叫十几个类型的网约车,其中就包括首汽、滴滴、曹操、嘀嗒、神州、AA等网约车。

美团打车此次转型聚合模式,形式与高德地图如出一辙,于是不禁让人疑惑,美团打车这是竞争不过滴滴又去树敌高德?

从表面上来看,似乎如此。

对像朗师傅这样的网约车司机来说,平台之间的竞争,似乎对其影响并不大,“首汽的订单来自高德的还是多数,美团打车来了之后,只是多了一个渠道,订单会越来越多。”

但对于美团来说,从自营打车到合纵连横,最直接的影响是:不用补贴更多钱,也能够在更多的城市挖脚滴滴的司机。

朗师傅就是如此。大部分时候,他是滴滴司机,只在滴滴订单空缺的时候,他会打开首汽约车的软件。以这个月为例,他滴滴的订单收入7000多元,而首汽的还只有2000元。

但美团打车第一天上线,朗师傅就动了心思,要从滴滴上逐渐把重心转到首汽上来。选择“叛逃”,一是因为首汽有了美团和高德两个渠道引流,能带来更多订单,二是:滴滴的抽成太高了,“滴滴都是按25%抽成,但是,首汽2000单到5000单抽成是20%,达到5000单、8000单、10000单、12000单以上,每月接订单越多,抽成比例越低,最低可以达到16%”。

当美团打车在南京、上海上线聚合模式的打车服务时,曾有评论认为这是奔着高德来了。但直到在17个城市上线,美团聚合了市面上大多数的网约车,唯独没有滴滴时,人们才回过神来,美团的对手从来还是滴滴。

一年之前,美团打车强势侵入上海、南京的网约车战场,通过烧钱补贴掀起的“腥风血雨”,仿佛仍在昨天。

2017年2月,美团就开始在南京试点打车业务,当年12月1日,美团CEO王兴通过内部信宣布成立出行事业部。12月28日,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厦门等全国7个城市的美团APP正式上线了打车入口,并启动“美团打车用户报名”活动。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闻风而动的网约车司机们 ,早就在美团打车上线之前下载好了app,开通不到24小时,上海首日完成单量突破15万单,上线三日就占领了当地30%以上的市场份额。自此,美团打车与滴滴出行打响“补贴大战”。

对乘客,美团打车前3单立减14元,相当于起步价之内的行程基本免费。而滴滴也推送了“明日打车0元起,还赠周末大额立减券!”“下班打车回家低至0元,上海全城打车单单立减14元”等广告。

司机方面,享受的优惠力度更大。滴滴的抽成比例约为20%,而美团仅抽成8%,且前1万名注册司机前三个月可以免抽成。并且,按照美团的政策,网约车司机只要每天完成10单、保证至少10小时在线,当天车费不足600元的,美团会直接补齐到600元。

上海的网约车司机宋先生曾说,“原来跑滴滴,一个月也就挣六七千元。美团来后,估计一个月能挣近两万元。所以,我身边的非滴滴签约司机,大部分都转投美团了。”

一波抢人大战之后,监管部门快速介入,上海市交通委等三部门联合约谈美团打车,认为其平台数据信息没有按规定接入监管平台,广告中存在误导消费者、低价恶性竞争的情况。

监管政策收紧,让美团打车订单量大跌,同时烧钱的难以为继也阻止了其进一步在全国扩张的脚步。

美团侵略滴滴的领地,滴滴也开始了针对美团核心业务的狙击。2018年4月1日,滴滴出行的外卖业务在无锡悄然上线,到4月9日,滴滴外卖发布了首份“成绩单”,称市场份额第一。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率先转发,引发 “疯狂刷屏”。美团外卖不甘示弱,立即发布一张海报,上面写着“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第一的情节,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也称自己在无锡市场稳居第一。两家团队针尖对麦芒,火药味十足。

但滴滴外卖的好景也没有维持多久,不到一年,滴滴外卖业务就正式关停,滴滴孵化创新业务的R-Lab部门裁员将近2000人。

2月份滴滴外卖的业务关停之后,近日又有消息传出,滴滴对标美团的酒店旅游业务也已经在内部暂停孵化,内部员工也基本转岗或者被优化掉。

与滴滴的收缩和裁员相比,美团似乎更执着。尽管美团打车在经历过南京、上海的补贴大战之后,曾按下暂停键,但此次聚合模式的重新上线,几乎可以看做卷土重来,只是选择了更轻盈的方式。

在上海和南京,美团自营的打车仍然在运营,同时做运动员和裁判员,美团在出行领域的野心可以说非常明显了。

滴滴要做外卖,有Uber这个国际老大哥的成功范例在前,吃瓜群众尚能理解。但美团上线打车,起初着实惊呆了一众用户。

但其实细想一下,美团的选择又似乎是必然的。互联网企业的第一梯队BAT分别占据了搜索、购物、社交等超级流量入口,美团和滴滴接下来能争夺的便是次级流量入口,在现代人生活中,目前美团能够到的高频刚需也只有外卖和出行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双方要互相侵入对方领地的原因。对于美团来说,打车业务也正好能完善它的业务链条。

根据美团提供的数据,美团点评的 2.5 亿日活用户中,30% 有出行需求。因此,打车是美团在整体生活服务业务上的价值延伸。就像美团 CEO 在去年提出的公司使命所说: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

而美团打车此次就增加了从商户地址页面一键打车的功能。在美团上搜索美食,选择餐厅后,可以一键叫车。与美团类似的,此前携程也在用户订机票时推广接送机券、酒店代金券,这就在出差或旅行的大场景下,满足了相互关联的出行、住宿的需求。

在美团打车的故事里,未来只要用户使用美团打车服务,他的账户里就可能会出现包括外卖、电影票和其他本地生活化服务的优惠券。

在王兴的设想中,用户每逢周末就会想起:卡包里还放着一堆美团优惠券没有用。在各式优惠券的诱惑下,用户会逐渐养成打车用美团、吃喝用美团、看电影用美团(猫眼电影)的习惯。

此为美团进军网约车领域的第一个理由:使其本地生活服务更加完善。

但财经作家 keso 在《美团为什么要做打车》曾指出更核心的问题,美团做打车服务可以帮助美团提升公司的整体估值。当时的语境下,美团还没有上市。

如今,上市不到一周年的美团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总营收191.7亿,交易总额是1384亿,经营亏损仍然有10.4亿。

核心的外卖业务面临饿了么这个强劲对手,连续两年环比负增长;而收购摩拜又导致45亿亏损。

财报公布后,美团被媒体毫不留情的指出:十年仍没有实现盈利。公布财报的当天,美团股价收盘暴跌5.25%。

王兴需要新的故事去说服资本。

根据美团打车的服务协议,聚合模式下,网约车的责任更多由合作伙伴承担,也就是说,美团打车提供的更多是技术和流量。而反过来,打车的需求也能刺激美团其他业务更加高频,看起来似乎是个完美闭环。

然而用户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当一美团高频用户被问到是否会使用美团打车时,她答道:“我用滴滴打车,滴滴打不到用高德。高德打不到,美团就能打到吗?”

嗯……这个问题问得好!不知王兴要如何回答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杭州郊区 良渚镇 大陆村 朗师傅 上海市交通委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