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汉奸陈公博被枪决后,他的多任情人下场如何?

原标题:汉奸陈公博被枪决后,他的多任情人下场如何?

陈公博的父亲陈志美原为清朝提督,晚年定居广州大北门,那里是八旗兵驻防的地方,从小陈公博就与这些人厮混一起,从而养成放荡不羁的性格。

革命之时,陈公博为中共一大代表,而后因受不了艰苦的环境便脱党而去,进而跻身国民党行列,在国民党内部,还长以“左派”自诩,最后与汪精卫等人演变成反蒋的改组派代表人物之一。

但他并不是信仰坚定之人,蒋介石略微给点甜头,便成为蒋的座上客,然而原本以为麻雀变凤凰的他,在党内因卖友求荣,不受待见,时常郁郁寡欢,最终又追随汪精卫叛国投敌,成为中国近代第二号大汉奸。

陈公博在政治仕途上,不如汪精卫,但在情史上则比汪精卫强太多,陈公博有一个众人皆知的情妇,即汪伪政府立法委员莫国康,对此陈公博原配妻子李励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满不在乎。

抗日战争胜利后,汪伪政府大汉奸陈公博被逮捕,后被投送至狮子口第三监狱,据资料,陈公博被投送到监狱后,因为伙食太差,要求监狱厨房为他开小灶,理由是他不是普通的汉奸,他是“主席。”

让人没想到的是,陈公博提出的意见,还真得到了监狱方面的重视,很快汪精卫的伙食条件被改善,得意忘形的汪精卫,第二天再一次提出意见,他认为倒尿盆有失身份,遂申请住单间。

原来是犯人们每天起床后,就要把尿盆倒到尿池里去,陈公博觉得自己与那些下等囚犯一起倒尿,太失身份了,为此向监狱提出要求,他要住单间!但这个无理的要求遭到拒绝。

陈公博也不灰心,一生大起大落的他什么风浪没见过,于是直到被枪毙前一天,陈公博仍然在提意见,坐牢坐到这个份上,怕是唯陈公博一人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陈公博出身非寻常人家,加上少年得志,才导致他有这么一个悲剧的下场。

1946年3月,陈公博等被押至江苏高等法院受审,尽管陈公博百般狡辩,但终究逃脱不了被送上断头台的命运。4月12日下午4时,江苏高等法院再次开庭,宣判:“陈公博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之生活费外,没收。” 1946年6月3日,汪精卫的继承人、大汉奸、伪南京政府主席陈公博被处决。

一、莫国康,北大高材生,背叛祖国与川岛芳子齐名,临死还有脸说自己是中国人

莫国康看似举止优雅、出自书香门第之身,其实却有一个艰辛的童年。她出生于一个贫困的家庭,父亲曾因战争而牺牲,母亲改嫁,剩下莫国康及其弟弟相依为命。而争气的莫国康也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北京大学,为了维持生计,她开始在杂志写文章,赚一些微薄的薪水。

这时,莫国康的一篇文章偶然得到了身为上海市长的陈公博的青睐,他同情这个女孩遭遇的同时也非常欣赏她,于是就开始帮助和资助莫国康。

然而,在莫国康毕业以后,即使知道陈公博是汉奸且有家室,她还是坚定地跟随了他。有人说这是出于感激,但大多数人却认为不尽然。

莫国康跟随陈公博之后,为自己谋取了极大的权利和利益,并且具有很大的野心。她身为陈公博的左右手,已经是“公开的情妇”,在陈公博担任伪立法院长后,莫国康也成为了伪立法委员,还将弟弟安置在封锁管理处做负责人,与弟弟一起大量搜刮民财。

除此之外,莫国康还在汪伪政权中拉帮结派,私自谋利;作为陈公博的秘书,她还决定着陈公博的行程安排和阅读资料,可以说,她的煽风点火和自私自利让自己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卖国贼”。

当时,莫国康嚣张的行为毒害了广大人民,她也被公众所憎恶。不仅仅是作为汉奸,她在伪政府内还和弟弟负责毒品禁运和收税、收粮工作,他们也从其中谋取了许多人民的钱财。

1946年6月,江苏高等法院对莫国康这一个举世瞩目的汉奸做出了判决。由于莫国康的行为恶劣、身份特殊,这一判案引得广大民众的关注,法庭被围观的群众挤得水泄不通。

而在法庭上,莫国康不仅对法庭的公诉罪名推卸得干干净净,说自己的行为完全是受到陈公博的召唤,没有政治意识,自己的行为完全只是想要报答他和帮助朋友。更讽刺的是,在宣布判罚前,莫国康大喊出了:“我是中国人!”,以求减刑。

最后,莫国康被认定追随陈公博且犯有汉奸罪行,从而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剥夺公权七年,财产全部没收。而这位昔日的北大女毕业生,利益熏心,一切只为自己的利益,不仅背叛国家、剥削人民,更是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为自己求饶。出狱后莫国康下落不详,但有一说偷偷移居香港。

然而,她所犯下的罪行不可饶恕。汉奸不被世人原谅,更不会被法律同情。

二、姐妹花情人,何焯贤、何炳贤

民国时期上海何家乃是大名鼎鼎的财阀,当时的社会,有钱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是,何家两姐妹便是小妾所生,因此两人虽然出生名门,但在家族地位十分卑微。

为了改变现状,这对姐妹花走上了捷径,凭借着姣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两人勾搭上了大汉奸陈公博,过起了十分奢侈的生活,但与莫国康不同的是,这对姐妹花从不关心政事。

为了金钱,为了享受奢侈的生活,沦为汉奸的玩物,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可悲的事情吗?

何焯贤、何炳贤被逮捕,国民政府以“汉奸罪”起诉了他,在法庭上,两姐妹一起大喊了9个字:“冰清玉洁,何罪之有啊!”

法官并没有姐妹花做汉奸的证据,经过调查也并无一丝血案。何焯贤、何炳贤姐妹这9个字的意思是,她们并没有与汉奸陈公博同流合污,是“出淤泥而不染”。最终,这对姐妹花被无罪释放了。

三、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苏青

苏青出生的家庭条件优渥,她从小就爱读书,19岁就考入了现在的南京大学,可见其伶俐聪慧,是个极有天赋的才女。

读书没多久,她就选择了早早结婚,退学后当起了家庭主妇。随后生下一女,期间发布了多部作品,颇得瞩目。过了几年,她和丈夫感情生变,苏青又重新恢复了单身状态。她还因此写了一篇《论离婚》的文章。内容包含的犀利论点,引得了当时伪上海的市长陈公博的注意力,两人关系在很短时间内有着飞速的发展。

苏青的离婚,“原是陈公博怂恿促成的。”陈公博为什么要拆散人家一对夫妻呢?自然本身两人之间已经存在矛盾,这是不必说的,更重要的原因,当然是为他们自己方便。

苏青追随陈公博,最先的名义是“随从秘书”,“有善意的第三者警告她谨防莫国康的毒手,她才改变主意。”莫国康作陈公博的“随从秘书”在前,为什么苏青来做要谨防毒手呢?当然不是工作上的竞争,而是夺宠与妒忌,这样就可以明白苏青与陈公博的关系,其实就是陈公博与莫国康的关系。

苏青后来就市府专员之职,“陈公博送给她的是一本复兴银行的支票簿,每张都已签字盖章,只等她填上数字,便可以支现。”“陈公博接见她,常在国际饭店某楼的一个房间。”抄到这里,基本可以明白苏青与陈公博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了。

1945年抗日战争宣布胜利。次年陈公博因汉奸罪被捕,苏青也并未逃过,毕竟她曾作为陈公博秘书,批示过众多文件。人们仰慕她的文字,却唾弃她的为人。后来陈公博被枪毙,但苏青却无罪释放了。

在被审判她时,苏青是这样解释这段任职经历的。她说自己在所有文件上都只写了八个字,“核尚详尽,拟准备案”。她表示自己不关心政事,只尽了所谓文官的职责,就是这番说辞,令她逃过了判刑,被无罪释放。

1949年底,新中国成立后,苏青加入了妇女团体“妇女生产促进会”,算是尝试进入新的生活,但一时却找不到工作,无法养家糊口。这时有香港的熟人告之,香港《上海日报》想请当年走红的老作家写稿撑门面,于是她便写了《市妇运会请建厕所》、《夏明盈的自杀》等32篇稿件寄去,可是非但没有收到分文稿酬,反而因“讽刺新社会”的嫌疑而受到上海市公安局的警告。

1951年,上海市文化局戏剧编导学习班招生,苏青前去报名,但没有被录取,后由夏衍出面才被批准。学习班毕业后,她被分到由尹桂芳任团长的芳华越剧团工作,为配合“三反”、“五反”运动写了几部剧本,都未获成功。后来,她又改编了郭沫若的《屈原》,于1954年5月首演,反响甚好。该剧在参加华东戏曲会演时,佳评如潮,演职员获奖的甚多,可她这个编剧,却因为“历史问题”未能获奖。后来,由她编剧的《宝玉与黛玉》在京、沪连演三百多场,创下了剧团演出的最高纪录。这是她在解放后最辉煌的一个时期。

其后,厄运突然降临。她在改编历史剧《司马迁》时,曾写信向复旦大学教授贾植芳讨教。不料,在1955年胡风事件中,贾植芳被打为胡风分子,公安机关在贾家抄家时,发现了苏青的信,苏青就此被打成胡风分子,被关进上海提篮桥监狱也有人认为,苏青被捕是受潘汉年、杨帆案牵连。

1957年苏青被“宽大释放”,回到剧团无事可做,只能去看剧场大门。1959年芳华剧团迁去福建,苏青不愿跟去,遂被安排在黄浦区文化局下属的红旗锡剧团当编剧,兼做配角唱戏,同时还要负责字幕,工作相当辛苦。其时,她也配合形势写过《雷锋》、《王杰》等剧目,但毫无影响。

1966年文革爆发,苏青被抄家批斗,同时被锡剧团辞退,生活无着。后来,总算被黄浦区文化馆收留,1975年退休,每月领退休工资43.19元。

苏青晚年极为凄凉。她原住在市区瑞金路,环境简陋,要与邻居共用厨房、卫生间,且经常受邻居欺负。无奈之下,便与郊区一户人家调换了住房,以求安宁。

在漫长的岁月中,她与已离婚的小女儿李崇美和小外孙三代人,住在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相依为命。

晚年的苏青身患多种疾病,基本断绝了与外界的往来,唯与王伊蔚老大姐(抗战前《女声》杂志主编)有所过从。她在致老友的最后一封信中说:“成天卧床,什么也吃不下,改请中医,出诊上门每次收费一元,不能报销,我病很苦,只求早死,死了什么人也不通知。”

1982年12月7日,苏青去世。终年69岁。病危时,她很想再看一看《结婚十年》,但家中没有这本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公博 陈志美 广州大北门 汪伪政 莫国康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